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愛下-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唯一的王!分享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宋靖沉默着。
他望向楚云的眼神,也异常复杂。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他更加没想到,宋家会沦落至此。
他宋靖,会沦落至此。
当仆人?
他一向都是主人。
从他出生,他的起跑线就高过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人。
直至他能够自由地进出红墙。
再到某个阶段。他甚至在红墙内,都是近乎领袖一般的存在。
李谪仙?
不过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傻子。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他亲手教的小角色。
而他宋靖,是连许多长辈,许多大人物都认可的青年才俊。
可现在呢?
他私下,被李谪仙扇过巴掌。
当众,更是被李谪仙打落了满嘴牙齿。
颜面尽失,尊严全无。
如今,他甚至要当一个听起来就很卑微的仆人?
这一夜,他的内心做了无数的心理斗争。
他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念头和想法。
但最终,他选择了接受这一切。
因为他知道,父亲为他留下的这条路,大概便是最好的道路。
也只有这条路,是行得通的。
“不懂的地方,还请你多多指教。”宋靖抿唇说道。努力调整着内心的翻滚,以及挣扎。
“我会的。”
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唯一的王!熱推
楚云淡淡点头。
起身道:“你好好养伤。外面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
“当然,你似乎也没什么资格多管。”楚云说罢,推门而去。
……
这几天。
李星辰的心情十分的复杂。
他眼看着红墙内外乱作一团。
长老会对宋家的态度,也愈发恶劣。
以沈老为代表的长老会成员,更是将宋世英当成其心可诛的背叛者。
李星辰的内心,很不稳定。
他很清楚,红墙内,凛冬将至。
洗牌与风暴,将同时到来。
宋世英,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非结束。
这天下午。
是李谪仙被囚禁的第五天。
李北牧那边,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只有李景秀,在李谪仙被囚禁的第三天,曾打来一个电话。
一个不痛不痒,也根本没有实际操作的电话。
李星辰知道,在时机成熟之前,李北牧不会有任何动作。
但红墙内的动作,却频发着。
而李星辰,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暗潮在疯狂地涌动。
在肆无忌惮地扩张——
他知道,用不了多久。
这场积攒已久的风暴,即将爆发。
那所爆发出来的威力与杀伤力,是连李星辰都感到惊悚,感到畏惧的。
那将会牵连所有人,无一幸免!
沉思的李星辰终于拿起了是桌上的电话。
他无法对李北牧的决定,做任何改变。
但他还是忍不住打了过去。
漫长地等待之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电话那边,响起的是李北牧平淡而威严的嗓音。
从小,他就惧怕而敬畏这个强大的大哥。
他什么都比自己强大。也更受父母的喜欢。
不论做任何事儿,李星辰都自愧不如。哪怕他再努力,也无法跟上大哥的脚步。
那种无力感,那种差距大到无法追赶的压迫感。
让李星辰一度感到窒息和绝望。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李星辰皱眉说道。“你就打算让这件事继续发酵下去?你就没想过怎样才能把李谪仙弄出来吗?”
“没想过。”李北牧说罢,继而反问道。“有这个必要吗?”
“他是你的儿子。”李星辰沉声说道。“是你唯一的血脉。”
“如果我的儿子只是一个废物,那我不需要。”李北牧毫无感情地说道。
如果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自然也不会经不起这点风浪。
和李北牧这么多年的经历比起来。
李谪仙所经历的这点挫折与苦难,又算得了什么?
李星辰沉默了。
面对李北牧这样的强硬回答。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任何情况之下。保持理性与冷静。”李北牧忽然开口,似乎在提醒李星辰。“宋世英,只是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势力会卷入。而你,只需要站在一旁看戏,惺惺作态一番,就够了。”
“保存实力。”李北牧说道。“未来的红墙,会大变样。”
李星辰犹豫了一下,迟疑问道:“你还有更大的野心?”
“人活着,就是靠野心支撑着。”李北牧说罢,反问道。“一个人如果连野心都没有了。还有活下去的意义吗?”
李星辰哑口无言。
却是大实话。
野心,便是追求,是夙愿。
如果一个人活着连追求都没有了。
那与死人,又有什么分别?
李星辰终究还是挂断了电话。
就像他打这通电话之前所设想的那样,他没有任何能力劝说李北牧。
他也没有这个资本。
他能做的,仅仅是以一个叔叔的身份,去关心一下李谪仙。并排解一下自己的困扰。
但很显然,这通电话并没有任何意义。
李北牧依旧如山峰一样,岿然不动。
李星辰挂断电话之后,离开了书房。并在红墙内散步。
走着走着,他不经意间,便来到了官家。
那个诞生了一门三杰的顶级豪门。
可如今的官家,却是无比的落寞。
甚至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李星辰本想离开。却在官家门口,看到了一道身影。
優秀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唯一的王!展示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唯一的王!分享
优美都市言情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唯一的王!讀書
一道苍老,且充满了落寞气息的身影。
官惊雷。
官世恒的父亲。
如今的官家掌门人。
他的女儿,死了。
他的儿子,也已经废了。
他甚至没有足够的能力为残废的儿子做太多的事儿。
现在的官家,死气沉沉。
在很多人眼里,便只是在等待退位让贤而已。
“怎么来了,也不进屋坐坐?”
官惊雷开口了。
嗓音低沉,略显嘶哑。
他还在位子上,工作是不可避免的。
但他还能做的事儿,却已经不多了。
也已经没有那心气了。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唯一的王!熱推
人一旦没了心气,整个人就会显得衰败,落寞。
“怕打扰你。”李星辰笑了笑。说道。
“我现在怕的,就是没人打扰我。”官惊雷挥挥手,邀请李星辰进屋。
客厅内。
茶水煮上,点心小吃也摆满了。
官惊雷挥退工作人员,神色平静地点了一支烟:“现在全世界都乱了。你看起来状态还不错。”
“我的内心,早就风雨飘摇了。”李星辰苦笑一身。“只是我没有办法做太多事儿,反而显得像是一个局外人。”
“你不能做太多事儿,只是你太敬畏你那个大哥而已。你总是觉得,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大哥帮你争取的。”官惊雷说道。“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
李星辰闻言,却是忍不住皱眉道:“老官,有什么话想说,就直接说吧。没必要阴阳怪气。”
“你觉得,我还有阴阳怪气的心思吗?”官惊雷反问道。
“那你想表达什么?”李星辰说道。
“李家,是你的。不是李北牧的。”官惊雷说道。“你替他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欠再多人情,也还清了。你没必要苦恼。更没必要因为他的存在,而耽误你自己的事儿。其实你真的以为,你在外面的事儿,能瞒住李北牧?”
李星辰闻言,神情陡然一沉:“连你也知道了?”
“你的隐蔽工作做的的确不错。可这世界上,真的有不漏风的墙吗?”官惊雷说道。“连我都瞒不住。你觉得能瞒住李北牧?”
“他并没有和我提过这件事。”李星辰抿唇说道。
“只要你不曝光,他是不会介意的。”官惊雷说道。
“或许就算你曝光了。他也未必会介意。”官惊雷说道。“只要李家,只有他儿子李谪仙一个后代就行。”
“看来你知道的倒是不少。”李星辰吐出一口浊气。
“我坐在这个位子,若是什么都不知道,都不了解。我还能坐得住吗?”官惊雷说道。“你在我们这帮人里,是个异类。所有人都知道,你并不能真正做李家的主。所有人也同样知道,他李北牧,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
“他当年,是被扫地出门。是被迫留在海外。他心中会没有怨气吗?他会心甘情愿地当一个孤魂野鬼吗?”官惊雷分析道。
“你究竟想说什么?”李星辰问道。
“我们联手,在这乱世之下,牢牢掌握住手中的主动权。”官惊雷目露精光道。“不论未来发生怎样的动荡,又是否出现层出不穷的阴谋。只有自身硬,才能平安度过。才可以在这红墙内,屹立不倒。”
“我们已经没几年能折腾了。”李星辰摇头说道。“你这么执行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连我们折腾都没什么意义。那你觉得,李北牧这么折腾,又有什么意义?”官惊雷斩钉截铁地说道。“他连见光都做不到。即便没了长老会。对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可言?难不成,你觉得他李北牧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复仇?”
“你的意思是?”李星辰迟疑道。
“旧的长老会没了。新的呢?会出现吗?”官惊雷眯眼说道。“你总不会以为,李北牧做这一切,是为了让未来的上位者,没有后顾之忧吗?是为了肃清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吧?”
李星辰闻言。
陷入了沉思。
这个问题,他考虑过。
但他考虑不出个所以然。
现在官惊雷一提点,他的内心生出,竟是冒出一个无比恐怖的想法。
一个官惊雷似乎也已经猜到的想法。
难道他李北牧,要做这红墙内,唯一的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