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一百八十五節 八轉金丹讀書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双叉岭,双叉寨。
议事大厅之中,一片肃穆的气氛,云翔端坐于正中的虎皮大座之上,凤凰坐在他的旁边,正贴在他耳边小声说着什么,枯藤则是坐在了他的下首,正对着身前的一些新鲜蔬果大快朵颐。
寅将军、特处士、熊山君率领着五十来个妖族大圣侍立在大厅中央,全都是低着头,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凤凰将寨中的所有情况都讲了个清楚,云翔方才淡淡地点了点头,终于开口道:“寅将军、特处士、熊山君,这些年来,云某不在寨中,你们还能将寨子经营得如此兴盛,倒也是功不可没。”
三人对视了一眼,暗暗松了口气,忙道:“一切都是当年大寨主留下的根基,我们不过是因势利导,算不得功劳,大寨主谬赞了。”
不料云翔却是话锋一转,继续道:“功劳就是功劳,你们也不必过谦。不过,好好的一个寨子如今变得四分五裂,这其中,只怕你们的功劳也是不小吧?”
三人听得这话,顿时齐齐一哆嗦,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道:“启禀大寨主,当年之事,我们也是形势所迫,还请大寨主恕罪。”
云翔冷笑道:“带头欺压寨中兄弟,居然也能算是形势所迫?行,你给我说说,是怎样的形势强迫你们了?”
熊山君叩首道:“大寨主,自打您久出未归,那虎靳他们便仗着修为高深,四处结党营私,丝毫不将寨中的老兄弟放在眼中。后来,他们还霸占了神农山,将大多丹药都贪墨了去,分给我们的不过九牛一毛,您说,此事我们有如何能够忍耐?”
云翔听得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狐疑道:“竟有此事?”
寅将军忙道:“此事千真万确,还请大寨主明察。”
“放你娘的狗屁!”一声暴喝自门外传来,却是虎靳带着知书、苟全、豹风、伶俐虫,还有十几个妖族大圣走了进来,指着寅将军三人便怒骂道:“本来念在同属虎族成妖的份上,我还想给你留下几分颜面,没想到你却如此污蔑于我,可休要怪我不讲情面。”
说完,众人也对着云翔齐齐行礼道:“恭迎大寨主回归双叉寨,实乃我等翘首盼望已久之事。”
云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点头道:“诸位兄弟不必多礼,云某今日方回,着实愧对了各位兄弟,只是不知,自家兄弟之间,为何出了如此多的误会?”
一旁的知书道:“启禀大寨主,这寅将军几人仗着自己是寨中老人,处事不公,纵容下属盘剥那些新来的兄弟,我们几人看不过眼,不过是说了几句闲话,他们便处处挤兑我们。我们也不愿与他们一般见识,便去了神农山中守住了炼丹之处,免得被他们尽数祸害了。”
说到这里,云翔也彻底明白了两方之间冲突的原因,说白了,还是寨中元老派与新锐派之间的利益冲突,看上去似乎不可调和,可如今既然自己回来了,倒也算不得大问题。
他想了想,沉吟道:“既然如此,却不知那丹药分配不均又是为何?”金丹的问题才是关键所在,他自然要问个清楚才行。
虎靳道:“大寨主,这些年的丹药的确大多都没有分出去,但并非是被我们贪墨了,而是为了炼制八转金丹的积攒。大寨主你也知道,那八转金丹耗费甚巨,若不省着些,又哪里炼得出来?”
“八转金丹?”云翔忍不住惊叹道:“神农山竟然已经足以炼制八转金丹了吗?”
虎靳道:“大寨主有所不知,七年前,广寒宫的玉娥仙子为了炼制者八转金丹,曾亲自下凡在神农山中待了整整两年,失败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成功炼出了一炉八转金丹。”
八转金丹!云翔耸然动容,已是忍不住站起身来。
在三界厮混这么多年,他也算是吃过见过的主了,丹药自然也见过了不少,不过,却从未见过任何一种能比得上《东极丹法》中的丹药那般功效。
毫不客气地说,在辅助修炼的丹药之中,这《东极丹法》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孙在他能够在区区数十年内突破到尊圣境界,虽然功法和机缘功必不可少,但玉娥新炼制出那几枚七转金丹,却是起着关键性作用的。
然而,这短短几十年间,没想到玉娥的炼丹之术更进一层,居然炼出了更高级的八转金丹,这可着实让他喜出望外。
他忙问道:“八转金丹现在何处?”
虎靳道:“不敢隐瞒大寨主,一炉那八转金丹仅仅成丹了五枚,玉娥姑娘取去了一枚,佛缘香榭的黄三当家取去了一枚,剩下三枚,我等不敢擅自享用,都是由我亲自保管,眼下正好当众交予大寨主,还请大寨主过目。”
说着,他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玉瓶,递到了云翔的面前。
云翔连忙接过那玉瓶,随手将瓶塞打开,只觉得一阵清香瞬间就溢满了整间大厅。他心念一动,又将里面的三粒丹药倒了出来,居然每一粒都闪着五彩光华,看上去着实奇妙得紧。
他不由得问道:“这就是八转金丹?”
虎靳道:“正是,不过,玉娥姑娘曾专门叮嘱过,这八转金丹药性太强,若无尊圣修为,万万不可服用,否则轻则法力尽失,重则神魂破灭,还望大寨主千万小心。”
云翔沉吟道:“既是如此,我早已入尊圣修为,服用此丹倒是足够了。”
虎靳道:“玉娥姑娘还说过,即便是尊圣修为之人要服用此丹,也许找一处静谧之地闭关炼化上个一年半载,否则根本无法吸收如此多的药力。”
云翔本打算先吃上一粒八转金丹试试效果,听得这话,也只得暂时打消了主意,将那丹药又装起来收好,心念一动,又问道:“你刚才说,分出一粒八转金丹给了佛缘香榭的黄三当家?”
虎靳道:“正是,炼制八转金丹尚需借助三味神风之力,若无黄三当家相助,万万不能成功,因此,丹成之后便分出了一粒给他作为谢礼。”
云翔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他们能够炼出八转金丹了,原来却是借助了黄天风的三味神风。这么说来,黄天风前些年不知所踪,却居然是在神农山中帮助玉娥炼丹,也难怪三界中没人知道他的踪迹了。
想到这里,他忙问道:“这么说来,黄三当家现在还在神农山中?”
虎靳摇头道:“早就没在了,当年炼丹成功之后,黄三当家取走了一枚八转金丹,便自行离开了神农山,说是要将那丹药献给谢大当家,想必现在已然回佛缘香榭了。”
云翔听得这话,顿时皱紧了眉头,这么算来,黄天风一早便应该回了佛缘香榭才对,可佛缘香榭至今仍在找他,足以说明他并未回去。
看来,在他离开了神农山之后,应该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迟迟不见踪影。如此一来,倒是让他原本的惊喜顿时淡下去了不少。
至于眼前这寅将军一派与虎靳一派的争斗,算是彻底弄清楚了,严格说来,两方都有结党营私的嫌疑,但算起来也并无大错,至少对寨子和自己忠诚方面,倒是并无问题。最好的处理方式,当然是各打五十大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好。
想及此处,他再次抬起头来,对着伶俐虫道:“伶俐虫,精细鬼还没有回来吗?”
伶俐虫忙道:“大寨主,我大哥去了吕梁山和盘龙山,至今未归。”
云翔神色一肃,冷声道:“难道这两处山头不肯回来见我不成?”
话音刚落,便听得门外传来一个女声道:“启禀大寨主,罪人灵泉、辟木到。”
云翔这才露出了释然之色,点头道:“既然回来了,那就进来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