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魚-第九百一十四章 抹乾淨推薦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安崇光也认为张弛是个混蛋,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开明的父亲,只要女儿平安,无论她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会尊重,没有什么比她平安无事更加重要。
借着月光,安崇光看了张弛一眼,指了指嘴唇,张大仙人赶紧用衣袖去擦。
安崇光意味深长道:“男人偷吃很常见,可吃完要记得抹干净。”
张弛笑道:“安局这么看我?”
安崇光道:“我怎么看你并不重要,你又不是我生的,你的好坏死活跟我都没多大关系,天降我才必有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价值。”
张弛点了点头:“振聋发聩!”
安崇光笑了起来:“要抓紧做功课了,想把谢忠军这个人扮演得惟妙惟肖可没那么容易。”
张弛道:“我有办法。”
安崇光道:“我先去解决一件事,我在神密局那么多年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垮的。”
“安局要几天的时间?”
安崇光想了想:“时不我待,一天吧,明天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在北辰会合。”
两人约定好见面的地点,分手之后,张弛利用芮芙给他的新身份入住了学校附近的连锁酒店,记得几年前林黛雨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们曾经在这里住过,想想那一夜到现在还是火大啊,特地指定还是在原来的老房间。
楚沧海虽然送给他一套用来帮助他训练模拟楚江河的系统,可张弛真正信任的还是韩老太给他的生命场系统的微缩版。
林朝龙选择消失之前将林黛雨的大脑数据交给了张弛,张弛曾经考虑过如何处理这份数据,林黛雨已经在幽冥墟复活,这备份已经没有了任何必要,可是以林黛雨的身体条件短期内应该无法承受来回传送。
张弛思来想去,还是应该将决定权交给林黛雨自己。
按照林朝龙教给他的办法将林黛雨的脑部数据导入生命场系统,一切完成之后。
张弛也戴上头盔进入系统之中。
新的数据会导致新的变化,生命场系统的强大之处就在于系统可以自我修复和完善,以此为基础创造出来的岳先生所以才会变得如此可怕。
现实中的残酷比起虚拟的世界更甚,楚文熙对何东来和自己的绝情究竟是她天性凉薄还是因为她的意识遭到了黄春晓肉身的反噬?张弛记得她也曾经是个慈母?难道时光已经将她内心中的那点慈爱全都消磨殆尽?
秋天了,张弛这次进入的场景居然是秋天的校园,他认出这是北辰一中。
校园的黄叶还没有来得及清扫,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踩着落叶走入校园,张弛站在校园的银杏树下,经过了许多人没有人向他看上一眼,这场景应该不是他创造的。
张弛转过身,看到了身穿校服站在金灿灿落叶上的林黛雨,双手拎着书包,笑靥如花地望着自己。
张弛也笑了起来,他向林黛雨走去,林黛雨也向他走来。
两人在彼此距离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同时停下脚步,张弛道:“见到你真好!”
林黛雨笑盈盈道:“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来见我。”
张弛道:“好像并没有过去多久吧?”
林黛雨道:“对你来说可能是,对我来说却像隔了几个世纪。”
张弛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
张弛道:“你仍然好好的活着,这件事说来话长……”
林黛雨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制止他继续说下去,美眸盯住张弛道:“你为什么从幽冥墟不辞而别?”
张大仙人被深深震惊了,林黛雨怎么会知道幽冥墟的事情?
林黛雨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每当我在梦中的时候,总会浮现出在幽冥墟的画面,可能冥冥之中存在某种感应吧,我知道你在那里做了什么,也知道你匆匆逃离是担心无法面对我。”
张弛汗颜:“小雨,我其实……其实……”
林黛雨将白嫩的纤手从他的嘴唇上移开,然后凑上去在他的唇上吻了一记。
熱門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txt-第九百一十四章 抹乾淨鑒賞
张大仙人脸红了,尴尬道:“这是在学校。”
话刚一说完,周围的环境变成了清屏山。
林黛雨伸手挽住他的手臂:“你答应要带我来清屏山的,可你终究还是食言了。”
张弛道:“对不起,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林黛雨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是我自己不够坚强,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你是不是有事对我说?”
张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本想着这个备份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可真正见面之后,却发现有些难以启齿了。
林黛雨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只是一个备份,既然我的本体还在幽冥墟活着,就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张弛道:“我没这么想过。”
“我想还是留在这里陪你,至少我想你的时候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在这个世界里你只属于我。”
张弛道:“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
林黛雨小声道:“抱抱我!”
张弛左右看了看,荒山野岭四处无人,而且这种精神层次的交流好像不需要太多的顾忌,于是毫不犹豫地上手。
林黛雨附在他耳边柔声道:“我好开心,你选择这家酒店还是这个房间,就知道你心中始终记得我。”
张弛道:“记得,怎会忘记,那天晚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林黛雨红着俏脸道:“其实我也想你,如果能够从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真的?”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起點-第九百一十四章 抹乾淨看書
林黛雨点了点头,两人周围场景又是一变,这次回到酒店房间了。
“这是……”
……
张大仙人这一夜睡得很美,直到闹铃中把他吵醒,这货方才发现自己套着头盔睡了一夜,衣服都没脱,裤裆里凉丝丝湿哒哒一片。
有些尴尬,不过回味无穷,张弛发现自己对爱的理解升华了,未必一定要在肉体上发生什么。
男人多情就应当多累一些,报应啊!
距离新年越来越近,京城的年味儿也越来越浓烈了,拟态成谢忠军的张弛不但安然无恙地返回了神密局,而且还带来了亲手抓获的重犯安崇光。
安崇光如假包换,张弛拟态的谢忠军几可乱真,事实上神密局的这帮人对谢忠军并不了解,他们多半人尊敬得是局长这个身份而不是谢忠军本人。
张弛模仿着谢忠军的声音道:“给他把头套戴上。”
安崇光皱了皱眉头,心底对张弛的演技是欣赏的:“没那个必要吧。”
张弛轻蔑地仰视着安崇光,没办法不仰视,谢忠军个矮啊:“戴上!”没必要也得戴,符合老谢睚眦必报的小人性格。
上车之后,张弛的手机响了起来,当然这手机也是谢忠军的,有安崇光在,一切都被安排得非常妥当。
“岳先生,我已经将安崇光抓回来了。”
“暂时将安崇光送入总部羁押。”
“我想和岳先生见面单独报告一些事情。”
“改天吧。”
张弛有点奇怪,怎么说将安崇光抓回来也是大功一件,为何岳先生会拒绝跟自己见面?难道他们在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
楚沧海最近都深居简出,他也得悉了秦子虚出卖安崇光的事情,知道肯定不是弟弟的本意,楚沧海预感到会有大事发生,在这种时候,他不可主动出击,理智告诉他应当选择以退为进,他甚至没有去见秦子虚。
坐在茶室内独自抄录心经,写着写着,眼前忽然浮现出秦君卿的身影,楚沧海心乱如麻,将毛笔放下,父兄的牺牲,家人的不理解,秦家此前为大局做得一切奉献,而今看来全都是白费了。
楚沧海独自走出茶室外,望着怒放的腊梅,闻到雪中那丝丝缕缕的暗香,本来以为已经成功了,可现在的心情犹如这阴暗的天空,他不知道这天空中是否还会重新出现太阳?
他没有联系任何人,包括安崇光和张弛,楚沧海有种预感,他们两人的处境未必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秦君卿的到访多少有些出乎楚沧海的意料之外,比起此前见她的时候,憔悴了一些,她的穿着也和此前有所不同,居然穿上了深蓝色的大衣,在楚沧海的记忆中,这几年见她不外乎是黑灰两种色彩。
楚沧海将秦君卿请了进去,很欣慰见她已经恢复了过去的冷静。
秦君卿走入茶室看到了楚沧海尚未抄完的心经,淡然道:“其实心经并不能帮人心平静。”
楚沧海微笑道:“能够帮助自己的最终还是自己。”
秦君卿打量着楚沧海:“过去我一直觉得你世俗,有太多东西看不破,可现在才发现真正看不破的是我。”
楚沧海摇了摇头道:“我纵然能够看破可很多事还是放不下,连师父都做不到,我又怎能做到。”
两人都明白他口中的师父其实是他们共同的父亲。
秦君卿道:“我想他一定对我极其失望吧?”
“你对绿竹失望过吗?”
秦君卿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所以我很少关注她,更谈不上什么失望。”
“你刚才的问题证明你在意。”
秦君卿道:“我总觉得父亲仍然活着。”
楚沧海道:“我也希望。”
秦君卿点了点头:“我走了。”
“你去哪里?”
秦君卿道:“你不会在意的。”
望着秦君卿的背影,楚沧海的内心怅然若失,人生就是如此,走着走着就散了,亲人也是如此,走着走着就没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秦君卿望着水月庵的那颗银杏树,她已经决定离开,这是她最后一次到这里来了,冬日的银杏树显得格外苍老,抬头凝望只能从树枝上找到几片残存的叶子,树叶已经失去了秋日的灿烂和金黄,记得深秋之时,满树的金黄如诗如梦,而今梦已没有了,诗只剩下了苦情。
秦君卿伸手抚摸了一下沟壑纵横的树干,仿佛抚摸着自己的内心,她这一生活成了一个笑话。
身后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声:“要离开吗?”
秦君卿心中一沉,她本以为这水月庵中只有自己,对方何时来得?究竟是先于自己躲在水月庵中还是她的到来已经超越了自己的感知?
秦君卿转身望去,却见院门处站着一个仪态雍容的女人,脸上虽然有笑容,可笑容让人从心底生出距离感。
秦君卿道:“你是谁?我好像没有见过你。”
“容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黄春晓。”
秦君卿努力从记忆中搜索着这个名字。
黄春晓道:“我的丈夫是林朝龙。”她是楚文熙,可今天以黄春晓的身份而来。
秦君卿点了点头,终于想起来了,林朝龙,那个被她和楚沧海联手杀死的家伙,不得不承认林朝龙相当的厉害。内心中充满了警惕:“找我有事?”
黄春晓道:“也没什么要紧事,其实我今天前来主要是看看这棵银杏,也没想到会遇到你。”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银杏树前,伸手抚摸着那棵银杏树。
她的动作让秦君卿皱了皱眉,秦君卿从心底排斥别人碰她的东西,不过她忍住了没有发声抗议。
火熱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九百一十四章 抹乾淨分享
黄春晓道:“这棵银杏树其实本该死了,不过突然又焕发了生机,起死回生,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黄春晓心中一惊,自己曾经将一颗坎离丹化入树下土壤之中,可是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她怎么可能感知到这件事?
黄春晓道:“你没有炼制坎离丹的本领吧?”
秦君卿冷冷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黄春晓微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其实什么都明白,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女儿死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中猛然寒光毕露。
“真是可惜,我和她不熟,但是见过面,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她一直把你当成她的杀父仇人。”
面对咄咄逼人的黄春晓,秦君卿冷笑了起来:“黄春晓,你是来找我麻烦的?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和你女儿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我丈夫呢?他死前有一段时间和你过从甚密,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普通关系。”
“普通关系因何要为你炼制坎离丹?”
“放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