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笔趣-第四百九十章 風曦:我忠於娘娘!過去是!現在還是!熱推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风曦在拉人下水这方面,那是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尤其是面对女娲的时候。
好看的都市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txt-第四百九十章 風曦:我忠於娘娘!過去是!現在還是!看書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条似乎被加满了,本能间就可以发挥出对女娲特攻伤害的效果。
若是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便是——熟能生巧!
当然。
这“巧”是“巧”,某人的心态就快崩了。
“啊这……”
女娃瞪大了明媚的双眼,看着风曦,虎躯一震,虎躯再震,虎躯三震……震起来便没完了。
她的眼神中,充斥了太多的震撼与不可思议。
风曦!
你在玩火!
这特么是人该说的话吗?!
人不能!
至少不应该!
此刻,一种浓烈的即视感,对女娃扑面而去。
因为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对她做过类似的事情。
缺德他妹给缺德开门——缺德到家了!
女娃至今都不能忘。
——“来来来,好妹妹,这是本年度全洪荒生灵灵光一闪出现的新奇发明创意,被我搜集汇总了起来。”
——“这里面,虽然有许多发明创意是很荒诞的、不着调的……但说不定,哪些内容就有用了呢?”
——“你造化之道,独步天上地下,涉及到一切物质元气的转化……所以来帮我瞅瞅,有哪些创意是可以实现的?实现之后,又能否降低成本、批量生产,加入到天庭的经济体系,惠及整个人道苍生?”
就这样。
女娲踏上了一条“屎里淘金”的道路,在漫无边际的创意海洋中遨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并且随着洪荒生灵数量越来越多,所面对无数奇葩事物的轰炸也越来越猛……
轰炸就轰炸吧,还必须得要耐着性子,细致处理。
持续的时间久了。
到最后。
哪怕是当每一个有价值的创意被实现、生产销售时,女娲都能按固定比例获得一定利润收益,积少成多,极度的丰厚和可观,让另一个工具人——天道鸿钧,都对此投过去羡慕的目光。
可依旧无法避免,少女心态麻木后、濒临爆炸的边缘。
她要造反!
打倒伏羲!
不要加班!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九十章 風曦:我忠於娘娘!過去是!現在還是!相伴
看。
上一个这么要求女娲的,已经被伟大娲皇磨刀霍霍的准备讨伐了……
现在,风曦竟敢如此要求她?
女娃娇俏的面容上,慢慢爬上了“我很凶”的表情。
聪慧如她,一眼便看出侯冈的字典编译工程的延展性,这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深坑!
因为按照那疯狂的设想,连一个小族族长拍拍脑袋、三分钟热乎气琢磨出来的文字,都被收录在内。若以此来要求人族的共主尽数掌握,真正深入底层,详实了解苍生黎庶的三观变化……
再考虑一下,随时代变迁,随人道繁衍,必然会有的“创新”,以及微妙的补充完善——如新新文化的创造,全新内涵词语的诞生,反映社会背景、文明矛盾,像是什么“打工人”呐、“气抖冷”呐……
艹!
这也是一件不干人事的工作!
女娃就在气、抖、冷中,眼里逐渐弥漫出凶光,很危险的注视着风曦,眼神太不善。
划水党/混子党/摸鱼党,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风曦,过分了啊你!
——虽然咱俩眼下这表面的关系,你是人王,我是储君。
——背后八卦碎碎念、却又不明白内情的吃瓜子民,还稀里糊涂的给咱俩安排上父女的关系……你是父亲,我是女儿。
——但你小风同志,可别飘了呀!
——我才是你上司!你是我下属!
——一个下属,也敢叫真正的领导加班、学习?
——反了反了!
——风氏大家庭里,将没有你风曦的容身之地!
——逐出家门!
——必须逐出家门!
——下属不许……不许教育上司!
女娃看一眼稿件,接着看一眼风曦;再看一眼稿件,又再看一眼风曦……
此刻,她不想想太多,就想着把这东西拎起来,直接“啪”的一声摔在风曦脸上。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討論-第四百九十章 風曦:我忠於娘娘!過去是!現在還是!展示
只是。
她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
因为……
风曦在唧唧歪歪的教育完女娃后,就已经率先开始认真仔细的翻阅那本字典兼百科全书,连女娃残念无尽的目光,都被他给忽视掉,自我沉浸在学习的海洋。
以身作则!
在这一点上,风曦做的非常完美。
完美到,让女娃纵有一肚子的槽想吐,眼下却也根本没法吐,没办法说一个字的不是。
风曦是怎么要求女娃的,那在此之上,却是自己也做到位了,并且做的比要求的程度还高明。
女娃想不服气,想要抗议,那都是不行。
——只要她还想讲道理。
——只要她还没被逼到忍无可忍、需要宣泄出来的地步之前。
否则,想要造反、想要抬杠,她自己的良心都过意不去……就像是面对她的兄长一般。
女娃默默收回了想要严厉批判的言辞,小脸蛋拉的很长。在死死的盯着那本字典一段时间后,终究是将其双手捧了起来。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少女捏着鼻子,终是接受了这份学习兼工作的安排,按照风曦话中的期望去成长,去成为一个真正细致彻底、了解整个时代苍生人道的完美王者。
‘我就当故事书看了……’
女娃心底碎碎念,自我催眠……而催眠着催眠着,她又还高兴了起来。
往坏了想,帐下狗头军师,竟然敢对她指点江山,教她做事,是大大的不敬。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 愛下-第四百九十章 風曦:我忠於娘娘!過去是!現在還是!鑒賞
可若往好了想?
有这么一个认真负责、严以律己的小弟打手,不放过任何一点自我成长的机会……
那,来日,对上她女娲大人的那些大敌——鸿钧、伏羲,岂不是又增添了一点点的胜算?
小弟靠谱,老大面上也有光啊!
这样一想,女娃便从心底冒出了一股喜悦的情绪。
糟糕的心态,来的快,去的也快。
——女娲,就是这么乐观开朗的一个神!
当然。
乐观开朗归乐观开朗,有的事情,不重要且能摸鱼的话……她还是不介意摸一摸鱼滴。
此刻,她瞅着沉迷学习,开启好学生模式的风曦,眼珠骨碌碌的转了几下,然后轻轻干咳几声,“风曦,你说的有些道理,是老成持重之言。”
“你的苦心,我已经明白了。”
“只是我身为储君,事务烦多,精力不得不分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过这书,我还是会带回去,细细品读的……算是不辜负了你的一腔热血、赤胆忠心。”
女娃若是自言自语般,甚至都不等风曦抬起头说什么,便敲定了章程,然后——
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我闪!
在侯冈古怪震撼、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却又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女娃她……一溜烟跑没了影!
“喂……”
风曦抬起头、徒劳的伸出手,却什么都没能留下。
也不可能留下。
毕竟……
现在的风曦,不是女娲的对手嘛!
想要让女娃变身好孩子、“平心静气”的学习工作?
他还差的太远。
更别说,他们两个人真正的地位问题,可是女娲为主,风曦是从!
若是能颠倒过来,一为煌煌上帝,一为弱气属神……那还能勉强有三分大义哩!
“带回去,你真的还能静下心学吗?”风曦无奈的叹了口气,“好歹在这里,阅读理解都能找到原作者,给出标准答案……”
“这么好的环境,你都给跳过去……唉!”
他叹息不停。
一旁,侯冈表情惊悚,却是连连摆手,疯狂摇头,“别别别,你可别坑我……”
“阅读理解,我哪敢指点女娲?”
“我还怕她张口就来一句——你在教我做事?”
“她开心就好!她开心就好!”
侯冈很有自知之明。
尽管自觉,纯粹考虑智谋段位,他背后的那人,应该能占女娲一丢丢的便宜。
可是要胆敢说教女娲,并且说教的她烦了?
人家握紧拳头就上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学习,是为了知书达理,是为了跟别人讲道理。
修行嘛……
是为了让别人认可我自己的道理!
把所有反对派给弄死,老子就是唯一的光,唯一的电,唯一的神话,唯一的真理!
“呃……”
风曦欲言又止,看着一副弱小、可怜、无助样子的侯冈,心情微妙。
——他这么多年来,跟女娲近距离接触,没发现这位娘娘有多么暴力啊?
——最起码,对自己人是不暴力的!
“侯冈啊,你这想法就有问题……”风曦表情一正,一脸的威严正直,“女娲娘娘,那可是最圣明的皇者,能接受一切逆耳的忠言,不会因言降罪!”
“只要我们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那她即使烦闷了,也最多是避开你,也不会提起长剑,来一场梦中杀人。”
“因为她深深知道,我这样忠臣的苦心!”
“也正是因此。”
“我等忠臣,更是要认真辅佐于她,让娲皇垂拱而天下治,界泰民安!”
“像侯冈你这样的行为——耍滑头、避重就轻、言好不言坏……这是佞臣啊!”
风曦痛心疾首的说道。
然而。
听着风曦这样的说辞,侯先生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傻了。
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风曦,再回想是谁导致了白先生深陷“二五门”的罪魁祸首,眼下竟是还有勇气用“忠臣”、“佞臣”的论调,对他进行批判?!
公道何在啊?!
“忠臣?”
“佞臣?”
“你你你……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侯冈深呼吸,方才勉强按捺住了熊熊燃烧的吐槽之魂,有气无力的点指风曦,说着让小风同志心头狂跳的话。
“刚刚女娲在这,我不戳穿你……但你的底细,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侯先生冷笑起来,“不事二主,方为忠臣。”
“你之前讽刺我,说我跟白泽有染……”
“可你?”
“你……跟羲皇便无关?”
“你收过他多少钱?!”
听到这,风曦感觉自己眼前就是一黑,本能的手就按在了腰间,是要拔剑、杀人灭口的节奏。
事发了!
肿么办?
要不要……弄死这个逼?
风曦的念头灵光如光似电,刹那间转动千百亿次,从借刀杀人、到贼喊捉贼……一系列的善后操作都设计好了。
不过很快,他又不慌了。
只因小风先生自觉——他,依旧是坚定的女娲党!
虽然,羲皇陛下扔过来太多的糖衣炮弹,诱骗他纯洁、忠贞的心灵。
可是!
他有背叛女娲、出卖女娲的情报信息出去过吗?
风曦想了想,很确定——
没有!
尽管他的人生履历中,不乏有借女娲的财富之“鸡”,下自己的外快之“蛋”,王庭里面中饱私囊,琢磨过另设中央,延续自己的统治……
但,截止到目前为止!
通敌叛变、通敌叛变……
他顶天了是通敌,还没有叛变嘛!
再说了。
伏羲和女娲,这兄妹之间的事情……那能说是死敌吗?
那叫情趣!
懂不懂?
‘对!’
‘没错!’
‘虽然我喜欢赚钱,爱好气运功德,跟伏羲大圣有些勾勾搭搭、不清不楚……’
‘但我知道!’
‘我还是一个忠臣!’
风曦明确了本心。
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与伏羲陛下,当年相见恨晚,有忘年交之情谊,得到过投资……这算得了什么?”
风曦眉梢一挑,嗤笑出声,“女娲娘娘对此事,知道的一清二楚!”
“娘娘她都没有说话,哪轮得到你这外人饶舌多嘴?”
“我忠于娘娘!”
“过去是!现在还是!”
本心既明,言行合一,心身同调,风曦整个人顿时有神圣高洁的气场,让侯先生看得是瞠目结舌。
‘卧槽!’
‘这个家伙,这么、这么……不要脸的吗?’
‘我得承认。’
‘老伏挑选卧底的眼光,是真的好!’
‘前有东华,后有风曦……这全都是有潜质问鼎“卧底之皇”的宝座!’
侯冈自叹弗如。
他做卧底,尽管身为老戏骨,不会掉链子,但心理压力依旧不轻。
最起码,不能像眼下这位一样——
在至关重要的事情上,前脚女娲刚刚确定了卧底兄长的计划,后脚转手就卖给了羲皇,眼下还能如此的神圣高洁,半点惭愧之念没有就算了,甚至还可以大言不惭的表忠心!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