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愛下-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一個目的讀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看着趴在地上不住呼吸着新鲜空气的家伙,巴黑恶狠狠的提醒着:“小子,你要是在敢耍什么花招,我绝对拧断你的脖子!”
这番话,他说的满脸狰狞,吓得对方是忙不迭的向后倒退。
“大爷,别杀我,小的什么都跟您说!”
巴黑冷哼一声:“那不赶紧从实招来!”
连忙咽了口唾沫,那人回答:“那帮修者前些日子已经离开了咱们村子!”
“什么?”
听罢,肖舜和巴黑两人面面相觑。
见他们一脸不敢置信,那倒霉蛋吓得几乎都快要尿裤子了,于是连忙开口解释其中的缘由。
“大爷,小的所说可是句句实属,原本那帮修者其实是用不着那么快离开的,可是我听人说好像是他们为了找某个人复仇,所以才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肖舜心中一凛,立刻便知道修者们的离开,估计跟自己之前的落霞山的所作所为有很大的关联。
该死,看来我必须要尽快将这里的事情给处理妥当,然后立刻出发前往惊风门才行啊!
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举动,从而牵连一帮无辜的人,所以此时打定主意,要将荒芜之地的事情给办妥,然后立刻出发前往惊风门!
一念至此,肖舜追问道:“阿达他们在什么地方?”
那人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目光显得有些飘忽不定,旋即自顾自的说着。
“大爷,你们应该是其他村子的人吧,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走吧,要是被阿达队长发现你们的行踪,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他之所以会说这句话,其实并不是为了肖舜等人考虑,更多的而是为自身着想。
在他看来,这两个外来人员去找阿达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多半是要上演一场战斗,要到时候被人知道是他自己在其中通风报信,那后果就有些严重了。
肖舜淡淡的笑了笑:“呵呵,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担心,你现在只管跟我说阿达在哪里就行!”
无奈之下,对方唯有说出了阿达等人的下落。
“阿达队长现在正在村子的议事堂里,听说还召集了很多的猎人开会,具体是开什么会我就不太清楚了!”
听到这里,肖舜满脸去轻松的笑了起来:“呵呵,全都聚在一块儿,那倒是省了我不少功夫!”
他此时脸上全然没有担忧之色,反而是轻松的有些过分。
这一幕,看的那倒霉蛋是满脸疑惑。
一般情况下,闯入者在听到这种事情时,基本上都会开始打退堂,又那里会跟这家伙一样,笑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心中惊疑不定间,那倒霉蛋后脖子上便挨了巴黑一记手刀,整个人顿时瘫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呵呵,好好睡上两天吧!”
巴黑戏谑不已的说罢,随即便将对方仍在了木板床上。
走出屋外,他气定神闲的看了肖舜一眼:“恩公,那帮修者不在,咱们倒是无须担心了!”
“嗯!”
肖舜点了点头,接着朝议事堂那边走去。
没有修者在的绿荫村,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的威胁,他和巴黑两人就那么堂而皇之的走在路上,一点儿也不担心被人发现。
不多时,一栋土黄色的房子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内。
巴黑玩味的笑了笑:“哪儿应该就是绿荫村的议事堂了!”
那房子的窗户内,灯火通明,即便隔着大老远,却也能够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对话声。
耐着性子听了几句,肖舜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呵呵,这帮人还在想着怎么出手对付咱们呢,却不料我们竟然会主动送上门来!”
话落,巴黑也是一脸的坏笑:“嘿嘿,咱们等会进去,保证能够将这帮家伙的屎尿都给吓出来!”
说着,他便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大门口,旋即一脚将面前的木门给踹飞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打破了夜色的宁静,同样也将议事堂内的讨论声给打断了。
此时,屋内三十四号人齐刷刷的看向大门口,想要看看到底是那个混蛋,竟然敢硬闯议事堂!
却见一名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犹如铁塔一般站在外面,脸上挂着一抹戏谑不已的笑容。
阿达见状,不由脸色大变:“巴黑!”
巴黑耸了耸肩膀:“嘿嘿,想不到阿达队长竟然还认识我啊!”
阿达腾的一下起身,目光寸步不让的逼视着对方。
“你怎么会在这儿?”
迎着阿达的目光,巴黑淡淡开口:“你都在商量着怎么灭了清河村了,我要是在不来,岂不是要被你们给先发制人?”
他的话刚说完,肖舜的声音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霎时间,原本满脸愤怒的阿达不禁向后退了几步!
“你,你……”
这时,猎人们也意识到了巴黑等人来者不善,立刻气势汹汹的站起身来,甚至还将各自的武器抄在手中,以备不时之需。
肖舜见状,不以为意笑了笑,接着判若无人的找了位置坐下。
阿达强行将心中的惊恐按捺下去,目光森然的看着刚刚落座的肖舜:“小子,你竟然还有胆量出现在我的面前!”
闻言,肖舜面色淡然道:“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随即抬眼环顾议事堂众人。
“只要绿荫村臣服于我,那么你们今夜就能够免遭大劫!”
“哈哈……”
议事堂内,顿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声。
有猎人一边笑,一边满脸鄙夷的问肖舜。
“你算是什么东西,有资格说这样的……”
此人话还没说完,却见一道身影急速冲来。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只感觉一阵劲风而来。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屋内来回涤荡。
巴黑居高临下的看着那猎人,沉着脸道:“跟对恩公不敬,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被人当中抽了一耳光,那猎人当即暴跳如雷,怒吼了一句:“卧槽你大爷!”
说罢,他猛地拿起一张板凳,朝着巴黑脑袋上砸。
巴黑眸光一寒,架起胳膊挡在头顶上。
“砰!”
凳子虽然是材质坚硬的木料所制,但又如何能够媲美巴黑的铜皮铁骨,立刻是应声碎裂。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