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笔趣-973章 結案推薦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来自未来的神探
“张腾冲。”
韩彬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在本子上记下,“他是干什么的?你们俩怎么认识的?”
“他是我以前的工友,我们也是在工地上认识的。”
“他现在在哪?”
“出国打工了。”
“去的哪个国家?”
“澳洲。”
“是正常渠道吗?”
马山耸了耸肩,“这我就不清楚了。”
“你怎么加入的ruavjia公司?”
马山道,“一次偶然的机会吧,张腾冲出国后,也会偶尔联系我,向我介绍了这个网站,还说如果我缺钱的话,可以去网站申请当杀手。还说这在国外很常见,就跟应聘普通的工作一样。
一开始,我也没怎么相信,就是抱着玩的心态,结果还真被网站应聘了。就算那个时候我也没太当成一回事,直到后来这个公司开始给我发钱,一开始是每个月发五千,后来是每个季度发两万,过年还有两万块钱的年终奖。
我当时都懵了,还什么都没干就给发钱,一年加起来有十来万,这比我以前打工挣的都多。他们要求的很简单,就是给我发了一个学习手册,让我按照上面的知识训练,其实我要想偷懒,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说实话,我心里也有些不踏实,我从小到大就没过什么好日子,根本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心理反而有些害怕。
果然,前段时间陈三目联系我,让我去杀张浩楠和贺俊,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精彩都市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ptt-973章 結案相伴
韩彬思索了片刻,“你和张腾冲为何要杀姜素丽?”
“张腾冲和姜素丽老公认识,我记得好像是叫唐文耀,以前,他们两个也在一个工地上打过工,有一次喝酒的时候,唐文耀就开始抱怨说姜素丽吃里扒外,居然打他家拆迁房的主意,还说要是敢将房子给了那个野种,就把姜素丽杀了。
张腾冲就听到心里去了,就带着我干了这一票,还从唐文耀那弄了十万块钱。”
韩彬道,“说一下你们的作案经过。”
马山回忆道,“我们提前去唐文耀家踩过点,也知道唐文耀家有个地窖,那天下午我们翻墙进了唐文耀家,将姜素丽抓进了地窖里,把她固定在椅子上,剪断了她的舌头,堵住了她的嘴,让她在地窖里自生自灭。”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笔趣-973章 結案看書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線上看-973章 結案分享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唐文耀雇佣杀妻?又是怎么支付的费用?”
“现金支付,为了避免唐文耀不认账,张腾冲当时录音了。”
“录音材料放在哪了?”
马山犹豫了一下,“跟作案工具一起掩埋了。”
“埋在哪?”
“南塘村村北,有一个小公园,我们将作案工具埋在公园里了。”
“公园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好像没名字吧。”
“具体埋在公园的什么位置了?”
“那公园有个假山,也算不上假山,就是一个大点的土坡,上面修了个亭子,我们在山坡的东面挖了个坑,就埋进去了。”
“都埋藏了哪些东西?”
“刀子,剪子,带血的外套,移动硬盘,手套,其他的我也记不清了,张腾冲才是主谋,我就是打打下手。”
韩彬追问,“你觉得张腾冲和ruavjia公司有没有关系?”
“我不清楚,之前我也怀疑过,但他不肯承认。他说是因为杀了人,才会对ruavjia公司感兴趣。之后我也没发现他和ruavjia公司有直接联系。”
韩彬陷入了思索中,他一共接触过两个ruavjia公司发人员。
一共是朱晓红,另外一个就是马山。
朱晓红加入ruavjia公司的过程很明确,她以前的同事毛小芳推荐她加入了这个公司,可以说是熟人推荐。
毛小芳算是朱晓红的领路人。
在韩彬看来,张腾冲扮演的角色和毛小芳类似,只是要更加隐晦一些,杀害姜素丽更像是一场试炼,后面的申请只是一个过程,否则哪个公司也不傻,不会轻易的给你发钱。
当然,这些都只是韩彬的猜测,张腾冲已经跑去了国外,想要证明这一点很难,当务之急还是将案件理清。
拿到马山的口供后,韩彬和朱家旭分兵两路,韩彬带着马山寻找作案工具和录音,朱家旭带人抓捕唐文耀。
去的路上,韩彬多少有些担心,毕竟已经时隔两年,谁也不敢保证埋藏在地下的作案工具是否遭到了破坏。
韩彬第一时间赶去公园,公园里也有一些散步的人,都是居住在附近的老人,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公园很快被清场、警戒。
在马山的指认下确定了大概的位置,韩彬带领队员在现场挖掘,技术科的人在一旁指导。
十分钟后,一组队员发到了疑似作案工具的物品,外面用编织袋装着,已经有些腐烂了,里面有两件男性的外衣,衣服里面似乎还包裹着东西。
马山看到这些东西后,头立刻耷拉了下来,“是,就是这。”
韩彬松了一口气,挥手道,“将现场交给技术科的同事。”
很快在技术科队员的专业操作下,一件件作案工具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了这些铁证,尘封两年的案件也宣布告破。
……
翌日上午。
市公安局会议室。
副局长冯保国坐在主位上,丁锡峰和韩彬坐在两侧。
市刑侦大队二中队的队员都参加了这次的会议。
随着案件嫌疑人陆续归案,这起复杂的雇佣杀人案也进入了结案阶段。
会议开始,冯保国说道,“针对这个系列案件,市局的高层一直在关注,为了避免给一线调查人员更多的压力,我很少参加案情总结会,但也一直通过各方面渠道了解案情,对案件的进展还是比较清楚的。
这次是本案的最后一次案情总结会,我在这里代表市局的领导向大家说一声‘辛苦了’。”
“啪啪……”众人鼓起了掌声。
丁锡峰接着说道,“这次能够成功侦破案件,除了一线队员的努力,同样离不开市局领导的支持,我这个位置算是承上启下,看的比较清楚,如果没有市局领导做后盾,我们的调查工作也很难顺利开展。”
韩彬笑道,“大队长说的是,我代表市刑侦大队二中队的队员感谢两位领导和市局各位领导的支持、帮助。”
冯保国笑道,“我会转达大家的谢意,行了,咱们正式开会吧。”
丁锡峰给韩彬使了个眼色,“韩彬,你来说吧。”
“是。”韩彬组织了一下语言,朗声道,“之前的案情大家都比较了解,我就不多做赘述了,我说一下最新的调查进展。
马山承认了自己是ruavjia公司的一员,也承认了雇佣杀人的事实。其中姜素丽被害案又有些特殊,还有另外一名凶手叫张腾冲,我们怀疑他有可能也是ruavjia公司的一员,只是目前还没有证据,只知道这个人去了国外。
还有一点,姜素丽被害案现场遗留的指纹和马山的指纹不符,所以那枚指纹很可能是张腾冲留下的。
姜素丽被害案的雇佣者是她的老公唐文耀,在充足的证据面前,唐文耀昨天已经招认了,他确实认识张腾冲,也确实支付了一笔所谓的‘雇佣金’,但他依旧拒绝承认自己雇佣杀人的事实。
用他的话说,有一次他和张腾冲喝酒,的确说过想要杀死姜素丽的话,只不过那都是醉话,他也没想到张腾冲会当真,更没想到张腾冲会杀人。事后张腾冲以此为威胁,他不得不拿出一笔钱息事宁人。
至于这一笔钱的来路,据唐文耀自己交代,大部分是他自己存的,还有一部分是从亲戚那里借的。因为唐文耀和姜素丽是半路夫妻,唐文耀并不是很信任姜素丽,也一直在藏私房钱。当年负责查案的城南分局并没有查到这笔私房钱,也就没有怀疑到唐文耀。”
冯保国问道,“唐文耀雇佣杀人的事实是否成立?是否真像他说的一般都是醉话?”
丁锡峰接着说,“那段录音我也听过,唐文耀的确是喝了酒,两人也是在酒场上说的。至于是否是醉话,外人也不大好判断。但有一点很关键,事后唐文耀没有报警,而是选择了支付雇佣金,这就显得十分可疑。别管他是出于何种目的,从结果来看已经形成了雇佣关系。”
韩彬附和道,“不错,唐文耀也承认事后给了张腾冲和马山十万元钱,我们也跟唐文耀借钱的那个亲戚核实过了,确有其事。”
“查清了就行,至于最后如何判决,那就是法院的事了。”冯保国翻了一下笔记本,问道,“ruavjia公司查的怎么样了?”
丁锡峰答道,“技术科的人翻墙上了外网,通过朱晓红提供的线索,他们的确查到了一个ruavjia公司,这家公司的iP地址都在国外,很难追踪到具体的线索,已经超出了咱们市公安局的追查能力。”
冯保国皱眉道,“我会上报给省厅,对了,另外两个ruavjia公司的成员查清了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韩彬答道,“身份已经查明了,也查到了他们的出入境记录,毛小芳2017年去了澳Z。张腾冲2019年去了澳Z,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们在国外的行踪暂时查不到。”
冯保国叹了一声,“整理一下他们的卷宗,我会向省厅上报,请他们协助通缉两名在逃人员。”
“是。”
冯保国整理了一下面前的文件,难得露出了一抹笑容,“这起系列雇佣杀人案你们二中队办的不错,市局领导决定给你们申报一个集体二等功……”
一听这话,队员们立刻兴奋了起来,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立功不仅代表着荣誉,同样代表着奖金。
“咳……安静点,冯局还没说完呢。”丁锡峰板着脸。
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冯保国不以为意,脸上还挂着笑,继续说,“这段时间大家都没有休息,等结案后,大家可以轮休几天。具体怎么安排,你们市刑侦大队自己协调。”
话音落下,在场的众人又兴奋了,这段时间高强度的查案把大家累得不轻,自韩彬以下哪个队员不想睡个懒觉、看场电影、好好放松放松……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