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權寵天下-第1536章 許久不曾那麼瘋狂閲讀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妯娌们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儿,便坐在凉亭里说话,还叫人去请了公主过来。
公主心疼婆母,今晚婆母一时高兴,多喝了一杯,她忙着去照顾,伺候婆母睡下了,这才赶过来。
“嘻嘻哈哈的,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公主来了,见大家笑得脸色都绯红,不禁问道。
袁咏意笑着道:“你二嫂,说污话上瘾了,我们转话题都转不过来,她还是固执地要说。”
“哦?”公主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这几日老夫人过来给我婆母诊脉,调理身体,便听得她吩咐药童去孙王府改一味药,说二哥吃了有日子,需要换一味药了,我以为二哥身体不适,便问了老夫人,老夫人说二哥是要调理那方面,或许是要再生个孩子呢。”
大家诧异地看着孙王妃,见她顿时窘迫起来,不禁都笑了,容月笑着呸了她一声,“怪不得总说这事呢,原来真是夜夜当新娘子。”
“二嫂,你想再生吗?”袁咏意问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第1536章 許久不曾那麼瘋狂熱推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笔趣-第1536章 許久不曾那麼瘋狂分享
孙王妃红着脸白了大家一眼,“什么啊?我还生什么生?都这年纪了,再生不怕被人笑话吗?老蚌生珠啊,你们问瑶夫人,她和毁天才成亲不久,毁天没孩子,要不要生一个?”
瑶夫人淡定地道:“毁天早把孟桐和孟悦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我生与不生,他都不在乎。”
“你也不老,还能生!”袁咏意道。
“随缘,但我们说了不生!”瑶夫人道。
众人笑笑,看着元卿凌。
元卿凌头皮发麻,“我还生?杀了我吧!”
“你确实不用生了,在生孩子这方面,你都笑傲北唐了。”容月打趣。
孙王妃见话题扯到了元卿凌的身上,顿时又热络了起来,“对啊,你便要生也生不出来了,老五如今忙得很,怕是顾不得那事了,且到底年岁也上来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
“又来了,救命啊,我老五怎么就老了啊?真是被你气死了。”元卿凌笑得都快打跌了,谁来封住孙王妃的污嘴啊。
優秀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第1536章 許久不曾那麼瘋狂讀書
大家都怼孙王妃去,孙王妃油盐不进,怎么都能把话题给转回去。
元卿凌笑着,想起自从孩子们去了现代,她和老五确实是很少那个了,就除了她回来那一晚。
她侧着头,以往便是再累,老五总不忘记这事,莫非真的力不从心了?还是老五老了?
本只是玩笑话,却让元卿凌正视起这件事情来。
男人们说完话之后,也派人来通知说要散了,诸位女眷纷纷出去,走向自己男人的身边,告别之后,各自散去。
在回程的马车上,车内有一盏灯,照着他清隽的面容,宇文皓半眯着眼睛,执着元卿凌的手,似乎沉思着什么,元卿凌也不打扰他,只静静地看着他。
老五是瘦了一些,也有些憔悴,但是绝无苍老之色,眉目往上提,抿唇的时候,法令纹也不见,俊美依旧,气度依旧,哪里老了?
元卿凌很不甘心孙王妃这么说老五,这老痞子,真是越发地没谱了。
老五睁开眼睛,黑瞳倒映着她的俏脸,深邃而情浓,“怎么盯着我看也不说话啊?”
他执着元卿凌的手,很是用力,指腹摩挲着她的掌腹,眼底情动,凑了过来,在她唇上点了一下,“你的眼神,似乎有些怨言,是不是二嫂说了什么?”
元卿凌睁大眼睛,“啊?”
耳朵真灵。
宇文皓笑着,唇角扬起,“我们才打趣了二哥,这老小子吃着药呢,说是要孵蛋,二嫂惯常说那些话,我又不是不知道。”
元卿凌笑着,“二嫂的污,真是人尽皆知啊。”
他伸手抱了元卿凌过来,耳鬓厮磨,“最近我确实是有些为孩子的事烦心,想他们了,不是故意冷落你。”
“我又不是……”
热唇封住了她的话,双手往她腰间一抱,把她整个抱在了身上,一通热烈的亲吻,使得马车内急剧升温。
到底还是没出格,还记得这是奔驰着的马车,宇文皓温柔地为她整理着半开的衣衫,为她压好发髻,再亲了她俏粉脸颊一下,眼底的火焰没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快到家了。”
元卿凌伏在他的怀中,脸颊发热滚烫。
回到宫中,瓜瓜已经睡着了,夫妇两人蹑手蹑脚地进去瞧了她一眼,睡着的孩子,真像天使啊,痴痴地看着竟也舍不得离去,想凑过去亲她一下,又怕惊醒了她。
最后,两人执手离开,回了殿中去。
因喝了酒,发了汗,便拿了衣裳去沐浴。
宫中有汤泉,距离啸月殿也很近,夫妇两人不要绮罗和绿芽跟着,牵手前往。
汤泉里冒着氤氲雾气,脱了衣裳,滑入水里,宇文皓双手抱上她的纤腰,把她拉近自己,贴在身上。
自从登基,便很少有这么甜蜜相对的时刻,无法熄灭的火焰在眼底不断地升高,宇文皓吻住她的唇,从唇上一路点火,到了下巴,再绕到……
元卿凌闭上眼睛,感受着比汤泉水更温热的火焰,把她整个点着了,双手抱着他的颈脖,感受他坚而有力的臂弯勒住自己。
整个汤泉池里,充斥着浓情蜜意,化不开,一浪浓似一浪。
最后,是宇文皓抱着元卿凌回殿的,殿中绮罗留了灯,他遣了所有人离开,把元卿凌放在床上。
泡过温泉,元卿凌浑身的皮肤都透着淡粉,叫宇文皓移不开眼睛,俯身去,又是一番厮磨恩爱。
许久,两人才分开,气息微粗,宇文皓还执着她的手,侧头去看她,眸子深深,“都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能让我如此着迷?”
元卿凌侧身,投进他的怀中,温度还没冷却,恩爱过后的拥抱总格外温情,听着老五这句话,她真觉得特别的幸福。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两人虽有些疲惫,但却不想睡觉,两人说了好久的话,从以前说到现在,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只提两人相处的趣事。
到了差不多三更天,两人才相拥入睡。
翌日不是早朝日,宇文皓可以起晚一些,但是,再晚也不能超过辰时,免得老臣子们又要嚷嚷了。
元卿凌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想起昨晚的疯狂,唇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披衣而起,她今天不想去医署了,在宫里好好陪陪女儿,等老五回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