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75章 整個村子都團滅了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鹰取严男顶着络腮胡大汉的脸,听到耳机那边池非迟的指示后,没有应声,没有张望,很自然地路过车子,朝前方街口走去。
而鹰取严男身后,一个穿棕色西服、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依旧不远不近地跟着,到了池非迟所坐的车旁,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车里的池非迟。
“斯利佛瓦,回来,自己人,卡尔瓦多斯,继续警戒。”池非迟嘶声对耳机那边说完,暂时切断了通讯,放下车窗,恢复了原本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对方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脖子上的细缝,那是一张易容脸,再结合对方故意转头让他看清那道细缝的行为,还有看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是贝尔摩德。
“我在餐厅里帮忙确认安全,”贝尔摩德也恢复了原声,没有摘易容脸,看着走回来的鹰取严男,“跟过来是因为有事情想跟你商量,那一位应该跟你说过了吧?那个在伦敦大桥上垂钓了三年的鱼饵……”
“说过,到时候你抽不开身,就由我过去。”池非迟道。
那一位确实跟他说过这件事——
最近这三年里,贝尔摩德有空就会去伦敦,易容成赤井秀儿一的老爸赤井务武,在伦敦大桥附近晃悠,让英国军情六处、也就是MI6的人注意到、告诉赤井秀一那个身为MI6内部要员的老妈玛丽:我们看到了疑似你老公的人,就在某某大桥上,不止一次。
赤井务武失踪了十多年,为了确认自己老公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回来了,玛丽肯定会主动找过去,反复观察,然后主动上前接触。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到时候,贝尔摩德会继续冒充赤井务武跟玛丽碰面,找机会干掉玛丽、伪装成事故或者其他人袭击,然后以一个失去了爱妻、悲痛万分的丈夫的身份,混进MI6里。
理由可以是继承妻子效忠英国的遗愿,也可以是为了调查袭击妻子的凶手的身份。
总之,这是贝尔摩德的一个长线任务,之所以扯上他,还是因为前两天的事。
精彩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75章 整個村子都團滅了閲讀
三天前,贝尔摩德或许是听毛利兰说起去露营的柯南失联,也听说他跟着一起去露营,担心自家干儿子被他迫害,试图联系过他。
结果当然是他的电话打不通,不在服务区。
贝尔摩德果断向那一位上报了‘拉克失联’的事,跟那一位的解释是:‘我要调查雪莉的事,担心那一边的鱼看不到鱼饵跑了、白费了多年的心思,而拉克早晚要去伦敦,对那件事应该也感兴趣,我就想跟他打个招呼,如果我被事情拖住了手脚、而他有空的话,可以帮忙赤井务武的模样日常撒饵,不过从昨晚开始,拉克就一直联系不上,要确认一下他的情况吗?’
贝尔摩德是想让那一位发出‘调查’指示,而且在不确定具体情况的时候,那一位不会惊动所有人,很可能只让贝尔摩德一个人先去调查,查出头路来再说。
这样一来,贝尔摩德就可以偷偷追踪他们的下落,确认自家干儿子有没有被害。
这一次去十五夜村是意外,他之前只是跟那一位发邮件说会去东京周边的野外露营,突然失联几天,那一位确实想弄清楚他是不是出了意外,要是他到昨天还没有回来,贝尔摩德的调查也会随之开启。
他回来之后,看到那一位的未读邮件,回信解释了一下原因,自然是实话实说,他陪妃英理去十五夜村,结果遇到连续杀人事件,吊桥被凶手破坏了,一直到昨天才搭警视厅的直升机回来。
那一位也就顺便跟他说了伦敦撒鱼饵的事。
照这么看,在贝尔摩德准备对‘雪莉’下手的时候,很可能会用‘该去伦敦撒饵了’这个理由,把他支到伦敦去。
贝尔摩德借他失联这个机会打的小报告,还真是一石二鸟。
“我掌握的有关于赤井务武的情报,我会发给你,”贝尔摩德不知道自己的小算盘都被池非迟看穿了,神色认真地低声道,“不过有一件事不在那些资料里,我觉得有必要来告诉你一声,我之前易容成赤井务武的时候,假装因头部受伤失去了记忆,这样才能解释赤井务武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去他们约定的地方见面,毕竟我们不知道他们夫妻有没有约定什么安全地点,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伪装成失忆,在玛丽提到两人相处的小细节的时候,也能用‘记不太清楚’糊弄过去,要是你帮忙撒鱼饵,遇到玛丽主动找过去、而你又没把握骗过那个女人的情况,就假装成记忆还有些混乱,不要过多停留或者接触。”
鹰取严男走了回来,没有问站在车旁的人是谁,径直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上了车。
贝尔摩德也只是看了鹰取严男一眼,很快收回视线,注视着池非迟,轻声道,“拉克,别大意,那个女人很机警,三年的准备,我必须要看到那个女人死。”
鹰取严男不由侧过头,惊讶打量着池非迟那边车窗外的人。
是男人没错,但对方说话却发出女性御姐音……很分裂。
“我知道了,”池非迟回应道,“不过要是你能抽出身来,还是你去比较好,毕竟是你一直跟着的鱼。”
“那是当然,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也不会麻烦你跑那一趟,”贝尔摩德笑了笑,发现鹰取严男一脸‘一言难尽’地打量她,弯下腰,手肘搭在车窗上,脸上带着浅笑,侧头看向池非迟那张易容脸,“斯利佛瓦,很惊讶吗?我说不定还是拉克的师姐呢,对吧,拉克?”
如果贝尔摩德用原本的形象做出这种举动和表情来,应该会很有女人味,不过换成秃顶大叔的外表,让鹰取严男默默移开视线。
辣眼睛啊。
“谁知道。”池非迟一脸平静地敷衍。
他家盗一老师说过别把这份师徒关系往外说,而且他也不确定贝尔摩德是不是在套话,别看贝尔摩德一副‘我已经知道了’的笃定神情,贝尔摩德曾经作为‘沙朗—温亚德’,可是国际级的实力派女演员,演技不能小看。
“好吧,我也不想先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贝尔摩德直起身,“那晚上我把有关的调查情报发给你,时间还早,打算找个地方坐会儿吗?”
“不去。”池非迟果断拒绝。
他困了,赶着回家睡觉。
昨晚去十五夜城之前,他把手机抠了电池、留在东京的一个仓库里,这样一来,要是昨晚有人打电话联系不上他,听到的也只会‘已关机’,而不是‘不在服务区’,他可以解释为昨晚太困睡着了、没注意手机没电,遮掩他跑去十五夜村的事。
同时,为了避免今天有人联系他、方便说那个‘昨晚睡太沉’的谎,他今天一天没睡。
虽然今天没人打过他电话,看似是白白撑着,但有准备没用上,总比没准备而遭到怀疑要好。
“那我自己去……对了,你前两天去的十五夜村,是在雨神山一带吗?”贝尔摩德似笑非笑道,“今天下午三点左右,雨神山一带发生了地震,虽然不算强烈,但造成了一些山石滑落形成的山体塌陷,新闻已经报道出来了,根据当地警局的记录,有一个叫十五夜村的村子就在那一带,搜查没有发现那个村子,很可能已经被埋了。”
“是吗……”
池非迟的反应很冷淡。
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山石滑落是小泉红子弄出来的。
那里还没有装上通信设备,根据飞出来传递情报的乌鸦说,似乎是非墨在跟金雕打赌之余出的主意,小泉红子觉得能让十五夜村彻底消失在世人视线中,就制造了一场损伤几近于零的山体塌陷。
这样也好,虽然动静大了一点,会让民众和媒体近期盯着那一带,但如果警方派出的驻警找不到十五夜村,说不定会一直派人过去调查,还不如直接让十五夜村‘社会性死亡’,等过段时间,公众视线就会转移到其他地方,警方也不会再三派人过去。
贝尔摩德突然觉得自己白说了,拉克会在意那些才怪,转身摆了摆手,走向街口,“拉克,你有空去神社看看吧。”
拉克借住的人家都出事了,这一次更严重,陪自己师母去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借住的人家死了人不说,拉克刚回来没两天,整个村子都团灭了。
鹰取严男目送贝尔摩德离开,总算想起这个声音在哪里听到过了,他们排查程序设计师的时候,他听到过这个声音,“她是那个……克莉丝?”
“贝尔摩德。”
池非迟打开耳机通讯,用上嘶哑的声音,“卡尔瓦多斯,撤离,安全之后发邮件给斯利佛瓦。”
“明白。”
卡尔瓦多斯应了一声,通讯彻底切断。
池非迟发着车子,离开原地。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875章 整個村子都團滅了分享
“老板,那她为什么让您去神社看看?”鹰取严男随口问着,拿打火机,点烟。
“可能是闲得太无聊了。”池非迟面无表情道。
他知道贝尔摩德怎么想的,但这锅他不背,明明因为柯南那个死神小学生。
贝尔摩德也真够闲的,居然还用自家干儿子的锅来吐槽他。
事实上,他没迫害柯南,是柯南那个刁民一直想害他。
鹰取严男也就随口一问,见池非迟不说,跳开话题,抽着烟开玩笑道,“老板,贝尔摩德说的你和她师出同门,应该是真的吧?毕竟拉克和贝尔摩德也是有关系的酒……”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