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38章 反間反間計的反間計(八千字大章)熱推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长安方面,三方勾心斗角的同时,在陇山战场上,刘备和李傕郭汜的相持,在四月初二这天就结束了。
李傕跟刘备小规模互相骚扰了十几天后,终于在四月初二这天,受后勤军粮的压力,不得不选择后撤,试图从陇山山区的隔汧水对峙困局,转为引诱刘备到泾河高原开阔地带决战。如果刘备不敢追,那就只能择日择地再战。
李傕之所以拖到四月初二,一方面是不舍得好不容易运到华亭和汧水东岸的粮食、没吃光就再白白运回去,多此一举。另一方面,倒也是确有别的深远战略考虑,贾诩也是支持他的。
这个战略考虑,就是李傕和贾诩,在三月下旬的时候,就提前注意到,汧水的流量远比泾水还小,而且因为今年关中的干旱无雨趋势,汧水会比泾水更早断流、无法运粮。
虽然,在三月底的时候,对面的刘备和李素、荀攸也注意到了这个趋势,所以趁着汧水没断流之前疯狂运粮、把大部分船只的运能都用上了,多出来的就囤积在汧县的粮仓里,所以就算断流,刘备军再吃半个多月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只有李傕拖到汧水断流后、多耗几天再撤,这样才能压制刘备追击他的潜力——如果李傕后撤的时候,刘备在汧县的粮食够吃一个月,那刘备可以毫无顾忌地一指追过华亭、追到泾阳。
陆路运粮虽然困难,但部队每人随身携带十天半个月口粮还是可以做到的。历史上魏延的子午谷奇谋,都要求分一半“负粮军,每人携一月之粮”来走出子午谷呢。
所以,李傕和贾诩希望刘备在汧水断流之后、继续被相持那么七八天,把汧县仓库里的粮食消耗掉一部分,然后李傕再撤,让刘备不得不掂量掂量“如果真的追到泾阳决战,刘备军自己的粮食够不够走回己方占领区”的问题,从而压制刘备的追击力度。
总之,大部队战略机动的时机,一切都是在确保己方后勤不断粮、加大敌军后勤断粮风险这两种可能性之间,寻找微妙的平衡。
四月初二,李傕郭汜开始后撤时,刘备果然也有所动作。首先是在李傕让出汧水东岸后,刘备立刻派人渡河、骚扰衔尾追杀,尤其是让马超的骑兵骚扰。
好在李傕郭汜的断后安排也不错,还有贾诩谋划调度,所以没有出现淝水之战那种“一后退就刹不住车”的麻烦。
贾诩这人,在追击和防追击方面,那也是当世一流的水平了,不然历史上也不至于带着张绣跟曹操打得有来有回。
刘备跟李傕互有死伤,总的来说李傕军因为不如刘备的精兵计划精锐,死伤人数方面起码多一倍,双方每天都有数百到上千人的损失。
但总的来说,这种小规模的追击骚扰,更多是起到迟滞的作用。导致李傕四月初五、后退后三天,才从汧县对岸走到华亭。
到了华亭之后,因为李傕郭汜可以分出少量骑兵部队在隘口迟滞刘备的追击,所以前军可以跑快一点了,一天时间就后退了五六十里。而华亭距离泾河边只有八十里直线距离,所以李傕郭汜的部队离河边也就二三十里了。这位置大约是泾阳县与临泾县之间。
不过,华亭的骑兵部队也没顶住刘备全军多久,这支骑兵由张绣统领,只是挡了一个白天,然后当晚就匆忙后撤、在其二天清晨就成功与提前走了一个白天的步兵主力会合——张绣这么干也没错,一方面他人少,留久了迟必有变,万一被刘备军包围吞掉那就惨了。
另一方面,张绣的叔叔张济都死了,他未必完全死心塌地跟着李傕郭汜一条心,他也有保存自己实力、跟大部队一起行动的想法。谁让西凉军内部派系林立呢,没人肯承担着巨大的风险为友军长期断后。
这天是四月初七,刘备很快急行军追上了李傕郭汜,两军在离开经河边二十多里路的高原上再次相遇了。
李傕倒也有几分火气,吩咐部队重新摆开阵型,想跟刘备决战——他和郭汜的部队,之前一直兵力规模是远胜于刘备的,早就说过了,这是十七万人打七万多人,所以李傕郭汜并不觉得他们害怕决战。
之所以不在陇山山区决战,无非是因为地形对于进攻一方惩罚太大了,谁都不愿意当进攻方,所以他们和刘备才互相拿对方没办法。
现在刘备追出华亭隘六十里远,前后左右都是高原平地,地势开阔,而且大家都是行军运动战抵达此地,没有严密坚固的营垒工事,刘备军在防御战中令敌人胆寒的诸葛连弩也无法有效部署。这样种种因素加成下来,让李傕不想再跟刘备牛皮糖一样耗着,不如痛痛快快决战一场!
而众所周知,如果一场战役,双方都很愿意决战,那么表面上看起来弱势的那一方,肯定也有秘密的杀招后手。刘备要是知道自己硬抗打不过李傕郭汜,他是不会应战的。
刘备的后手,就是他知道,自己最近拖时间的举措非常成功,自己有两方面的盘外优势,马上就要到场了。
首先,是天水郡的战事,在三约莫的时候终于结束了——韩遂最后选择了集中嫡系精锐部队,包括全部的骑兵,放弃了肯定守不住的冀县,然后连夜往西北后撤,逃回了他的老家、出生籍贯地金城郡。
这样的结果,对刘备而言算不好不坏吧。好处是可以较快、较小代价拿下天水,而且解放出西路军一部分的兵力支援中路军主力。坏处则是很可惜依然没有彻底斩杀韩遂这个大贼首,让他逃回了老家。
不过说回来,韩遂如果不弃城逃跑,冀县也不可能那么快攻下来。而且攻破之后,也抓不到被韩遂放弃的一万多步兵弃子。
如今,吴匡、吴懿目前正在分定天水诸县,并且分兵收取陇西郡。
韩遂和马腾,原本在西北地区各有三郡的地盘。韩遂的是天水、陇西、金城,现在相当于是放弃了三分之二,只剩一个金城。郭汜之前猛攻韩遂、歼灭韩遂大量有生力量,也算是帮刘备军打工了。
吴匡吴懿等人圈地巩固的同时,西路军的骑兵部队因为行动迅速、而且也不适合攻城战,就在四月初三这天从冀县北上、一天后过街亭,三天后跟刘备会合。刘备之所以拖着李傕迟滞,也是为了等己方后援进一步到位,有更多优势兵力跟李傕决战。
西路军最后来的援军有一万人,分别是太史慈带了三千人,还有南匈奴单于呼厨泉的七千单于亲卫骑兵。
太史慈的部队也不算严格的骑兵,不过呼厨泉的匈奴部队有一人双马,所以可以借太史慈一些马匹,让他跟着一起赶路不至于掉队。
太史慈和呼厨泉一到,一万生力军加进去,再扣掉此前对峙期间的少量伤亡、以及确保后路华亭、汧县各处所需要的必要警戒力量,刘备可以拿出八万多人正面决战。
而西路军的增援还不是刘备的最后一张牌,最后一张牌是中路陈仓来的哀牢夷和战象部队——那一万哀牢夷蛮兵和一百头大象,也会在四月初十左右抵达汧县,很快就能赶到战场。到时候刘备的主力进攻部队就会达到九万人,是有希望在随身行粮消耗过半之前,就速战速决的。
一场两军加起来接近三十万人的大决战,即将因为双方都觉得自己能赢,而一触即发了。
……
不过,刘备和李傕注定不是在单挑,就在刘备追出华亭的前一天,也就是早在四月初七,在渭南战场的郿县,张飞也遇到了新情况。
这不奇怪,因为袁术是三月底出兵沿着武关道攻打关中、四月初五攻破商洛县、急报传回长安的。
所以,四月初七,李儒建议李应召回李别的急报,也已经传到郿县了。
李应还怕张飞已经将郿县团团围住、信使不好突围送信,所以派出了好几路人来送,指望万一有人被截杀了,总有一个能送到。
张飞倒是没有完全包围郿县,因为刘备给他的军令是相持、并且固守经营渭南。
最近因为旱情加重,渭南地区的百姓和刘备军派来的文官,也在李素的遥控建议下准备多修一些水利设施,加大用渭河、西汉水、武功水、骆谷水等河流直接灌溉的田地面积。
这样就算不下雨,只要渭河没有干涸,那些从南面秦岭山区流入渭河的支流也没干涸,那么陈仓、郿县、武功三个县的渭南粮田就不至于绝收。因为刘备从孙乾那儿知道账目,如果渭南屯田今年秋天没有粮食入账,汉中的余粮差不多就要吃完了,是撑不住关中的。
所以渭南屯田工作的重要性也非常高,甚至比在关中再多抢地盘都钟繇。文官们在右扶风钟繇的带领下,组织战俘和百姓挖渠、修翻车,需要防止敌军破坏,所以张飞前阵子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保护施工方面,没有去团团包围郿县。
张飞只是每天派出小规模骑兵巡逻队绕城远远侦查——要想大规模侦查也不可能,因为张飞没有成建制的骑兵部队,马超被调走了。他这儿除了武将和中层以上军官有马,就只有少量斥候、信使有马,没有大规模骑兵。
在这样的巡逻侦查中,四月初七这天,李应派来召集李别的信使,就有一路刚好被张飞的巡逻队截住了。然后张飞也在几个时辰之内就知道了李别要后撤、袁术已经入侵、李别要去蓝田堵袁术这几条重要军情消息。
张飞非常兴奋:“李别小儿想跑?没那么容易!王平,立刻带兵跟我一起追杀李别,击其惰归!”
他立刻召开军议,要求集结部队。下令的时候还拽文引用了一句《孙子》,看得出来张飞还是挺有战术常识的。
孙子曰: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
打击溃战就是要趁着敌军疲惫士气低落要回撤的时候打。但是要衔尾追击为主、“归师勿遏,不能拦头打免得敌人狗急跳墙跟你拼命”。
可惜,作为参谋的法正立刻指出:“郿县守军当初来援,就有不少骑兵,还有一些额外马匹。如今守城不需要骑兵,李别回救多半会把骑兵带走,我军骑兵都被马校尉带走了,恐怕追之不及。”
张飞这才想起,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只好改变计划:“可惜,罢了,到时候带仅有的骑卒,还有步履矫健快捷的士卒,与我追杀一阵,能击溃多少算多少。
然后咱趁着李别刚走、敌军军心涣散,围攻王方!咱在郿县设砲车、砸城墙,也不止一日了,想来郿县城防本就摇摇欲坠,到时候正好是一鼓作气的良机!”
这个建议法正没有再反对,王平当然更不可能反对,就照着执行了。
法正只是最后提醒道:“也别光顾着追杀李别,到时候能抓一些俘虏回来,如果有军官,就审问一下,李别具体是得了什么令、让他们回撤长安后有什么安排。跟我们截杀信使缴获的是否一样。
如果有所补充,就把全面的信息急报大王,说不定右将军和荀参军能利用这个情报,想出更多打击李傕主力士气、在后续决战中捞更多优势的妙法来。咱歼灭李别多少人、能不能拿下郿县,都不是关键,能对大王那边的主战场有所裨益,才是最关键的!”
张飞一愣,倒是对原本合作不多的法正有些肃然起敬了:“孝直说得是!还是你见微知著,会看大局,我只知厮杀,光顶着李别王方了。”
张飞坦然承认之后,就集结了几百个骑兵、还有王平的一部分轻步兵,立刻渡过渭河,沿着郿县东门外机动。
李别在城里的瞭望哨也不傻,应该是很快把张飞的异动通知了李别,李别也不敢再多准备,几乎是第一时间能集结多少骑兵和骑马步兵,就立刻急吼吼带着出北门逃跑。
张飞绕路追赶,想要拦腰截杀咬下来一口,最终还是收获不大,只截了一个尾部。大约一千多人的后队,被张飞截断了。
张飞骑着膘肥体壮的健硕黑马,挥舞丈八蛇矛大开大阖猛冲猛杀,虽然身边士兵不多,但李别的后军还真没有张飞一合之敌,一盏茶的工夫就被张飞连杀数十人。
偏偏李别的前军知道张飞后面的王平轻步兵人数众多,怕回头跟张飞的先头部队纠缠住、被王平的后军追上,所以也不回头帮助战友,就眼睁睁看着最后队尾的战友被张飞凌虐。
而队尾的李别骑兵也丝毫没有战心,就想迂回绕路逃跑,被张飞追得一哄而散。就是利用张飞分身乏术、无法同时追杀几个方向上的逃跑李别骑兵,只能认准了一队痛殴。
浑然像后世英国人的运输船队,听说北宅来袭、全部作鸟兽散,导致哪怕被追上也只有一个方向的目标全灭。
张飞恨恨地击杀了数百敌兵,抓了几百个俘虏,自己几乎毫无损失,收兵回营。准备开始趁着敌军士气低落,全面围攻郿县。
俘虏立刻被送到法正那里,严刑拷打逼问、而且是隔离防止串供,跟张飞之前缴获的密信一对照,参详核实,写成秘奏,让快马信使送去刘备军前。
……
刘备正是在四月初九、也就是在泾河高原开阔地带,跟李傕郭汜剑拔弩张对峙的第二天,收到的法正来信。
当时,决战已经迫在眉睫了,刘备想的是如果能再拖一两天,等战象到了就总攻,如果李傕郭汜实在跑得快,或者没耐心了,那么等不到战象也得打了。
法正的密报送来,让刘备极为重视,立刻展开细读一遍,颇为惊喜,又觉得有些突变太大、难以捉摸后续大局进展,所以立刻喊来李素、荀攸共同参详。
刘备语气激动而又略微忐忑,指着地图说:
“伯雅、公达,快来看孝直密报!应该是好消息啊,袁术居然出兵,沿武关道攻破商洛、逼近蓝田。李应李儒在长安,应该是已经无法可施,才分别召集李别、董承堵口蓝田,不能让袁术的兵马越过冢岭山和峣关。
我们都能得到这条消息,李傕郭汜想必也是得到了李应急报,说不定比我们还早一两天得到。如此一来他们肯定更加急于回撤,之前之所以没有表露出来,肯定是怕被我们看出破绽,也怕扰乱军心!
但咱就要反其道而行之,若能在战前对敌军大肆散播袁术出兵的消息,敌军在决战中肯定兵无战心!你们也一起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还有就是,若是袁术真到了长安,咱又该如何应对?原先都没想过袁术会勤王,孤也一时不知应对。”
刘备口中提到的冢岭山,是华山西南、秦岭东北的一条山岭,连接华山和秦岭。冢岭山跟秦岭交接的位置,就是武关道的北口、秦末汉初时的峣关。
众所周知,从南阳到蓝田的武关道一共有六百里长、穿越秦岭山区,中间有商洛二县。所以武关道上有两座关隘,南端谷口的叫武关,如今在袁术手上,北端出口的就是峣关,在西凉军手上。峣关就在蓝田县南郊不远,商洛陷落后西凉军全靠死守峣关才能堵住袁术。
而且,四百年前,刘邦先入关中为王、灭秦,走的就是从南阳先武关、后峣关,最后是击灭了峣关的秦朝守军,才入咸阳降子婴。
所以这次刘备和袁术的部队进攻关中的路线,还真好就是巧合、恰好应了刘邦先后两次入关中的军事路线,这对于关中军阀的心理压力是非常大的。毕竟大家都读过历史,都会借鉴历史,遇到敌人走历史上成功过的路线来攻打你,肯定会紧张。
打个比方,要是曹操、朱儁从函谷关方向攻过来,西凉军才不在乎呢,朝中公卿也不会人心惶惶。因为历史上就没有强攻破函谷关灭秦的先例,秦地诸侯就有心理优势。
荀攸听完之后,第一个兴奋起来,摩拳擦掌地比划了一番,已经开始恭喜刘备:“恭喜大王!我料袁术此举只是逐利而来,想趁着关中大乱分一杯羹。
但袁术绝无高皇帝之才,麾下也无良、平之才。如今李儒既然急调李别、董承支援峣关,仅凭纪灵的兵力,应该不足以击破峣关。我们可以尽受其利、不临其害。退一步说,就算袁术最后攻破峣关,也不是目前纪灵的先头部队做得到的,还需要时日。
袁术不可能抢在我军之前抵达长安,只要我军击破了李傕主力,就可以全军势如破竹沿泾河直趋漆县、池阳,然后转向槐里,由渭水供应粮道,攻打长安。
甚至决战顺利的话,还能让征虏将军提前以偏师拿下郿县后,就直趋槐里、细柳。到时候只要敌军主力溃散,仅以征虏将军的兵力逼近长安,都不用担心粮道被断。”
荀攸这番话让刘备稍微宽了点心,他对于袁术的出现能打击李傕郭汜士气这点利好,是非常欣喜的,怕的就是袁术摘桃子。
现在荀攸说袁术来不及摘桃子,刘备就彻底开心了。
不过,他也是跟李素搭档七年多来,形成了思维惯性,此刻面对如此重大的决策和变故,只听到荀攸叨叨了半天,李素却有点呆若木鸡没有发表意见,不由还是有点心里发毛。
这几年刘备都习惯了,李素觉得有毛病,似乎就真是有毛病。
刘备愀然不悦问道:“伯雅,你怎么看?何以不置一言?莫非是不同意公达的看法、觉得袁术会有威胁?”
李素这才惊醒,尴尬回答:“哦,倒也不是,我只是一时意外,震惊过度,失态了。”
原来,李素赫然发现,他在面对这个问题时,分析能力还真不如荀攸了。
李素自忖他的大局观,以及对历史前进正确方向的理解,在这个汉末已经无人可以跟他比了。
但是,要说“知人之长短、善于分析敌人”的能力,凭良心说,李素的真实水平是值得商榷的。
换言之,他可能有时表现得“对人性无所不知”,但那是建立在他读过史书、大致知道重要历史人物的性格人设,而不是自己分析。
不靠先知,全靠自己独立分析的话,他的“知人”最多也就“智力值90”的程度,说不定更低一点。
而这一次的突发事件,显然就挑战了他的软肋——因为他根本没想到,袁术这么一个丝毫目无天子、在李素刻板印象里就该狂妄到想自己当皇帝的诸侯,也会来勤王救驾!
袁术怎么会救驾?怎么能救驾?他不嫌弄个皇帝在身边,做什么决策还要每天请示,很烦吗?简直人设崩塌啊。
所以当刘备让李素评价这事儿的影响时,李素都不知道怎么推演了,因为他连袁术的出兵动机都想不通,就更想不出袁术的决心、支持力度有多大,是有枣没枣打一杆,还是铁了心砸大本钱。
刘备看他表情数变,却始终一言不发、忽喜忽忧,不由愈发急切追问:“有什么惊讶就说出来嘛,跟孤和公达一起参详,自己想怎么想得明白!”
李素这才稍微缓过点神来,诚恳地说:“此事,确实请大王恕臣智数短浅,也可能是偶有一失,臣竟不能揣测袁术为何会坚决出兵勤王,也就不知道袁术的决心,简直无法分析。
臣……臣只是觉得,这实在不像袁术本心做出的决策,究竟是他帐下谋士花了多大心机做了多大的局蒙骗其主出兵,还是受了什么别的人挑唆……”
他指出这个问题之后,刘备倒是觉得没什么,但荀攸很快也凝重起来。
思索良久,荀攸感慨道:“右将军都自称智数短浅,我辈岂不愈发惭愧。右将军的‘不明、不知’,境界俨然已高过我辈的自以为明、自以为知。
确实,袁术为何会出兵、为何是在这个时机出兵,确实蹊跷。我只分析了他仓促出兵打不破峣关,却没来得及想更多更深远。不过,这些倒是不会影响我们和李傕的决战,咱还是可以用这个消息打击敌军士气。”
荀攸这番话,非常中肯,就好比一个程序员在搞不清原理的情况下,也不妨碍他按照面对黑盒的心态,来直接调用其功能——不管袁术内心怎么想,至少利用这个变量的方法、手段和效果是不影响的。
没必要知道黑盒的内部原理。
刘备听了荀攸的解释,也又宽心了一些,知道伯雅贤弟并不是觉得他和荀攸的商议不可行,只是没搞清楚敌人的动机心里藏着事儿。
刘备拍拍李素肩膀:“伯雅你也太多心了……天下万事万物,岂能都穷究其本心。适可而止就是了,有闲心多想想这几日的决战。”
李素没有回答,继续拿着法正的秘奏反复看,又看了其中写的李儒让李应调兵董承、李别回长安、增新兵调防、协防蓝田峣关,种种细节。
李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但架不住他知道“历史人设”,所以看到了李儒这一系列操作,最后从结果逆推来看,似乎是董承、李别、段煨三人,都强化了在长安中枢的军事存在、强化了在中枢的武力权柄……
于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念头,就从李素脑中冒出来了:不管这事儿是这三人里谁暗中促成,甚至是给袁术带话、引诱袁术了,至少这三人是袁术入侵的直接受益者。
受益者,就有动机去促成。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而段煨是历史上最后杀了李傕、护驾的功臣,算是西凉军中可以争取的忠义之士。
董承则是历史上护驾东归的外戚,也有后来的据说衣带诏事件。
李别倒是不可能,他就是李傕的侄儿,铁了心跟李傕一条道走到黑的。
段煨和董承,都有动机!可段煨人在安定,跟李傕、郭汜一起带兵在军前,他本人没有机会,难道是他手下还有什么实权的、想搞事情的部将?
或者,就是董承了!董承的嫌疑,比段煨更高。
李素想了半天,心里有了点成算,但他依然没法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刘备,因为他没有证据,他也不能直接拿先知先觉当证据,甚至都说不出推演的过程。
就在李素觉得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别再揣摩,有多少黑盒功效就用多少,他的脑子里忽然又是灵光一闪。
“我真傻!我干嘛要告诉刘备是董承嫌疑更大、是董承想搞事情呢!既然我没有证据也猜不到,我就鸟枪法广撒网嘛!我直接告诉刘备,董承、段煨都有嫌疑,那不就行了!这样说不定还有利于离间段煨,在李傕郭汜与咱的决战中直接倒戈!”
想明白了这一点时,李素心中豁然开朗。
他终于抓到了“黑盒的原理应该探究到哪一步”的具体尺度。
比荀攸的黑盒尺度更远一两步,但依然不用彻底搞懂!
李素精神一振,就如同前世解开了一道奥赛数学题似地拱手喜道:
“大王!我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我以为,既然袁术此辈,不像是尊奉王室的,那么他此番出兵,肯定是有人在疑惑他!
或者说,就算没有人在诱惑他,但只要我们对外说是有人有货了他,别人也会相信是有人诱惑了他!
既如此,我们便可如此施为:我觉得,此番袁术入寇,对于西凉军中的段煨、董承二人,都是有间接好处的。他们虽然要抵抗袁术,可能还得多打仗,但也暂时强化了中枢兵权。
据我所知,西凉军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说不定这是段煨、董承想从李傕郭汜手中分走权力,或是保护陛下、或是给自己留退路才策划的。”
刘备听到这儿,忍不住打断:“这有些牵强了吧?只能说他们确实因为袁术的入侵而暂时强化了在长安周边的兵权、或者说他们的驻军也因此被允许更靠近长安驻扎,但也不能因为他们受益就说他们勾结袁术啊。”
刘备还没领悟到精髓,荀攸却是眼神一亮,忍不住微微挺直身体:“大王!臣知道右将军想说什么了!此事是否是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这么怀疑、李傕郭汜也可以这么怀疑。
现在段煨领兵三万、被逼与李傕并肩作战。若是我们散播流言说段煨欲反李傕,而且以‘段煨在袁术入侵中受益’的说法,到段煨军中广为散播。那么哪怕段煨原本没有直接跟李傕火并的胆识和决断,也会因为自危而被迫逼反吧!这可是对即将到来的大决战的重大利好!”
刘备眼神骤然一亮,看看荀攸,又看看李素,目瞪口呆。
原来,这俩货想的都是“董承段煨真心是怎么想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傕以为段煨会怎么想”。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段煨以为李傕会以为他怎么想”。
这是层层嵌套的反间计!
太特么歹毒了!简直天下一切场外因素,都有可能被这俩老阴人给利用了!
——
这一更八千五百字,中午也是五千多。所以今天算四更不过分吧。
总算还清了全部欠更。我也诚恳地说一句,大家过年期间别大额打赏了,理性消费,马上过年了,我也要出门,也要忙。后续就算有精力,也要攒稿。(当然过年假期结束之后,大家理性稍微打赏、逐步恢复正常……我也欢迎,实话实说,谁跟钱过不去呢,我只是信守诺言)
我这人不喜欢玩虚的,所以大家千万别多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