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線上看-第三十三章 三子定名 暗藏深意分享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李云龙转身一望,却完全略过了武铉熙,似乎目光所及,是三人所坐席位之上。
只听他立刻言道:“入乡随俗的道理,不必多说。你三人姓名通传,在此间诸位道友眼中,不啻于虫叶鸟语。就着诸位英杰汇聚之时,不妨立下字号,播流一界。”
坐在第七席上,那面色微微发青之人,闻言脸色一正,立刻点头道:“正是。”
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三十三章 三子定名 暗藏深意熱推
口中呢喃几句之后,他忽地显露笑意,高声言道:“兄长名为李云龙,我名李青龙便是。”
他说出这句话时,分明还是随口一说的模样。但他念头一转,似乎觉得极为合意。竟乘兴站起身来,环顾一礼,郑重言道:“诸位道友。李青龙有礼了。”
这一厢圣教诸位嫡传,见之诧然。
此人动作,庄谐之间随时转换,全无缝隙。一时之间,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当真。
利大人面色一正,举手回礼。
有他作表率,其后摩永工、秋礼等人,才相继附从。
“李青龙”大袖一挥,面前角牌之上那奇形怪状的异样墨点立刻隐去,化作“李青龙”三字。
身畔那同伴,却是眉头一皱。
这几人虽然未换过本来姓名,但却早已熟稔仙门文字。此时第八席上这位忽然觉得,若是自己起名为“李黄龙”,不但毫无新意,且名字本身亦不若李青龙通透响亮。
沉吟有顷,他面色变幻不定,似乎始终不曾拿定主意。猛然侧身一望,道:“烦请小妹出个主意。”
六席之上那女子,便露出极不耐烦又不以为然的神色,随意道:“你面色蜡黄如土,效法于坤象,就叫李坤龙吧。”
此女骤然观之,英姿飒飒,从容大气,风度俨然与李云龙平分秋色。但是此时一张口,一挑眉,却显出几分率性与天真来,似更像一个任意而为的少女。
八席上这人却是从善如流,登时心喜,道:“李坤龙,好。就叫李坤龙。”
言毕伸手一挥,同样将牌符之上姓名改了,与诸位见礼。
李坤龙兴致勃勃的言道:“小妹,你也当有个名字。”
六席女子忽地一笑,道:“他是初入此界,见一李树,故以李为姓,名李云龙。你们又何必定然要跟着他的路数?本人初入此界,所见便是这座玉彩琉璃的神空经行殿,仿佛玉璧浮空,倒也有些气象。”
低头想了一想,女子脆声道:“我名玉娇龙。”
一拂袖,同样将面前牌符改了。
李坤龙嚷道:“好啊,小妹。你心中早已成算,为何不早说,还给为兄起名李坤龙?看来你是藏了私心的。”
玉娇龙翻了个白眼,道:“你自己脑子不灵光,怪得了谁来?”
李青龙沉吟道:“既然入乡随俗,兄弟之间,本当同姓。”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萬法無咎 線上看-第三十三章 三子定名 暗藏深意分享
玉娇龙不以为意,道:“只是兄弟相称而已,又非一母同胞,何必同姓?”
三人高谈阔论,将旁人熟视无睹。
好在场上之人都是明白事理之辈,看得出三人心性率真,并非存心挑衅。
最后三位客人,亦依次入席。
座上第十位,乃是啸月狼族嫡传,朗炼。
隐宗一方固然势力渐大。但是所谓分流者,不入于此则入于彼。圣教方面自然也有所得。啸月狼族靠拢圣教一方,不过是十载以内的事情。
第十一席上之人,气度翩然,骨相如玉。正是凤凰一族仅次于玉离子的杰出人物,青樱子。
至于末席之位,却是圣教最早的一批妖族盟友,元鳄一族余荆。
旁人皆已落座,但此时此刻,武铉熙却有些拿捏不定了。
龙族虽大,果然也不能拿出三位道行在他之上者。
但眼前局面,却与他所料大不相同。
若玉娇龙、李青龙、李坤龙三人皆不及他,那他自然有发难理由。可是这看似无甚城府、灵动跳脱的玉娇龙,根基道行着实不凡,竟令武铉熙生出“深不可测”的念头来。
不大能准确判明其底细,那多半意味着对方在自己之上。
武铉熙心中甚至隐约有一种直觉,此女纵然与林弋交手,也未必一定不敌。极有可能是仅在玉离子四人之下的人物。
至于李青龙、李坤龙,与自己相较,倒是的确有所不及。
严格说来,既然武铉熙在李青龙、李坤龙之上,这席位安排,依旧是有瑕疵。
但武铉熙却开不了这个口。
如何开口?
说自己不当名列第九,而是次于玉娇龙之下,名列第七?穿凿如此,也未免太滑稽了些,更显得自家小气。任何一个自视甚高之人,皆难以启齿。
就当武铉熙默不作声、意欲归座之时,李云龙的声音又适时响起:“武道友是否自视在青龙、坤龙之上?”
玉离子一直事不关己。这时双目一眯,心中几个念头浮动。
在最顶尖的层次,她隐然胜过李云龙半筹;但除此之外,龙族底蕴之厚,当真是不可思议。稍次一层的人才,实在凤族之上。
这一点,玉离子早已心中有数。
但是……
李青龙等三位龙族弟子的修为,在圣教众弟子、武铉熙等人眼中,只是个模模糊糊的尺寸,未必有十足把握论其深浅;而玉离子居高临下,却是洞若观火。
玉娇龙暂且不提。只说李青龙、李坤龙二人,道行当与朗炼、青樱子、余荆三人伯仲之间,差别极为微小。较之武铉熙,的确有尺寸之差。
不知他底气何在?
况李云龙今日之行事,与其从前之风骨大相径庭。
反复辨认,玉离子似乎抓住了什么。
武铉熙眉头一皱,怒气浮涌。
他已有退让之意,李云龙却咄咄逼人!
转身一望,见李青龙身躯宛若波上浮舟一般,摇头晃脑,面上兀自挂着似笑非笑的奇异神色,心中更是不悦。当即肃然道:“就你了!武某便来领教一番李青龙道友的手段。若是侥幸获胜,这座席当要换上一换。”
李青龙眉尖微耸,便要应下,竟似是毫不畏惧的模样。
眼见剑拔弩张,李云龙一挥手,道:“慢来。”
“若是宴会之上,其乐融融,舞剑助兴,亦无不可。但是眼下这番情境,却并不适合打斗。”
秋礼等人,闻言各自哑然。
出言挑衅的在前,搦战退避在后,若非换作旁人,众人心中早已大为鄙夷。
但是如此做的是李云龙……众人反复思量其深意,只觉莫测高深。
武铉熙冷冷一笑,正要反唇相讥,李云龙已截断话头,言道:“称量高下,也未必需要当场打斗。二次清浊玄象之争在即,那一头虽是人道修士为主,但也有马援、孔萱二位妖族头面人物。届时武道友你挑上一人,青龙亦挑上一人,以胜负论高下,如何?”
武铉熙不曾想到李云龙抛出这么个题目。眉头一皱,冷然言道:“那马援道行战力,似乎较孔萱略强一丝。”
李云龙笑道:“那是当年孔萱晋入元婴境较马援稍晚的缘故,道行深浅略有差别。时至今日,这一重差距想必已经微乎其微。”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当然,武道友若执意于此,某也不为己甚。武道友便挑上孔萱为对手,马援交给青龙对付。”
武铉熙双目一凝。
若是不应,无端弱了气势;若是应了,似乎这赌约自己也大占便宜,无甚光彩可言。一时之间,只觉心中微微有些发闷。
御孤乘眸中光华一敛。
道行高下,昭然目前,丝毫不差。
但是近数十年来,他神通道术又有非常进益。此时心中无端生出一种直觉:似乎李青龙、李坤龙二人,真要与武铉熙放手相斗,未必会输……
利大人正自沉吟,却听神意之中一道清脆声音响起:“我似乎明白了一点。”
是下首处席榛子传音。
利大人立刻暗中回应道:“不知席师妹有何见解?”
席榛子道:“不能窥得全豹,只是有些猜测。”
“当年乌兰河上一战。面对轩辕怀。席乐荣、李云龙皆是败绩。唯有玉离子施展了一招,单以神通而论,却是未落下风。”
利大人一怔,不知她为何说到这里。便道:“那又如何?”
席榛子传音道:“玉离子之所以有一战之力,是因为将本力之优胜运用到极致的缘故。其实龙族凤族同为妖族,这一门径,李云龙本也可施展。只是最终他却并未运用此法,而是走上那浑融无间、诸法合炼之路,号称‘神变’。”
利大人缓缓点头。
当年三战之精微,后来由灵曲道尊亲为二人详细讲解,利、席二人,也从此道中受益匪浅。
席榛子道:“你可忆起道尊所言?”
利大人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刻想起,灵曲道尊似乎说过,李云龙所行之法看似失策。但这一法门若是运用于功行稍差辈,定能大放异彩。这是龙族出于整体利益的考量,其中得失,也难说得紧。
利大人心中明悟。
但是转念一想——
这李云龙,果真浮浅至此?
依仗着这能够额外提升战力的龙族秘术,定要盖过武铉熙,教同族出一出风头?
断然不是如此!
席榛子眉头一蹙,低声道:“师妹隐约感到,李云龙道友此举,和自家道途利弊攸关。倒像是与……本教中神道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似乎其余的龙族修士仰仗此法声名愈盛,他亦有额外收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