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首席醫聖 ptt-第974章 白月光和硃砂痣讀書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反思了半天的人生,由“史明宇”和“邵东”两个神志组成的这个矛盾体,踟蹰的回了句:“这些事……是我做过的?”
这句话就很有意思了。
隔壁房间的葛东旭等人都听得匪夷所思。
抛弃妻女,这件恶事分明是“邵东”曾经干过的罪孽之一,怎么现在反倒不承认了?
难道就因为他现在重生为了史明宇,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赖掉邵东的那些罪孽账单了?
“等等,是不是有这个可能性……那就是心脏的记忆功能本来就很有限,因此即便心脏导致史明宇的性情发生了改变,那都是仅出于神志上的本能。至于邵东生前的回忆,心脏肯定是不携带的。”顾华年提出了这个结论。
韦西平和葛东旭微微颔首:“你这么一分析,那倒是说得过去了,现在这个史明宇,本质上只是继承了邵东的性格习惯。不过大家发现了没有,当宋澈提到这些事的时候,邵东留在心脏里的神志,其实有些类似‘将信将疑’的反应,这说明邵东留在心脏里的神志,也是认可邵东会干出这些恶事的。”
大家议论纷纷,越说越起劲,越说越亢奋。
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说不出的精心刺激。
这场治疗,实在太过奇幻诡谲,也看得太过瘾了!
其实吧,到这里,宋澈已经超额完成了葛东旭的题目要求了。
但是谁都没有喊停的意思,他们还想再等等看,看看宋澈能否在这基础上,创造出更精彩夺目的表演……
……
“这些事……是我做过的?”
其实,宋澈知道他没有装蒜。
留在史明宇体内的邵东神志,是真的想不起自己干过这等丧尽天良的勾当!
因为神志没有保留记忆。
所以宋澈一直在说话。
一方面要掌控调动节奏,让驭神术继续全面深入的控制心脏里的那一缕神志。
另一方面,他知道心脏没有留存邵东生前的回忆,这些事情,都需要别人去提醒讲述。
迟迟没有得到宋澈的回答,“史明宇”开始渐渐沮丧,低声道:“我真的干过这些事?”
他很想拒绝承认干过这些恶事,但诚实的心脏在影响大脑不得不接受这个无奈的事实……
好像邵东的心脏在提醒大脑:没错,我就是这种人,我绝对干得出这些禽兽不如的事情。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呢。”
宋澈把旧账一笔一笔的翻过,也是在一刀一刀的扎着史明宇体内那颗罪孽的心脏:“诳骗无辜百姓的钱财,算计陷害亲生姐姐,乃至违法犯罪……邵东,你生前的所作所为,比起那个故事的丈夫还要卑劣丑恶上百倍,人家的良心是被狗吃了,而你的良心则是腐烂得连狗都不屑吃了,因为太脏太黑了。”
“刚刚的《人生》曲目里,当播放到《中年》这一段的时候,你说过‘很多人最终成为了自己曾经最反感憎恶的人’,但在我看来,你只是在找借口,一个人但凡有着明确的原则和底线,不管经历怎样的黑暗都不会沉沦。简而言之,你从青年少年乃至童年时期开始,良心的原则底线就没有塑造出来,你最大的原则底线,就是为达利益不择手段!”
“史明宇”沉默了,应该是哑口无言了。
那颗心脏再一次诚实的接收了对它原主人的控诉。
他的阴骘渐渐消退,转而露出一脸的茫然和迷惘。
他一边陷入反思,一边喃喃自语:“我怎么会是这种人呢?怎么会呢?”
刚刚他还痛骂故事里的混帐丈夫,
转眼一看,原来“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这时候就彰显出宋澈刚刚讲述那个故事的精妙了。
“这小子讲的那个故事,很巧妙啊!”葛东旭赞叹道:“他故意依据邵东生前的混账事迹,杜撰出这个故事,塑造了一个人妖共愤的丈夫。邵东那颗心脏的神志听完故事,就会对这个混帐丈夫产生愤恨的情绪。”
“紧接着,宋澈就翻出了邵东那些劣迹斑斑的旧账,邵东那颗心脏的神志会因为本能认下这些旧账,而且因为刚刚对故事的反应,只能自己谴责自己,甚至可能萌生忏悔和愧疚的心理……实在太妙了!”
韦西平也看懂了,附和道:“是啊,太高明了,一般的心理学治疗,都是医生亲自干涉患者的精神意识。如果有医生能把握分寸,只负责引导患者自己去疏导意识,就已经是相当不俗的了。”
顾华年跟着大放彩虹屁:“最关键的是,这么做,相当的安全。如果宋澈亲自去跟邵东的神志针锋相对,很可能就是玩火,非但化解不了那颗心脏里的神志波动,还得连累史明宇的大脑神经遭受破坏。要说最佳的治疗方案,还是他这么袖手旁观,只负责提前挖好坑,引导邵东的神志自己往里面跳。”
骞志飞在旁边还是听得不明觉厉。
不过顾华年最后那句话,他是记在心里了。
宋澈只负责提前挖好坑,引导邵东的神志自己往里面跳……这不就是宋坑神的一贯杀手锏嘛!
不过等邵东的神志跳到这口坑里,宋澈是不是就准备给活埋了?
……
讲故事挖坑是一个技巧。
另一个技巧,则是宋澈牢牢抓住了“只谈感性不讲理性”的治疗方针。
虽然宋澈一直标榜自己是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科生,但别忘了,他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如果采用感性的法子可以达成目的,那又有何不可呢。
看人再抓药,而眼前的这个病人,他的病根源头在于心脏里的原主人神志。
而这个神志,根本没有理性思维,只是凭着原主人邵东留存在心脏里的记忆本能,对外界的刺激给予本能的反馈。
所以,这个邵东,本质上是一具只有本能感情的存在。
以理服人的心理治疗方式在他的身上肯定是行不通的。
所以只能以情动人!
用心灵鸡汤灌晕他!
怎么感动他,就怎么来!
而一开始的那个灵异故事,就是开启心灵鸡汤大法之前的一味药引子!
让邵东的神志,根据本能代入到故事里去,让他同情妻子、仇恨丈夫。
事实证明,这一味药引子效果卓越。
最后,邵东的神志为了让故事有一个圆满的结尾,亲手绘制了让豺狗精重生为人的桥段,不经意间,就让邵东的神志‘理清’了善恶是否的逻辑!
如果邵东的神志还保留有理智,那这个法子肯定是行不通的……因为理智往往会让人蒙昧良心、压制情感,凡事以利益当先!
看‘药引子’已经奏效了,随后,宋澈掏出手机,点开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一个小女孩在花园里欢快的奔跑玩耍,录制视频的是应该是小女孩的妈妈。
这个温馨的画面,令“史明宇”又是一阵动容。
“是不是觉得很眼熟?”宋澈继续引导。
“史明宇”不由自主的按住了左心口,因为心脏这时候的跳动猛然快了好几个频率。
是邵东的心脏在呼喊着什么!
“史明宇”的嘴角也开始抽动,他声音艰涩的道:“这是……我女儿!”
“这是我女儿……我的女儿……”
宋澈微微颔首,看来不用自己的进一步引导,邵东留在心脏里的神志也包含了对至亲骨肉的本能感知。
“史明宇”试图伸出手去抚摸手机屏幕里的女儿,但似乎心脏的本能在克制他的情绪和行动,尤其看到小女孩天真烂漫的笑颜,他更是不敢把手指头触摸在手机屏幕上,似乎生怕玷污了小女孩的无邪面孔。
看着女儿的欢声笑语,忽的,“史明宇”惨然一笑:“我的亲人……她们很乐于看到我的死去吧?”
“或许吧,你刚刚自己补全那个故事结局,不都是让豺狗精重生,根本没搭理那个真丈夫的死活嘛。”宋澈的安慰相当扎心,又扎得“史明宇”一阵痛彻心扉,“其实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的妻女现在过得不错,继承了你留下的遗产,衣食无忧,更不用再遭受你的摧残折磨了。”
就在这时,小女孩朝着拍摄视频的妈妈问道:“妈咪,为什么我们搬回来了,爸爸就不在了?”
“史明宇”的动作陡然僵硬住了,然后徐徐开始颤抖。
他又觉得心脏有一股撕裂般的剧痛。
然后,视频里的女孩妈妈回答道:“爸爸出差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晚点会回来跟我们团聚的。”
“妈咪你骗人,你和爸爸是不是吵架了?爸爸是不是不爱我们了?”小女孩稚声稚气、又瑟瑟不安的道,让人心疼得不行。
这是,妈妈将小女孩抱在了怀里,安抚道:“没有的事,爸爸怎么会不爱我们呢,他只是走错了路,迷路了,你乖乖的,爸爸迟早会找到回家的路,回来找我们的……来,我们合张照,发给爸爸看。”
随即,画面一转,呈现出了一对漂亮母女的温馨合照,小女孩一脸的开心欢愉,孩子妈妈虽然笑颜恬静,但眼波却浮现着一层水光……
“啪!”
一滴水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宋澈再看史明宇……不对,看到邵东,已然是流泪满面了!
虽然心脏没有回忆,但对爱的本能是不会消逝的,而现在,邵东对女儿的爱也随着神志一起被召唤出来了!
“混帐……我是混帐……我是天底下最混帐的混帐……”
邵东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位置,歇斯底里的哭喊道:“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我的老婆……我的女儿……我想你们……我对不起你们啊……”
此刻,他哭得伤心欲绝,真的就像一个迷路找不到家的孩子。
或许,他早已迷路了太久太久了,久到几乎忘却了家的温暖。
宋澈静静的看着,没有安慰,没有劝阻,只是望着一滴滴眼泪的落下。
蓦然间,他想起了之前恳请邵东前妻录制这段视频时的交谈……
“其实当初邵东逼我净身出户,无非是担心我瓜分他的股票,毕竟他一直把那些股票当命一样看待,他这人就是这样子,从小就很没有安全感,所以他只相信自己操控下的幸福才是幸福,而我和女儿只是这个幸福的附带。他曾经跟我说过,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可能背叛他,但唯独股票和金钱不会。”
“说实话,我已经不想再恨他了,也恨不动了。我和他在大学时候就认识在一起了,陪他走了快十年了,我知道他很努力的想闯出一番事业,我一开始很支持他,但他越来越成功,对我而言却越来越陌生,我发现他在一条歪路上越走越远,远到我遥不可及。他变成今天这样,我也有责任的。”
“邵东的心脏,还有其他的身体器官,能捐的都捐献了吧,我没什么要求,只希望那些受捐者能带着邵东的器官组织,为这个世界多做一些好事善事,也算是替他生前做过的那些恶事赎罪孽吧。他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对亲人朋友,他就是个混帐,如果有来生,我希望他能做一个好人。”
至今,宋澈仍能记得那个坚强豁达的女子,当时他问了一句:“如果有来生的话,你还希望再和他相聚吗?”
邵东的妻子抹了一下眼泪,摇摇头,什么都没再说了。
而这段对话内容,也在视频的最后被播放了出来……
邵东已经跪在了地上,含着满面的热泪,小心翼翼的捧起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妻子,用沙哑的嗓音悲恸道:“老婆,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啊……”
此情此景,所有见证者们都沉默了。
连顾华年、汪冰冰和小蛮等老中青三代女性都哭得难以自己。
一个本该幸福的家庭,一个本该幸福的男子,是怎么走到支离破碎的呢?
很多人大概能脑补出来,一个出身贫寒的男孩子,为了让自己和心爱的女子获得幸福,拼尽一切去奋斗争取,结果却不小心误入歧途,在一条黑不见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远离了亲朋好友,最终迷失在了黑暗中,沉沦、堕落,直到孤独的死去……
宋澈没有等到他的啼哭结束,蹲下来,问道:“那你还想去找回家的路吗?”
邵东抬起扭曲的泪容,使劲的点头。
宋澈笑道:“那就按照你想的那个方式去找吧。”
我想的那个方式……
邵东楞了一下,想到了自己给那个故事补全的结局:重生!!!
在那个故事里,他不忍心那位妻子孤苦伶仃,于是让豺狗精以借尸还魂的方式重生,回到了妻子的身边。
在这个故事里,他也不忍心这位妻子孤苦伶仃……
那么他也能以借尸还魂的方式重生吗?
他还能回到妻子女儿的身边吗?
“你已经借尸还魂了。”宋澈指了指他的心,道:“只要你的心脏还在跳动,你对妻子女儿的爱就不会消失,你可以回家了,邵东。”
“我可以回家了……”邵东喃喃自语了一番。
“对,她们还在家里等着你回去,那是一个充满光明和爱的家园,所以你应该从黑暗里走出来了。”宋澈继续蛊惑般的引导。
想到那个曾经温馨美好的家,邵东再次泪如雨下。
但这一次,他的眼泪里夹杂着释然和解脱,还有一丝丝的向往和憧憬。
“回家吧,邵东,你的妻子和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你呢。”宋澈梦呓般的说着,带着一股催人昏昏欲睡的魔力。
邵东的脸色和眼神都变得迷茫了起来,他缓缓捂住了心脏位置,试图感受着跳动间传导出来的情绪和回忆……
忽的,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恳求宋澈:“能再让我听首曲子么?”
“你说吧。”
“白月光。”
“能说说为什么想到这首歌吗?”
“因为……我好像记得第一眼看到我老婆,他在钢琴房里就是弹这首曲子。”
邵东沉思道。
宋澈心里一动。
他的那颗心脏居然还有“独立的回忆”!
不用别人提醒,仅凭心脏的神志就能自主的回忆起来!
这就蹊跷了。
大概也许可能,他和妻子那个人生初见的画面,一直深深镌刻在心里的最深处吧。
片刻后,凄清的空间里回荡起了飘逸悠然的曲调。
听着曲子,邵东躺在椅子上,缓缓闭上眼睛感受。
随着曲调,他的心脏频率逐渐恢复了平静和缓和,
不再激烈汹涌了。
与此同时,那一缕神志也逐渐从大脑神经中抽离,逐渐的褪去,直到消失。
但在即将长眠的前夕,他努力睁开眼皮,看着外面的白色月光,心脏又砰然跳动了一下!
那一瞬,恍惚间,他依稀想起了曾经有一个男孩子,在月光之下,跟心爱的女孩子许下承诺:
等我以后赚到钱,我就给你买大房子,漂亮的车子,大大的钻石,你喜欢什么我都买给你……
承诺是多么的斩钉截铁,又是多么的动人心魄。
想到这,他的嘴角绽放出纯粹的微笑。
那个女孩子,就是他一生的白月光啊。
而那颗朱砂痣,则已留在了他的心上。
他抚摸着左心口,任由滚烫的心跳像一团烈火,烧尽了回忆的道路,然后在月光的笼罩中瞌睡而去……
……
当史明宇苏醒过来,茫然的四顾,然后抹了下湿润的眼眶,纳闷道:“我怎么哭了?”
他努力的回忆刚刚那场诡异冗长的梦境,疑似察觉到了什么,试探道:“他来过了?”
“他走了,回家了。”
宋澈回首看了眼洒满窗台的白月光,会心一笑。
白月光是年少欢喜,朱砂痣是相守一生无悔。
希望你能遇到属于的白月光,然后成为你一生的朱砂痣。
愿这漫天的繁星,点点镶嵌,熠熠生辉;
愿这梦境的美好,密密蔓延,恋恋不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