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討論-第九十五章 【還好還好】鑒賞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不玩章节名了,章回体的梗偶尔玩玩还行,老弄就没劲了啊~】
第九十五章【还好还好】
王老虎带着人下了车。
顾康其实有些心中忐忑——哪怕再不是人,他心中至少也明白自己这事情干的太过丧良心!羞耻之心总还是有的。
临阵其实有点退缩,但是被王老虎和两个手下架在中央,此刻已经是骑虎难下。
走路的时候,身上几个包着纱布的地方一疼,顿时凶心发作,就把仅剩的那一点点良知,就抛去脑后了。
路过幼儿园门口的时候,王老虎其实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两眼站在路边的那个身材带劲的女人,绕到正面瞧一眼这个女人的脸蛋。
“卧槽,果然带劲!”
王老虎有点眼馋——妈的,遮风堂里的妹子,有一个算一个,全拉出来捆在一起,也比不上眼前这个啊,极品!
心中的一点心火被勾了起来,那眼神就有点肆无忌惮。不过好在知道今天是办正事的,赚钱要紧,所以只是贪婪的看了两眼,还是带着顾康等人进了幼儿园大门。
·
今天并不是周五,按理说,陈小叶同学是寄宿生,今天是不能放学回家的。
但顾康出面,就不同了。
优美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 線上看-第九十五章 【還好還好】鑒賞
人家是正经八百的孩子的亲生父亲,身份证什么的都是一应俱全——最关键的是,幼儿园里是有家长讯息登记的,顾康的讯息明明白白的就登记在册!
而且,幼儿园老师还认识顾康!知道这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别看现在上上下下陈小叶陈小叶的叫着。
但小叶子在各种证件上的正式名字,还是叫“顾小叶”。
陈诺养着小叶子,其实是各方妥协的结果,不明不白的,属于民不举官不究。所以,陈诺是没有权力可以给小叶改名字的。
小叶子的户口还在顾康那儿呢,户主都是顾康!
顾康毕竟只坐了一年多不到两年的牢,当初小叶子最早上幼儿园的时候,顾康也是来过的。老师能认出来。
这说破大天去,老师也没阻拦不放人的道理了。
顾康也很着急,带了陈小叶就要走。只说是自己从外地出差回来,心里想孩子,今天就接孩子先回家住去。
陈小叶毕竟是小孩子,什么也不懂——而且上次见面后,孩子对父亲的感情一下就被勾了回来,其实这几天也心心念念的想念的,见到了顾康,一个五岁多的孩子能懂什么,只是表现出很高兴罢了。
老师其实心中隐隐的觉得有点不妥,但实在没道理阻拦,顾康走的急,还没等老师想出什么说辞来,就带着陈小叶走了。
陈小叶前脚刚走,带班老师心中就有些古怪,也跟着出了教室,去了趟办公室,就拿起电话,拨通了陈诺的手机号码。
·
带着小叶子走出了幼儿园大门。
小叶子其实有点怕生的,尤其是觉得父亲身边的那几个大人,王老虎等人,看上去都是凶巴巴的——长的就像光头叔叔一样。
但看上去远没有光头叔叔对自己和善。
“爸爸……”小叶子拉了拉顾康的衣服:“我哥呢?”
顾康瞪眼,提起陈诺他就要来气。
不过王老虎是个奸诈鬼,知道这里是幼儿园大门口,生怕节外生枝,就挤出笑来哄小孩子:“你哥在等着你呢。我们跟你爸带你去吃饭,你哥一会儿就过来一起。”
“……嗷。”小叶子点了点头,却又有些不放心,下意识的往顾康身后缩了缩,小手紧紧攥住了顾康的手。
“小勇,把车开来!快!”王老虎一摆手,手下小勇立刻一溜小跑去开车了。
车停的略有点远,毕竟幼儿园门口早停满了。
小孩子虽然不懂事,但本能的就觉得有点害怕,但是心中却不知道害怕什么,一双大眼睛畏畏缩缩的看来看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路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呼唤。
“叶子啊!”
陈小叶刷一回头,顿时脸上就露出了亲近的笑容来:“宋嬢嬢!”
嬢嬢是金陵土话,对女性长辈的一个称呼,其实宽泛来说,和母亲同辈的长辈,都可以称呼为嬢嬢。跟姨是差不多的一个意思。
宋巧云眉开眼笑走了过来,原本犯病发直的眼神,看见陈小叶,也柔和了好多。
“叫什么嬢嬢啊,不是早就改口了嘛?”
说着,伸手就把陈小叶拉了过来。
陈小叶笑眯眯的,脆生生的就喊了一声“干妈”。
·
没错,宋巧云收陈小叶当干闺女了。老蒋家无儿无女的。自从陈诺真真假假的拜了老蒋为师,两家越走越近,宋巧云又眼馋陈小叶的很,早在前些日子就说了收陈小叶当干女儿。
都是平头老百姓,也没什么太大的讲究,什么摆酒什么的都免了。
就找了个周末,一家人一起吃了顿便饭,然后宋巧云塞了个红包,陈小叶饭桌上改了个口,这事儿就算是成了。
只是毕竟时间还短,小孩子还没喊顺口而已。
·
“嗨!你是谁啊?干嘛的?”
一看这场面,紧张自己摇钱树的王老虎不干了,上前就一拽小孩子,把陈小叶拉了过来,然后扭头瞪眼看顾康。
顾康赶紧把陈小叶抱了起来。
“你们是谁?”宋巧云瞪眼看着面前的这个汉子。
“我……”王老虎想了想,让开半个身子:“我们是孩子她爹的朋友。”
“孩子她爹?“宋巧云脑子有点糊涂了,转不过弯来。
顾康也打量宋巧云:“我是孩子的爸爸。”
宋巧云看了一眼,摇头:“我没见过你,孩子给我。”
说着伸手就要去抱小叶子,顾康赶紧往后让:“欸!你干嘛,我女儿你抱什么?”
宋巧云一把就扯住了顾康的衣服:“等等!!”
扭头看小叶子:“叶子啊,这是你爸爸?”
小叶子其实有点懵,但还是点了头:“是啊,干妈,这是我爸爸。”
宋巧云此刻脑子更糊涂了。
她发着病,其实脑子里乱七八糟,实在是想不起来太多事情,只记着一条:眼前这孩子是自己的女儿。
别的,都没想明白。
王老虎过来想抓住宋巧云的手给她甩开,但是一甩之下,居然没弄开!
霍?这女人劲儿不小啊。
“不行,孩子不能走,我来接她回家的。”宋巧云摇头。
“哟,那可巧了,孩子的爹也来接孩子回家呢。”王老虎冷冷道。
陈小叶忽然开口说了句:“干妈,我爸爸接我去见我哥呢。”
“你哥?”宋巧云糊里糊涂的脑子里,顿时冒出了一个笑起来眉清目秀但是贱兮兮的小子来:“哦对,你哥,对对,你哥呢?”
宋巧云的手似乎要松开,但忽然又抓紧了:“不行,我女儿,我得跟着!”
“嘿!你找事儿是不是啊!”王老虎的一个手下不爽了,正要开口喝骂,被王老虎一把抓住了!
王老虎毕竟是老江湖,左右看了看,路上还有行人。
而且,不远处就有交警!
因为幼儿园放学的时候,接送的车辆非常多,道路总是堵塞,所以每天到了这个时间点,有关部门都会安排交警在这个地段进行疏导交通。
有警察在旁边,王老虎可不敢造次。
“孩子干妈是吧?那跟着一块来吧。”王老虎笑着说道。
这时候,小勇已经把面包车开了过来,就停在了几人面前。
宋巧云脑子糊里糊涂,也没多想。
“你们等等啊~”不远处鹿细细喊了一声。
鹿细细本来没跟过来,眼看宋巧云到了幼儿园门口,她就站在不远处路边看着。
此刻眼宋巧云在这里跟人拉拉扯扯的,就皱着眉走了过来,拉了一下宋巧云:“那个……阿姨~你认识这些人嘛?”
宋巧云被鹿细细拉了一下,摇头:“不认识。”
王老虎一看鹿细细,顿时身子就有些软!
哟呵!这不是刚才看见路边那个带劲的女人嘛?
鹿细细本能的觉得这场面有点怪异。
鹿细细其实有点着急……这阿姨脑子一看就不好使啊!她连自己个是谁都没闹明白呢。
自己都一路跟到这里来,哪能就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让她糊里糊涂的跟一群陌生人走了?
王老虎看着鹿细细,那眼神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打量了一个来回,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口水,喉结上下动了动。
“美女,你又是谁啊?”
呃……
这话问的!!
鹿女皇一下就很不开心了!
会不会聊天?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鹿细细忍不住就翻了个白眼。
我说我不知道我是谁,你信不信?
我说我是古木派小鹿女,你信不信?
鹿细细不理这人,就问宋巧云。
“阿姨啊~这孩子是你女儿?”
“对啊。”
“你就是来接她的?”
“对啊。”
“那这人是谁啊?”一指顾康。
“孩子的爸爸。”
“啊?那他是你老公?”鹿细细有点懵逼,又指顾康。
“我忒!他也配!”
鹿细细呆了,眼前这位阿姨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火了?
“我丈夫顶天立地盖世英雄一样的人物!哪里是这种瘪三能相比的?”宋巧云中气十足断喝一声:“他绝不是我老公!”
“我……我他妈当然不是啊!”顾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别吵!!!”王老虎急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心虚的看了看左右,路人已经有人好奇的朝着这里看了过来,毕竟这么好几个人围在一起说话,而且不远处,交警仿佛也朝这里看了两眼。
“美女,你到底是谁啊?我们这儿孩子的家长在说话呢,您哪位啊?”
“我……”鹿细细有些语塞,但一指宋巧云:“我陪着她来的。”
又看宋巧云:“阿姨,你要接孩子回家么?”
“不!孩子跟我们走!”顾康立刻打断。
宋巧云:“那我也得跟你们走。”
“行行行!一起走一起走!”王老虎一摆手,指着面包车:“那上车吧!”
“等等!”鹿细细忽然又开口。
王老虎看这位美女。
“我……”鹿细细想了想:“我不放心,我也跟你们去可以嘛?”
“…………”
王老虎傻了啊!
卧槽?
今天什么日子?出门没看黄历啊!
这特么……
双喜临门?
过来一趟弄到一个小摇钱树。
还特么白送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又狠狠的盯着鹿细细看了一眼……
这身段,这妖娆的面孔,这一眼看过去,男人内心伸出的那点骚动一下就被勾起来了,心火腾腾往上冲……
这男人啊,什么江湖经验什么理智冷静……一旦那股子邪火上来,就啥也不抵事儿了。
一咬牙,也不管许多!
“走走走,都去都去!不就是吃饭吗!一家子热热闹闹的挺好!都上车!!”
……害!
要么说呢,这人啊,很多时候,什么命都是自己作的。
·
陈诺正在小区楼下到处找鹿细细呢。
这么一个大活人没了?
走了两条街,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一接电话,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
陈诺才听了两句,当场脸色就变了!
挂断电话,陈诺掉头就走!
鹿细细?不找了!
小叶子比天大!
·
面包车里,其实有点拥挤了。
王老虎色欲熏心,上车时候眼看面包车有点坐不下,就干脆让自己的两个一起来的手下自己打车回去。
又让顾康坐在了副驾驶上,自己非要挤到后排来,想和鹿细细坐一块儿。
车里,宋巧云抱着陈小叶,鹿细细就和她们一起坐在最后一排。
王老虎色迷迷的一路看着鹿细细,总想逗这个女人多说两句话。
不知道为啥,王老虎就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股子说不出的劲儿,让男人看上两眼,就觉得这个女人又娇柔又妩媚的,越看就越心痒,越看就越嘴馋……
妈的!
今天老子豁出去的,不管是软硬兼施,还是下药灌酒……这块肉,老子一定要狠狠咬一口的!
·
老蒋悠悠醒来的时候,太阳刚下山。
房间里昏昏暗暗的,原本这个小旅馆采光就很差,老蒋醒来的时候,先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就觉得胸口还有一丝隐隐作痛。
老江湖了,没敢立刻起身,先是躺平了,深吸了两口气,然后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好,知觉都在。
然后才眯着眼睛爬起来。
不大的房间里静悄悄,老蒋只听了一耳朵就确定房间里除了自己没别人了。
咋回事呢?
老蒋皱眉。
晕过去之前的事情是记得的……自己保护着姜英子,然后忽然遇到一个很厉害的女人,上来就对自己大打出手。
两人大战……
嗯,不是大战。
准确的说,是自己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几个照面就被打趴下了,然后就晕过去了……
再然后,就不知道怎么自己醒来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了。
看摆设……是个档次不高的小旅馆。洗的半白不黄的床单,墙纸斑驳多出都裂开的墙壁。
老旧的电视机。
还有地上那个一次性的拖鞋。
房间里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陈旧的霉味儿。
咋回事呢?
老蒋顺了两口气,忽然一模自己的身上。
卧槽?
自己衣服都换过了!
原本上身的夹克衫,换成了一套T恤,裤子也换成了一个有点肥的运动裤。
老头子忽然心中有点慌!
我……我老蒋……这不是被劫色了吧??
赶紧拉开裤子看了一眼……
还好还好,内裤还在!
·
【今晚这第二章更的晚了点,各位见谅哈。明天就大年三十了,明天白天还有更新。】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