超棒的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07、各自站隊,傳奇降臨閲讀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豺王如此举动,便是在这沉默之中,宣告了某些事的发生。
这些事虽然看上去有些匪夷所思,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但他确确实实发生了。
豺王他回心转意,决定守护九筒这位妖庭之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凤第一个大笑出声,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痛快。
他从看到豺王没有动手那一刻他便知道,这个豺王不简单。
其在权衡利弊。
一方面是妖皇殿,南域的超级大势力。
这种恐怖的大势力,若是能够加入,对于他来说,有着无法想象的好处。
对于自己实力的提升,将有质的飞跃。
想来。
这豺王原本的计划,就是加入妖皇殿。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许多变故。
如今九筒更是准备渡王级天劫,而这王级天劫,恐怕就是改变豺王的想法的重要因素。
灭世级别的王级天劫,这已经足够说明九筒的天赋有多麽强大。
这简直就是如姜家神子一般的存在。
给九筒时间,妖皇殿算个屁啊。
何况九筒有妖祖传承,掌控有妖纹,还有炼妖壶这先天灵宝的存在。
如此诸多加持在一起,让他九筒成为妖族正统。
妖族重视血脉,更重视正统。
九筒才是真正妖族的正统,而那妖皇殿,不过是比较强大的妖族,建立起来的强大势力罢了。
真正的妖族正统,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继承了妖祖传承之人。
而这个人,就在他豺王的面前。
黑凤心中这般想着,立刻缕清了其中头绪,知道其中问题的关键所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银狐啊银狐,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大,豺王如此重视正统,你高高在上,根本不明白妖族的疾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凤大笑,传遍四方,听在银狐耳中,说不出的刺耳。
他看上去比愤怒的盯着豺王。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银狐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为何这豺王会背叛自己。
“不,我没有背叛你,我背叛的是他。”
豺王的他,便是指妖庭,便是指九筒。
豺王简单的话语,已经彻底表明自己的立场。
在这种表明立场的情况下,银狐的脸色,显得更加难看。
“豺王,你以为,我手中只有你一枚棋子吗?”
银狐这般说着,背后的妖皇殿中,有数位王级强者出现场中。
他们一个个实力强大,足有十之多。
如此多的王级强者,就是为了此次事件而来。
妖皇殿必须拿下妖庭,占据妖庭的位置。
这东域之中,来的越早越好。
因为在传言之中。
仙路开启之前,会有征兆。
那征兆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甚至。
那好处会让半仙都疯狂。
这件事已经在整个修仙界开始流传。
这也是为何,姜家秦家这种大家族火急火燎的入住东域的原因之一。
作为这种超级大家族,他们早就知道有这种信息,所以提前准备,比其他实力都要早上一步。
如今的妖皇殿,也是如此。
今天。
无论如何,都要拿下这妖庭。
妖皇殿一方,在银狐的指挥下,已经准备放手一搏。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今日也要干掉九筒这妖族正统,抢夺其手中的妖纹与炼妖壶。
只要有妖纹或炼妖壶其中一种,那他妖皇殿,便是妖族正统。
至于用这种方式,没有人会在乎什么。
在妖族的历史上,这种以抢夺方式继承大位的例子满大街都是。
只不过。
他们这一次搞得比较大一些而已。
但没有人会在乎,人们只会看向最后是谁获得胜利。
妖皇殿包括贪狼与熊王在内,共十位王级强者。
其中七位小王境,两位大王境,一位天王境。
这般强势的力量,不愧是能够与姜家匹敌的妖皇殿。
要不是因为仙路即将开启,你很难想象,一个大势力之中,竟然有如此多的王级强者底蕴。
妖皇殿一方气势汹汹,已经准备干一场大的。
反观妖庭一方,看上去沉寂非常。
“各位,你们还在等什么,什么最终,修为最重要,而谁能够继承妖族大统,谁是妖祖传人,这并不重要,你们应该清楚的知道其中道理才是。”
银狐看向妖庭所在。
此刻妖庭之中,有七位王级强者出现。
妖庭的整体实力本来就很一般。
一位传说,九位王级。
这九位王级之中还包括了黑凤与豺王。
如今。
那一位传说级强者没有显露法相,这意思已经很明显。
谁赢谁输无所谓,你们闹你们的,我并不想参与其中。
而九位王级之中,黑凤与豺王是站在九筒一方。
剩余的七位王级之中,有五位,直接走向了妖皇殿之中。
这五位之中,便是有那青狐王的存在。
如此,便是剩下两位。
这两位便是啸月狼王与其妻子云月狼王,也就是狼妹的父亲与母亲。
两位狼王,一个实力大王境,一个实力小王境。
但二者的实力,在此时此刻,显得是如此渺小。
刚刚妖皇殿就已经有十位王级,如今加上妖庭的五位,一口气便是有十五位王级强者。
十位小王境,三位大王境,两位天王境。
这种恐怖的真容,就算他们夫妻二人鼓起勇气,保护九筒几人,恐怕也难以有任何效果。
四位王级,对十五位王级,其中差距之大,简直难以想象。
“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啸月狼王,你也是一代狼王,应该明白其中道理才是,加入妖皇殿,你不仅能够飞黄腾达,更是能够保护好你的妻子与女儿,起步美哉。”
青狐王这般开口,游说啸月狼王。
“呸,你个叛徒,有资格与我说话。”
啸月狼王脾气相当火爆。
“我啸月一生行事,何须用以指点。”
啸月狼王这般态势,便是已经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转头,看向妻子。
此时胜无声胜有声,二者默契非常,直接来到豺王身边,与豺王并肩,保护九筒。
“父亲!母亲!”
狼妹感动到落泪,整个人近乎难以自控。
在这种时刻,父亲母亲能够选择以这种方式保护她与相同,她内心之中只有感动,还有一丝愧疚。
“好闺女不要哭,你老爹我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斩,就凭他们这群道身怂货,也想动我啸月,真是可笑。”
啸月狼王相当的霸道非常。
他从来不用道身,一直都是真身存在。
因为他相信,只有真身不断经历着,才能让自己提升的更加稳固,变得更加强大。
“哼!”
银狐冷哼出声,他已经等得不耐烦。
“动手,灭了他们,不让让他开始渡劫。”
银狐发出命令,顿时,十五道光芒,杀向九筒。
望着那杀来的十五道身影。
黑凤,啸月狼王,豺王,云月狼王,还有狼妹等五妖,皆表情严肃,准备拼死一搏。
就在此时。
刷刷刷……
刷刷刷……
刷刷刷……
数道高大的黑色身影降临场中,挡住了杀来的十五位王级强者。
“什么人敢插手妖族之事!”
银狐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本是妖族内部之事,此刻有外人插手,最是麻烦。
因为传说级强者无法出手,所以,如果有人插手,事情会变得相当复杂。
银狐看着面前那三米多高,浑身漆黑,面无表情,一个个宛若杀神一般的家伙,没来由的心中一跳,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就在此时。
天边有金光闪烁。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1107、各自站隊,傳奇降臨鑒賞
一座岛屿,散发着黄金之色,从远方漂亮。
远远看去。
那并不是什么岛屿,看上去像是一件法宝。
这法宝看上去相当有逼格。
去有篮球场大小,主体已黄金灵铁打造,上面却是有花,有草,有假山,有水池,还有树木……
简直就是一片后花园。
而在这花园的正中央,有一枚黄金帝位,帝位之上,一位男子,脸上带着哭笑面具,正手肘支撑着帝位,安然端坐。
“无面!”
看到那哭笑面具,立刻便是有人认出来此人便是无面。
“靠!无面,你这也太有派头了吧!”
黑凤见此,当即认不出流出口水。
黄金灵铁,这郑拓的好东西真是多又多,这宝贝竟然用整块的黄金灵铁,搭配上数十上百种灵铁建造而成。
其中灵物更全都是好宝贝。
这家伙太不低调了,太不低调了。
黑凤搓手,眼泛金光,恨不得此刻扑上去,对着郑拓这宝贝大快朵颐。
而郑拓此刻带着哭笑面具,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表情。
他望着众人惊愕的模样,表示不错不错,自己出场的效果很好,直接给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给九筒争取时间。
九筒已经将自己的力量推向巅峰,开始准备渡劫。
至于他脚下之物,名为帝中园,乃是相当相当想好的东西。
这东西的本质是他用黄金擂台改造的。
当日。
他看到长身的小须弥山,心中便是喜欢的不行。
一来这东西有逼格,看上去就很高级,附和他传奇的身份。
二来,这东西能够储存打量自身的力量,储存好,战斗时,简直就是战场加油器,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三来,帝中园本身为后天灵宝,防御力已经非常惊人。
后又经过他改造,加持了各种阵法,禁制,等等,好多好多有趣的且强大的东西。
可以说,帝中园,简直就是移动的堡垒小世界。
集合了安全,储存,攻击,防御,休闲,娱乐,逼格……多种多样的功能。
帝中园刚刚亮相让人感觉逼格满满,同时帮助九筒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轰隆隆……
震动四方的声音传来,九筒的王级天劫已经孕育成熟,准备开始渡劫。
“走!”
郑拓抬手一挥。
那宛若城墙般的十殿阎王被他收走。
人氣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07、各自站隊,傳奇降臨看書
同时其他人也被他收走,驾驭这帝中园,远远避开九筒所在。
此刻。
九筒身边空无一人,见此,青狐王身形一动,便是杀向九筒,欲要动手,将九筒斩杀。
但是他刚刚靠近九筒身边。
咔嚓!
那乌云之中,有恐怖雷霆肆虐而下,杀向九筒。
恐怖滔天的威压,当场吓的青狐王差点尿出来。
他拼命跑路,但还是晚了。
灭世雷霆降临,瞬间将他九筒淹没。
“啊……救我,救我,银狐大管家救我啊!”
青狐王嚎叫着,声音转眼间被灭世天劫淹没。
众人望着远处天劫雷霆肆虐的天地,一个个面色无比难看,皆露出骇人神情。
死了!
青狐王就这样被九筒的王级天劫给劈死了!
这种情况,他们有预料到,但是没有想到会这般直接。
青狐王好歹也是王级强者,竟然被那天劫雷霆生生劈死。
“这青狐王是不是个傻子!”
黑凤直皱眉。
“他人渡王级天劫,这货还敢冲上去,这不是送人头吗?要知道,他人在渡劫的时候,若有人敢上前干预,天道爸爸会降下能够将其斩杀级别的雷霆,直接轰杀,这是天道的规则,青狐王这货看着聪明,怎么这时候这么脑残,竟然自己去送!”
黑凤无语。
好歹也是王级强者,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如黑凤所言。
没有人敢靠近九筒。
就算是传说级强者,也不敢靠近九筒。
除非你的实力有半仙级别,拥有半仙之躯。
或者,你如郑拓一样,掌控有天劫雷霆的力量。
不然。
此刻谁上去,谁都会被劈死。
青狐王,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九筒的王级天劫有几个没有人能够阻止,唯一能够阻止的,恐怕只有九筒陨落在自己这王级天劫之中。
“灭世级的王级天劫?看来九筒的天赋已经完全激活,这是要崛起的节奏啊!”
郑拓望着此刻九筒的王级天劫,心中这般想到。
不过九筒这王级天劫,与自己的天劫比较,终究还是差了一点意思。
回想自己的王级天劫。
那规模震动整个修仙界,十阶阵法人王壁垒都被干碎好几层。
如今九筒渡劫,他并不担心。
这天劫的威力的确强大离谱,但九筒有炼妖壶,有妖祖传承。
如今九筒的实力,可比想象中强大的多。
没有担心九筒,他转头,看向妖皇殿众人。
“无面,这是我妖族内部之事,岂容得你一个外人插手!”
银狐不爽非常。
差一点,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就能干掉九筒。
若不是这无面突然出现,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给九筒争取了一瞬间的机会渡劫。
那此刻,九筒已经被斩杀。
该死!
银狐咒骂出声。
真是出师不利,仿佛所有人都在与自己作对一样。
刚刚是豺王,此刻是这无面,该死的家伙。
“无面,难道这背后,全都是你在搞鬼不成!”
银狐就开口,上来就是一个高帽子,先让郑拓成为自己的对面,他还有理由动手。
“哈哈哈……”
郑拓端坐帝位之上。
一双泛着寒霜的眸子,望着银狐。
“好大一顶帽子啊!话说,你银狐,能代表整个妖族吗?你仅仅只是一位王级而已,如果你能代表整个妖族,在与我这般说话吧。”
郑拓声音低沉,充满了高傲的不屑。
对付妖族这群家伙,千万不能又好气,你要展现出比对方更加强大的傲慢,只有这样,对方才会与你好好说话。
不然。
人氣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起點-1107、各自站隊,傳奇降臨閲讀
你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哼!”
银狐冷哼!
“我能不能代表妖族与你无关,还请你速速离开,不要打扰我妖族做事,这里不是属于你的地方。”
银狐试图赶走郑拓,让其离开。
这个家伙的出现,让他很不安心。
“这里不是属于我的地方,难道是属于你的地方,我没有记错,你们妖皇殿的大本营是在南域吧,而这里是妖庭的地方,怎么你们妖皇殿加入妖庭了吗?”
郑拓出声询问,这般说道,让银狐哑口无言。
“怎么不说话呢,还是说,我说的没有错,你们才是入侵者,你们大张旗鼓,数位王级降临,又是里应外合,不就是为了吞掉妖庭,让妖皇殿入住东域,甚至不惜斩杀自己妖族的绝顶妖孽,那可是绝顶妖孽,不听你的话,你就要斩杀,怎么,银狐,你想当妖族之主吗?”
郑拓话语格外尖锐。
实际上他早就到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出现。
东域说大很大,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从南走到北。
但这东域说小也小,有传送阵,分分钟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速速离开,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银狐不爽,干脆直接动用武力驱赶。
他没有直接动手,也是忌惮这无面的手段。
苍天阁与姜家惹到这个无面,听说最近,姜家有数位王级被斩杀。
虽然都是道身,但那可都是王级强者,实力强横的家伙。
说被斩杀就被斩杀,这个无面的心性与手段,简直骇人听闻。
妖皇殿还没有在东域站稳脚跟,他此刻并不想招惹这个无面。
待得妖皇殿吞掉妖庭,这个无面敢惹他妖皇殿,他妖皇殿便会让这位传奇陨落。
“你在威胁我?”
郑拓闪烁着寒霜的眸子,望向银狐。
“你可以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这是我妖族内部之事,你若不离开,非要插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银狐十分强势。
他代表的是妖皇殿,没有直接动手,已经是给足了郑拓面子。
“原来是如此!”
郑拓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你们妖族内部之事,我自然不会参与,只不过,我是来保护我第八大绝地之人九筒渡劫的。”
郑拓如此这般说,顿时让妖皇殿众人摸不着头脑。
“什么第八大绝地,东域之中,不是仅仅只有七大绝地吗?”
贪狼不解,从未听说过什么第八大绝地。
“我说贪狼!”黑凤当即明白郑拓心中的意思。
“我就说过,你没事多读读书,第八大绝地你都不知道,那可是你黑风大爷我出来的地方,也是九筒出来的地方,我告诉你们妖皇殿,不要太嚣张,不然我第八大绝地出手,来十个妖皇殿都给你灭了。”
黑风此刻一副很嚣张的样子。
他叫嚷出声,丝毫不怕。
第八大绝地实际上压根就不存在,完全是郑拓乱叫出来忽悠人的。
后来,他也觉得很好用,也用来忽悠人。
久而久之,整个东域,都流传着关于第八大绝地的传说,且越传越邪乎。
实际上。
根本就没有整个地方。
此刻郑拓利用第八大绝地,继续有妖皇殿众人。
“第八大绝地,倒是的确存在的。”
妖皇殿之中,有人开口,这般说道。
“只不过,这第八大绝地没有人知道在什么地方,只是知道,这无面与黑凤与九筒,皆是来自那第八大绝地,甚至有一个叫罪恶克星的剑仙,也是来自第八大绝地。”
“这第八大绝地之中出来的家伙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很强,非常非常强横。”
妖皇殿之中有人了解曾经的东域是何种模样。
此刻说出这般话语,倒是无形之中,帮助了郑拓一把。
“九筒是我第八大绝地的人,其经历王级天劫,我作为第八大绝地之中的存在,自然要为其护法,省的你们妖皇殿这种小人组织搞偷袭什么的,如黑凤所言,老实点,不然灭了你们。”
郑拓十分强势,这般说道。
此话听在耳中,还挺有震慑力。
东域有七大绝地。
七大绝地之中,天材地宝无数,各种机缘无数,就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危险。
不仅如此。
根据某些老古董所言。
这七大绝地之中有至强存在,那种级别的存在一紧超脱,就算是半仙也不敢打扰。
这种说法从未得到考证,因为活着的人,包括半仙,也都没有见过那所谓的至强存在。
十有八九如郑拓口中的第八大绝地一样,是人们杜撰而出。
久而久之,人们就将其当成了真正的存在的存在。
如今。
这第八大绝地突然出现,且有郑拓这种恐怖的存在。
妖皇殿众人不由打鼓。
难道这第八大绝地是真的不成,如果是真的,他们妖皇殿,怕是真有可能被灭。
东域的规矩不准传说级强者出手。
但他们妖皇殿在南域,万一有恐怖的存在出手怎么办。
妖皇殿普通修仙者此刻心绪莫名,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但是王级强者们,压根不会被郑拓所忽悠。
“什么狗屁第八大绝地,少在这里妖言惑众,我等岂能被唬住。况且,就算有第八大绝地又能怎样,我妖皇殿传承悠久,岂会怕有人来犯,真是可笑。”
妖皇殿之中,九头狮王这般说道,显得十分强势。
九头狮王,天王境强者。
“与他们说那么多做什么,直接动手,就凭他们手下那几尊傀儡,想要胜我妖皇殿,就是白日做梦。”
熊王战意高昂,充满战意。
银狐这家伙,也真是一点霸气都没有,这种时刻,便是直接开战就好,何必如此磨磨唧唧,在这里唱大戏。
我妖皇殿,其会怕一个无面,怕一个不敢出世的第八大绝地,真是可笑。
“熊王说的没有错,各位,在解决妖族内部事件之前,先将这外来者清除,无面,我不管是谁,你来自何处,敢招惹我妖皇殿,你便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便是死路。”
银狐算是看出来,这无面就是来找茬。
这种家伙,说是说不走的,唯有战斗,将其灭杀,才能让其离开。
“动手!”
银狐一声令下,妖皇殿这一方,十四位王级强者,当即强势出手,杀向郑拓所在帝中园。
“各位,看来这一战无可避免,不过,一群道身而已,斩了便是。”
郑拓这般说,他手下十殿阎罗,当即出手,杀向妖皇殿王级强者。
而剩余的四位王级强者之中。
黑凤对上了妖庭叛变出去的另一位天王级,这里面,也就只有黑凤能够对得上对方。
打不过,但能跑过。
啸月狼王与云月狼王夫妻有组合手段,对战两位大王境,不在话下。
豺王独自一人对上一位大王境,也不落下风。
而他的十殿阎王,则是十打九,冲杀上前。
双方激战,当即爆发。
原本这片虚空已经被天道所稳固,但架不住如此多的王级强者出手。
虚空被撕碎,黑虚空广阔无边,双方展开生死搏杀。
战斗从一开始,便是白热化的阶段,双方本身并没有什么仇怨。
但事情赶到这里,谁都不会收手。
妖皇殿一方要干掉九筒,获得吞掉妖庭。
对于妖皇殿来说,九筒的身份太过特殊,不敢掉九筒,妖庭始终无法接纳妖皇殿。
九筒像是一枚种子,早晚都会生根发芽成长为他们高不可攀的存在。
而这用存在,姜家用事实证明,是无法被掌控的。
既然无法被掌控,那便将其斩杀,如此简单的道理,任谁都知道。
而郑拓则是更不会防守。
九筒是自己的第一灵兽,如家人一般的存在。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动九筒,就算是真仙前来,也不好使。
双方激战,不死不休。
郑拓没有出现,他端坐帝中园内,望着远处战斗,持续观战之中。
妖皇殿一方,九头狮王也没有参与战斗。
他浑身黄金长发,望着郑拓,似有一战之意。
“早听闻无面为傀儡师,没想到,你这傀儡之术,竟已经修行到如此境界,能够炼制出王级傀儡来!”
银狐这般说道,望着郑拓。
他也在观战之中,不会下场出手。
如果要妖皇殿需要他来出手,那这妖皇殿,怕是遇到了天大的困难。
“怎么,象与我套近乎,然后拉拢我加入你们妖皇殿。”
郑拓端坐在帝位之上,慢条斯理的说着。
他不着急。
如今九筒在渡劫,那天劫的强度十分可怕。
如果九筒真有危险,他会出手帮忙。
他掌控有天劫雷霆,在心魔渡劫时,他对于天劫雷霆的掌控又有所提升。
此刻九筒这般王级天劫,他完全有能力进入其中,帮助九筒一帮。
“不不不……我妖皇殿不缺你这样的人。”
银狐摇头。
“不缺,我看是缺的不少吧。”
郑拓摇头。
“你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你们妖皇殿这一代青黄不接,就那四妖神,给我提鞋都不配,魔族有魔小七,姜家有神子姜维,秦家有圣子秦九天,而你妖皇殿,作为难以大势力,实际上一直在吃老本,而这,与你银狐,息息相关。”
郑拓这般开口,让银狐皱眉。
这个无面,对他们妖皇殿怎么知道这么多。
“无面,你被称为传奇,难道仅仅只会呈口舌之利,来,我让看看,你这传奇究竟有多传奇。”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07、各自站隊,傳奇降臨
九头狮王杀意涌动。
他望着郑拓,眼中满是战意。
“九头狮王,看来我说的没有错,且你与这银狐,怕不是一起的,你们妖皇殿的青黄不接,与你们二者有着直接且密切的关系。”
郑拓对南域有过详细的调查。
特别是这种级别的大势力,只要有灵物,能够获得的信息,让他感觉到咋舌。
“银狐,你很聪明,你想要成为妖族之主,很不错,作为妖族有这般野心,本没有什么,但是你的实力不够,所以,你嫉妒比自己强的存在,刚开始你仅仅只是刁难他们,慢慢的,你开始对那些从年幼便展现出超强天赋的妖族出手。
你收买他们,让他们成为你手中万物。
如果他们不服从,你便如此此刻针对九筒一样,将他们全部斩杀。
因为你不想让这种崛起之后能够威胁自己的存在活着。
不得不说,不够狠,也够无情,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有句话怎么说的,若想天不知除非己莫为。”
“闭嘴!”
银狐突然的暴怒,让人怀疑,郑拓说的是不是全都是对的。
“没有错,说的没有错。”
马王等也在帝中园被保护着。
“妖皇殿已经不是曾经的妖皇殿,你们实际上一直在吃老本,根本没有什么新鲜血液,要不是四妖神背后的势力太强,你不敢动手,怕是四妖神也难逃被斩的命运。”
马王很会火上浇油。
他太了解自己这个主人郑拓。
这家伙,能用嘴说死对方,绝对不会动手。
“要我说。”
小乌接过话来。
“要我说,这妖皇殿,便是下一个苍天阁,内部管理混乱,银狐这家伙一言堂,说什么是什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背后的一群老古董忙于修行,懒得理会这妖皇殿,只要他们有资源,便爱怎么这等怎么折腾。”
小乌看人很准,这般说道。
“一群外人,也配评断我妖皇殿的功过,你们可知道,我为妖皇殿付出多少,你们并不知道,还是说,你们以为,单凭你们二者所言,就能将我赶下这个位置不成。”
银狐看上去极力想要自己保持冷静。
但如今的看,怎么看到都破绽百出。
他如被说中心事的小孩子,此刻装张的,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就能能做什么。
这种感觉之下,他看上去属实有些无无助。
“就是因为外人,所以才看的清楚,你们做出来的那些勾当,能够骗过妖皇殿群妖,却骗不过其他人。”
郑拓继续说道。
他言语中带着某种魔力。
谁都没有发现,郑拓的哭笑面具,看上去宛若露出了表情一样。
在这种表情之下,银狐整个看上去相当暴躁。
而银狐一旁的九头狮王,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暴躁与不安。
“银狐,说吧,说出来就好了,说你相当妖族之主,你的野心很大,我相信妖族之主绝对不是你的终点,让我想想看,你要做什么。”
郑拓摸着下巴,端坐帝位,一副思考模样。
“对的,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想要先成为妖族之主,然后利用妖族的影响力,一统整个修仙界,你想复制巅峰龙族的光辉,你想让这修仙界,都被你踩在脚下,银狐,我说的对不对。”
郑拓言语中带着一抹魔性,脸上的哭笑面具,散发着迷人的,让人忍不住想要窥探的光芒。
在哭笑面具这种力量直系,银狐双眼一片血红。
他内心深处最本源的秘密被说中,然他整容有失控的风险。
“混蛋,你说的不对,假的,都是假的!”
银狐已经失去理智,仅仅只有小王境的他,完全不是郑拓的对手。
一个对视,三言两句,银狐就已经急了,彻底破防。
“哼!”
九头狮王在此刻冷哼出声,属于狮王的霸气,打破了此刻笼罩在银狐身上的力量。
银狐瞬间惊醒,整个人当即被冷汗浸透。
发生了什么?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经历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银狐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整个人难以自控,又迅速恢复冷静。
“他脸上的面具是一种法宝,能有影响你我心神,刚刚我也被其左右,小心一些,最好不要与其对视。”
九头狮王提醒银狐,这般说道。
“无面的哭笑面具吗!”
银狐心中一动,他怎么将此事忘记。
这无面的手段极多,加上这家伙有一位传奇,在东域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
所以。
许多人专门研究过无面的手段,将其分成几个部分。
其中哭笑面具,便是最危险的手段之一。
刚刚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中招人,过这是在对敌过程中,自己乱了心智,怕是已经被对方斩杀。
好一个无面,好一个传奇,果然有些手段。
银狐催动法门,双眼有银色的光芒闪烁。
他整个人回复冷静,看上去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厉害厉害,不愧是天王境强者,我的小手段,这么快就被识破,无趣,真是无趣啊!”
郑拓摇头,依靠在帝位的侧面,大有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无面,你号称传奇,这一代第一人,却是根本没有第一人的气度,我相信,终有一条,会有人将你超越,而那一天,已经不远。”
银狐试图找回场子,刚刚的确很丢人。
堂堂妖皇殿大管家,以心智手段见长,竟然与人聊了两句,便是被控制住。
这种感觉很差,非常差,他需要给自己找回自己,重归正规。
“传奇,第一人。”
郑拓重复如此二字。
“如果你想要,我我可将此物送给你,毕竟,这东西也是别人送给我的,我真不是这一代第一人,因为,我是整个修仙界的第一人。”
郑拓很嚣张,扬言自己是修仙界第一人。
就算他如今的实力只有小王境,但这种嚣张的态势,竟然让人感觉很和谐你说奇怪不奇怪。
“无面小子,前辈我给你一句话,年轻人,别太嚣张。”
九头狮王靠近,大有与郑拓厮杀异常的架势。
“哈哈哈……”
郑拓哈哈大笑。
“狮王前辈,年轻人不嚣张,那还是年轻人吗?”
郑拓强势回应,无惧这九头狮王。
九头狮王的实力很强不假,但这家伙来的都是道身。
如今道身横行,谁都不想在仙路开启之前让自己真身陨落。
一个个包括自己,全都是道身。
既然是道身,实力自然无法与本体相媲美。
正好。
他这三年多的时间,修为有所长进。
他也想看看,自己如今的实力,究竟处于何种级别之中。
“无面小子,嚣张,是需要资本的,来,让我看看,你嚣张的资本是什么。”
九头狮王大步想先。
狮王的王级灵压恐怖如斯,就算是帝中园之内,也能够感受的清清楚楚。
马王小白龙等面色微微变换。
他们的实力,面对小王境道身,或许能支棱支棱。
但是面对天王境的道身,根本不是一个级别,跑都别想跑。
几人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郑拓。
他们对郑拓充满了迷信一般的自信。
他们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郑拓搞不定的事。
关键是。
郑拓自己也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自己搞不定的事。
他缓缓从帝位之上起身。
“啊……”
伸个懒腰,体内骨骼顿时传来雷鸣之声。
且那雷鸣之声,竟然与九筒的王级天劫有所呼应。
“许久没有活动,玩玩也好。”
说着。
郑拓大步离开帝中园,来到九头狮王的面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