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笔趣-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報仇讀書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师兄我也没打算活了啊。”
剑痴幽幽的来了一句,接着又说:“这些年来,我活着觉得没意思透了,总是想到太元宗还没有灰飞烟灭时的情形,觉得早点死了,说不定还能在黄泉路上追上老家伙们,我还能骂他们一顿出出气。”
他这么光棍,让那个刀锋架在脖子上的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人家本来就想死了,还不能让他说出真心话吗?
“太元宗就算是日薄西山,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却在至尊之威的压迫下,举宗血祭,为了成全至尊们的私心,死得不值啊!”
这一番话,是剑痴发自肺腑的,一发而不可收拾,“我就想在黄泉路上追上那些老家伙,问问他们,为什么就出不了一个至尊,他们要是争一点气,全宗上下就不至于只剩我们几个孤魂野鬼了!”
今天剑痴找了这间茶楼,跟师弟刀狂曝料,一开始自然是受殷东指使的,到后来他内心里压抑已久的恨意,如山洪暴发,到了现在,他的声音里就散发着无尽的怨与恨。
剑痴一向锐利的眼眸,就像岩浆在喷发,赤红一片。
“不成至尊,都是蝼蚁!可是我们真的还有机会成就至尊吗?”
剑痴嘲弄一声,又无比痛苦的说:“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想到当初举宗血祭时的场面,那么多的同门,如同飞蛾扑火,可是飞蛾终究死在了他们的梦想之中,而我们的同门呢?我冷眼看着他们送死,却冷血的没有去阻止!”
刀狂本来是陪着演戏的,这时候不知是戏精附体,还是真情流露,竟然泪流满面,一拳捶炸了桌子,痛苦的嘶吼:“师兄!不要再说了,说再多,也是他们蠢,自愿送死!”
“师弟,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剑痴又是一叹,黯然道:“蝼蚁尚且偷生,他们怎么可能自愿送死?骗人的鬼话罢了!死的时候,他们脑子是不是清醒的,或者是不是被镇压了,只有天知道。”
围观者之中,有人喝问:“剑痴,你是非要往至尊身上泼污水了!”
“切!是不是泼污水,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暴虐的赤云至尊,风流成性的风月至尊,杀人如麻血屠至尊,在太元宗等宗门举宗血祭时,他们有没有去过那些宗门,怕也是瞒不了的吧?”
剑痴现在是豁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直接点明了是出动了哪几位至尊。
“或许在场的不少小虾米还在庆幸,还好有太元宗那些宗门大只的蝼蚁,给你们挡了灾。可你们高兴得不要太早了,如需血祭亿万生灵,或者十亿,百亿的生灵时,至尊们不会心慈手软,而你们,必然就是其中一只。”
“该死!”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 季小爵爺-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報仇推薦
“闭嘴!”
两声暴吼,同时响起,一个是被刀架脖子的男子,另一个是刚楼梯口冲上来的人。
刀光一闪。
被刀架脖子的男子,头被削断,无头尸冲起的血泉,喷在剑痴脸上,身上,他却屹然不动,冷漠的看向刚从楼梯口冲上来的一群人。
“江大少从中域跑到这座南域小城,不会是为了区区在下吧?”
剑痴嘲讽的问了一声,又道:“我们这些孤魂野鬼的行踪,不是一直都有人专程向你定期汇报吗?”
被剑痴盯上的江锦源脸色一沉:“剑痴,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竟然会听到你当众散播谣言。”
“谣言?你能摸着良心说这两个字吗?”
剑痴深恶痛绝的看着对方,冷笑一声,逼问:“我说的哪一个字,不是实话?江锦源,人可以不要脸,但,不要太没担当了。你们做得,还怕别人说吗?”
“你找死!”
江锦源一声咆哮,整个茶楼都在震荡。从他身上爆发的气势,伴着他拍出的一道掌影,朝剑痴镇压而去。
“谁死,还不一定呢!”
剑痴忽然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笑得很冷,没有温度。
下一秒,他扬剑劈出,一剑爆发出无比璨然的光芒,恐怖剑威疯狂爆发,带着撕裂一切的锋锐,破空而去,劈向江锦源。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 起點-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報仇相伴
“剑痴,你敢对本少动剑!”
“放肆!江少是至尊弟子,你敢!”
没等那两声惊吼落下,剑痴笑了一声,轰!
剑芒劈在江锦源身上。
江锦源也是暴吼一声,掌影击中剑痴,有如魔焰焚世,在剑痴身上炸开,一股黑色火焰蔓延,瞬间剑痴身影覆盖。
“不好!”
刀狂大惊,要挥刀来救,却被江锦源身边的人拦住,一位位强者纷纷出手,刀光剑影将他困在其中。
狂暴的气浪疯狂四冲,茶楼的震荡愈加的厉害,吓得那些茶楼中的客人疯狂逃窜,却没等逃出去,就被剑芒或者黑色火焰撞上,暴毙当场。
“剑痴,束手就擒吧!”
江锦源暴喝一声,透着高高在上的意味。
“不可能!”
剑痴强势回应。
“你们这些废物,当年逼得我太元宗举宗血祭,今天又想斩草除了吗?还想让我们束手就擒?做梦!”
刀狂愤怒咆哮,不甘心的嘶吼。
“到了今天,还想让我们束手就擒?笑话!”
剑痴冷漠的声音随之响起:“我太元宗那些屈死的同门,他们不允许!这天地染血,染了我太元宗的血,总有一天,太元宗弟子会让你们血债血偿!”
除了他们师兄弟,其余宗门幸存弟子,都已经送去东荆城,前往蓝星白山基地参军,以后就是华军战士,他们会在蓝星成长起来的!
太元宗举宗血祭,这仇,他一直记得!
他一直不甘。
这一个大世界,欠了太元宗的。
当初的血祭,本来可以不必有太元宗的,就因为江锦源盯上了太元宗的镇宗底蕴之一的魔神雕像,他想获取魔神传承,才会让江家老祖提议加上太元宗。
太元宗毁灭!
魔神雕像落到了江锦源的手里,被他得到了魔神传承,还被风月至尊收为亲传弟子,江家因此水涨船高。
江锦源跟他背后的家族,是汲取了太元宗的血,踩着太元宗弟子的累累白骨,走向繁花锦簇的荣耀之座。
这仇,岂能不报?
剑痴最想杀的,就是江锦源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