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60章 誰在背後坑害魔界?讀書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一道耀眼的红光将剑柄弹开围着苏青之建起一个保护网,匕首里的红眼睛将身体晃了晃。
“幻水之眼?这可是仙君的法器!”
“这小弟子是何来头,手段如此了得?把我们的三界男神都嚯嚯了!”
“那还用说么,自然是媚功了得呗。”
众人羡慕嫉妒恨,碍于仙君在场,只得用眼神疯狂交汇着信息。
“胆气不错,送你个小玩意儿压压惊。”
一道尖细阴柔的声音响起,像极了宫里的掌事太监,这是玉面公子?
苏青之抬起眼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公子缓缓地取下面具,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他高挺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白色长袍红围巾,妥妥文艺男青年的范儿。
而且还是民国时期,上海滩那种文雅公子。
瞧他调/教灵鹿的手段可以得出一个词,斯文败类。
她的耳畔不由自主回想起那首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铛!”
那支紫玉狼毫笔被人夺过摔在地上断成了两截。
“又拿这玩意出来害人,嗯?”
苏青之眼前白光一闪,就见自己身前挡了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高马尾扎的有些歪,腰身线条流畅好看。
这是人家的主场,陈舟你说话还是这么欠扁。
等一下,上次咱俩不是决裂了么?
好看的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愛下-第260章 誰在背後坑害魔界?看書
你这会冲出来又是闹哪样?
“公子勿怪,我二师兄就是急性子,人没坏心眼。”
苏青之拨开陈舟,试图打个圆场,就被陈舟饿狼般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都说姜云有二陶,一公和一母,陶夫人的贤名毁在你手上,真可惜。”
陈舟的语调懒洋洋的,尾音上挑着带了几分讥讽之意。
场上的气氛明显僵起来,玉面公子脚不沾地扭头走了?
惊才绝艳的大人物就这么黯然离场?
陈破舟,你一句话逼退大佬,很酷炫,很狂拽哎。
“树大招风,小心你哪天横尸街头。”
陈舟看着苏青之赞赏的眼神居高临下地补了一句。
她刚酝酿起来的三份感激就被此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这嘴还是那么毒。
一朵有毒的白玫瑰,给我滚远些!
“怀玉,你怎么瘦成豆芽菜了。”
陈大勇像个慈爱的老父亲,一个劲地往苏青之碗里夹着菜。
“咚!咔!”
鸡腿,鸭掌在苏青之碗里还没停留三秒就被陈破舟给截胡了,他一边吃一边还得意地挑挑眉。
这人到底几岁了?
幼稚,贪吃,还无聊。
经过众人七嘴八舌的科普,苏青之拼凑起来一个事,玉面公子是陶夫人的幼子,叫陶过,富可敌国。
这名字有意思,“逃过”一劫?
但听说为人心机深沉,且最喜欢把人藏起来把玩。
果然是斯文败类,大变态。
这难度指数五颗星,自己怎么跟他打探消息?
苏青之满脸愁容,顿时觉得碗里的鸡腿都不香了。
“陶公子,你私自扣押了我的女儿,是不是该给大家一个交代?”
匆匆赶来的陶宗主,鼻青脸肿捂着肿成胖馒头的手怒声说。
“不曾见过。”
主位上的陶过姿势优雅地给冷千杨续点了上好的云霄茶。
“小田肆是你的地盘,不是你藏的又会是谁!”
陶宗主气急败坏,要不是有人拦着,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他。
“我可瞧不上那种货色。”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討論-第260章 誰在背後坑害魔界?看書
陶过说话依然不疾不徐,听得人刺耳至极。
“陶郡主可是姜云国第一美人,瞧不上?”
“就是,那样香艳明媚的妙人儿,依我看不比花掌门逊色呢。”
“听说陶郡主未婚先孕,也不知道那个野男人是谁?”
众人的窃窃私语听得陶宗主心头火起又带了几分不甘。
“苏公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陶宗主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嘉宾席的苏青之。
“好像是这个名字,或许是我记错了。”
正在吃橘子的苏青之被突然点名,站起身一脸迷茫地说道。
陶宗主青筋直跳忽然变了脸色,痛苦扭动着身体喊到:“药,我的药!”
他揪着自己的头发焦躁不安,跟只大青蛙似的趴在众人脚底嗅来嗅去说:“我的红梅香!我要红梅香!”
“熬!”
众人跟躲避瘟疫一般后退了几步,更有胆小的侍女哇哇大哭起来。
“又是红梅香,这东西会上瘾,控制人的精神!”
“太可怕了,短短数日,姜云国有上万民众沾染此毒。”
“一定是魔界那帮龟孙子干的!狠辣至极,毫无人性!”
“就是,如今仙界..妖界..人界都在爆发,为何魔界没有?”
“杀了魔界那帮狗东西,将女魔头苏青之乱刀砍死!”
众人群情激奋阵势滔天,再这么下去,仙魔免不了又是一场大战,真是棘手。
苏青之看着碗里品相上好的金汤肥牛越发没了食欲。
对了,姬无华好像提过红梅香,莫非有关系?
女魔头苏青之一脸疑问地看向师父陈大勇,听他缓缓开了口。
“这是一种熏香,最早是在崆峒地界的花楼发现的,磨成粉掺在纸烟里吸食,蔓延速度非常快,沾染之人吸食上瘾后六亲不认,不过月余人就废了。”
“仙界如今感染趋势激增,这红梅香的价格也炒到了千金一盒。”
怎么越听这玩意越像毒品?
又是谁在背后在坑害魔界,赶紧得联系丹七问问。
苏青之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抠了抠指甲。
“仙君,此事你如何看?”
主位上的陶过端着昆香茶品了品,慢悠悠地说。
“尚未有定论,明日我去魔界一趟。”
冷千杨的视线遥遥地看向苏青之,轻叩了几下案几。
“啊!”
陶宗主狂躁了一会儿终于消停了,被家丁捆成粽子抬出了大堂。
因为这件事,众人都没了玩乐的心思关门闭户呆在屋里打发时光。
趁着仙君与师父陈大勇对弈的间隙,苏青之与寒秋设法见了一面,给她说了目前的情况。
“如今红梅香泛滥,偏偏漏了魔界,这分明是有人拿我魔界当枪使。”
“关于红梅香,我表哥查的如何?可有消息。”
“玉面公子为人古怪,我去接触。”
寒秋沉思着继续说了一个惊雷。
“陶郡主好像从寒冰秘境逃出来了,有人在助她成事。”
“知道了。
苏青之从衣袖里捧出两块桂花酥说:“知道你爱吃,特意给你偷藏的。”
真是个傻孩子。
寒秋接过桂花酥,紧抿着嘴唇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
“唉,小姨你别这样,看的我心里也难受,快吃!”
苏青之抬起衣袖给她拢了拢耳边的碎发,笑咪咪地说。
寒秋破涕为笑,小口小口地吃着桂花酥,像只小松鼠。
苏青之又一次问起那个永远不会得到回应的问题。
“寒秋,我娘亲是不是死了?你有她的画像吗,给我瞧一眼呗。”
“爹爹很想她,我也..很想..很想她。”
明知道这句话会把天聊死,苏青之还是很想问,小姨这么温柔,娘亲一定很美很温柔。
身后没了声音,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刷刷的响声。
寒秋瞬间逃走,而苏青之的身子被拉进一个人的怀里。
这熟悉的七子香,挺拔如松的身材,仙..仙君?!
完蛋了,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苏青之神色大变,后背寒毛直竖,腿肚子开始不争气地打转。
“跑什么,我是恶鬼?”
月光下的仙君脸上笑着,眸子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凝结成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