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討論-第三十二章 賓客匯聚 責難非議讀書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半日之后,大宴准时开启。
神空经行殿,内外皆是宝光粲然,映照百里。遥遥望之,宛若天穹之中一粒明珠。
内外远近,层层叠叠,光华跃然如涌,相应不穷。奇妙的是,如此显赫,却并未给人以繁缛臃肿之感,反而教人觉得清奇妙绝,横亘独出,超然于俗流之上。
正座分为两道。
左首一列乃是地主,圣教嫡传弟子,自利大人,席榛子,摩永工以下,依次成列。
右首乃是宾客,同样也是十余人之数。
其实宴会立意,虽然是清浊玄象之争前的暖场之会。但是这一场,只是“小宴”。乃是以圣教为主,延请一些身份贵重的客人,同样也是与本门嫡传之间的关系,多出一层铺垫。
精华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笔趣-第三十二章 賓客匯聚 責難非議
至于另一场兴师践行大宴,人数在百人以上。规制安排亦与今日不同。须知清浊玄象之争,到底是隶属于妖族定品之劫的争斗。圣教虽然居中调节,反客为主,但是宴会上的席位,自不会如此布置。
未过多时,一众宾客,翩然而至。
右首之上,玉离子坐了首席。
她动作不紧不慢,缓缓来到席间落座,目光似乎散而未凝。无论仪态心境,似乎都十分松弛。
但是她禀赋道韵之所在,自有一种不同凡响的积威。她一旦落座,左首边十余圣教嫡传,心中自然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次席由御孤乘坐了。
御孤乘的相貌面容,却与从前大为相异。
双颊鼻梁以上,额头左右,尽是一种奇特的银色,似乎尚处于流动之中,漫卷无休。
须知御孤乘肤色本略显赤黑,如此形成对比,倒像是脸上绘了一具脸谱。
待其坐定之后,身躯凝立不动。他面上那流动的“银色”似乎也渐渐稳定下来,愈来愈小,最终所缩成一个银色的“点”,凝结于眉心处。
左首席榛子的席位与他正相对。
此时,席榛子眉头微蹙。
以道行高下而论,席榛子相距御孤乘自然有相当差距。但是席榛子却别有柔心妙意,刚健难折。此时她心意流动,似乎隐然生出一个念头——
对坐的这位巫道嫡传,功行神通又有非凡进益?
人氣小說 萬法無咎-第三十二章 賓客匯聚 責難非議推薦
二三十载前乌兰河上一战,席乐荣、李云龙、玉离子皆是当面迎战,席榛子亦能得见。唯有御孤乘,却是远远避开。
与那位“轩辕怀”一别之后,御孤乘便结庐而居,深入简出。他今日变化,是否与此事有甚关联呢?
然而,此时此刻,这一道长席之上,除却利大人寂然不动外,便只有席榛子神游于外,所思所见,与常人不同。其余自摩永工以下各位嫡传,似乎都发现了什么要紧事,目光游移,逡巡不定。
其目力所及之处,似乎落在对面席上几道牌符上。
三、四席是李云龙、席乐荣坐了。
李云龙身上那奇异的圆球,已不复见。如今形貌,与余人无异。
就在此时,大殿之外,两道祥光一落,降下两人。
左手边这人,身量魁伟,肤色微微呈现淡金色,身着仿佛锡纸的银色衣袍,棱角分明。
他右手边这位,身量竟还要较他高出两寸,只是身形略显瘦弱,看着不免有些单薄。其人清眸隆鼻,面目白皙,着一身水蓝长袍,好似有三分文士之风。
上首席位处,原本神思游离的玉离子,豁然定睛望来,朝着身着锡袍的这人微一点头。
锡袍人不敢怠慢,举手为礼。
这位锡袍人非是旁人,麒麟一族嫡传,林弋是也。
玉离子朱唇微动,不知神识传音说了些什么,便重又闭上双目。
麒麟一族林弋,是她寻来的强援。
其实玉离子并未于此太过用心,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凤凰一族与麒麟一族虽有交往,但是也谈不上关系如何亲密。当初与林弋结识,此人勃然振作的挑战之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圣教一方既主张广结强援,玉离子便姑且一试。左右花费一些代价,尝试延请之;若是不成,也无甚损失。
岂料林弋听闻敌我两方人物形势,竟毫不犹豫、决然加盟,倒是果决得很。
林弋施施然往席乐荣下首处坐下。
只是林弋身旁同伴,那位身量极高之人,正要入席,目光瞥见席上牌符,却不由止住身形。
凝立良久,只听他大声言道:“果真是英杰汇聚。看来武某于诸位而言,也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之人罢了。”
不悦之意,跃然言表。
此人相貌似乎柔弱,其实锋锐之极。
林弋转身一望,眉目微动,显然也有三分诧异。
秋礼心中一沉,暗道“果然还是来了。”
身形高瘦、宛若文士之人名为武铉熙,也是有大来头的人物——
玄武一族第一嫡传。
就如真龙、凤凰二族关系紧密一般,麒麟、玄武两族,亦有甚深渊源。林弋加盟之后,未过数月,便寻到了这位玄武一族嫡传武铉熙,据说二人有不菲交情。
此时此刻,林弋位居五席;而铭刻了“武铉熙”的牛角牌符,却并非立在第六席。
也非第七、第八席。
直至九席之上,才清清楚楚镌刻着“武铉熙”三字。
至于六、七、八三席,其上未着文字,却似随意以墨汁泼洒,铺满了凌乱的墨点。
若说这是“文字”也可,只是其中品类,却与仙门道宗之上的通用文字截然不同。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半日之前,秋礼得知此事原委后,心中也有几分腻歪。
好看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笔趣-第三十二章 賓客匯聚 責難非議看書
修道之人,本当自在高妙,脱略形迹。这些繁文缛节、人情练达上的琐事,以心意剖之,自然而然便能和谐,这是至善之境。到了如此层次的人物,为这些琐碎事扯皮,实在是太着相了。
武铉熙他也结识不过十日,至今只有两面之缘,并不相熟。
摩永工、霍远峮等人,也是神态各异,但到底未有一人出言。
他们功行在武铉熙之下,自然不能准确衡其道行战力到了何等层次。只是凭着模模糊糊的感应,依稀能断定这位玄武一族嫡传,同样是妖族之中非同小可的人物。
较之林弋或许略逊;但是大致评断,似乎也不在隐宗那头妖族两大头面人物——马援、孔萱之下。
其实他们这份感应甚是精准。
若有《三十六子图》对照,此人位列三十一位,较之马援还要靠前一名。
无论是自家功行,还是背后族门地位,妖族序列之中,武铉熙都当得上仅在玉离子、李云龙、林弋之下的位次。
哪怕在圣教诸位嫡传心目中,较武铉熙更强者,又岂能一口气寻出三位来?
这是决然难信的。
武铉熙发难之后,见无有回应,林弋平静接话道:“如此英杰,林某亦想见上一见。”
声援之意,十分明显。
利大人眉头一皱。
妖族与仙门中人行事,果有差异。若是他易地而处,自当不动声色,观明虚实再说。但这位武铉熙心中不满,便直接说了出来。
他心知内情,这位武铉熙乃是因林弋的私人交情加盟。玄武一族,并未真正表明态度。其后尚大有可堪争取之处。今日之事,是要给他一个交代的。
不止是秋礼。纵然是利大人自己,此时心中也有两分恍惚。这些论争席位座次高下之事,出现在这种场合,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几乎便相当于年过五旬之人,一齐搓泥丸、打水仗、过家家耍子一般,十分滑稽。
只是利大人深明上下贯通之理,既来之,则安之,不若秋礼抵触心那么强罢了。
他略一沉吟,正要开口解围,却已听见一道平和正大之声在大殿之中响起:“不错。这三位非凡宾客,武道友马上就会见到了。”
此言看似是附和,但是其中锋芒,却是宛若实质。
李云龙!
武铉熙略一沉吟,不敢大意。
他发难之意,本是对着圣教。没想到却是李云龙冒了出来,兜住场面。当即沉声道:“这三位虚席以待者,是龙族中人?”
李云龙淡淡一笑,颔首道:“正是。”
武铉熙面色微变。
他行事虽果断直接,但并非轻率无谋之人。
孔雀一族中有衡量孔萱器宇座次的秘法,玄武一族中,亦有相似秘术。
武铉熙心中有数,自己在这一代的妖族之中,论后劲潜力,名列三四位之间。
这就是他发难的底气,道理之上的依据所在。
列席第九,定不公允。
见接话的是李云龙,他奶海中忽然想到一事。
据说龙族断界之法,已然高明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几乎足以暂时切断和整个大世界的联系。若说所谓座次,不包过龙族在内……也是有极大可能的!
如今龙族既然入局,那这名次便难以定准。
但是武铉熙转念一想,若说龙族之中除却李云龙之外,尚有三人道行在他之上……
这也太过匪夷所思!
决不可信。
只是正在他念动之际,三道光华,不徐不疾,落入殿中。
然后这三人除却与李云龙似有神意传音外,于旁人竟完全熟视无睹,径直越过武铉熙,自六、七、八三席上坐下。
席间之人,除却李云龙面色泰然自若外,其余都都不免有三分惊讶。
因为……
这三人中,竟有两人与李云龙面目极为相似,几乎便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显出差别,不过是一人面色微微发青,一人略微泛黄而已。
至于另外一人,依旧与李云龙有五六分枯死;只是她是女子之身,自然显出差别,不至于雷同。
此女看似双十年纪,身着淡白绣服,但是其上隐约可见金梁引线,似乎撑起了半似铠甲的架子。顾盼之间,别有一股英姿勃发之韵味。一身非凡气度,较之李云龙竟也不逊色多少。
利大人眉头一皱。
以李云龙的智识道行,做出布置,自然周全。
虽然利大人心中着实不敢相信,龙族中能另外遣出三人,道行皆在武铉熙之上。但李云龙既如此安排了,那么多半便是真实的。若是如此,二次清浊玄象之争又得强援,利大人心中也甚是振奋。
但此时观之,这位女子大为不凡,似乎的确在武铉熙会上;但是另外两人,虽同样是第一流的人物,若要和武铉熙称量,只怕稍有不如。
李云龙的安排,似乎显得有些霸道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