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臺仙緣-第770章 身關天下熱推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灵台仙缘
众人散去之后,五个宗主也散去,没有了心情商议事情。
“你觉得剑无生的实力如何?”在自己临时的洞府中,李振川望着白玉龙问道。
“很强!”白玉龙轻笑道:“但是没有我强。”
李振川神色不动:“今天的剑无生并没有全力以赴,你不要因为曾经胜过他,就轻看他。”
“我不会轻看剑无生,没有人有资格轻看剑无生。但是我之前能够击败他,现在也能。”
平一剑临时的洞府内,平一剑望着剑无生道:“找到契机了吗?”
“没有!压力不够!”剑无生遗憾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如果杨晨的修为再高一些就好了。”
“杨晨?”平一剑眼中现出不屑:“不要再关注他了,一直蝼蚁罢了。只是庞洞天用了不折手段的秘法,才让他有如今的实力。不过从今天往后,这颗流星已经坠落了。虽然你曾经伤在他的手中……别心中不服,你是伤在庞洞天的玉剑下,但是释放玉剑的却是杨晨,究根到底,还是伤在杨晨的手中。不过不要在意,他这次重伤,就算伤愈,修为恐怕也会跌落到化神期,已经不值得你亲自出手,平白落得让人笑话,到时候随便找一个宗门的弟子,把他打死就好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平一剑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你感觉到他的心刀了吧?”
人氣連載小說 靈臺仙緣 起點-第770章 身關天下分享
“嗯!”剑无生脸色也变得凝重道:“宗主,这正是我想问的。我相信沧海宗有着秘法,通过消耗寿元,透支他的潜力,强行将他的修为提升到渡劫期。但是心刀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强行领悟的。
如果沧海宗有这种秘法,也不会万千年来,沧海宗没有一个人领悟心刀。难道沧海宗没有对杨晨使用秘法。他的修为和心刀都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
“嗤……”平一剑嗤笑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个杨晨现在只有二十九岁,你觉得一个二十九岁的人,能够成为渡劫期?能够领悟心刀?”
“不能!”剑无生立刻摇头。
这不是废话吗?
四皇就是如今天下最绝顶的天骄,但是现在的四皇都是什么年龄?
都是四百多岁,大家年龄差不多。
一个二十九岁的人,别说心刀了,便是渡劫期……
呵呵……
“那心刀是怎么回事儿?”
“应该是沧海宗祖上留下来的。”平一剑思索道:“在沧海宗的历史上,是有着修士领悟心刀的,只是最近万年来,没有人领悟心刀。首先我们要确定,从来就没有人在三十岁之前突破渡劫期,也从来没有人在三十岁之前领悟心刀。如此,这便一定是某种秘法手段。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靈臺仙緣 愛下-第770章 身關天下看書
透支寿元提升修为这种手段我们剑宗也有,但是心刀……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靈臺仙緣 起點-第770章 身關天下讀書
我推测沧海宗应该保留着心刀种。”
“心刀种?”
“嗯!就是当初领悟心刀的那些前辈,在临死前,剥离出一丝心刀留作了种子。
这种心刀种也分两种。
一种是心刀本源种,种入修士的体内,不会增加修士的威能,也就是说,被种下的修士,并不能借助这种心刀种的威能。却能够时时感知这种心刀种,继而领悟心刀。
当然,也不是百分百能够领悟,这也要看修士的领悟力和机缘。”
剑无生眼睛一亮:“宗主,我们宗门有这种心剑种吗?”
“没有!”
“那您……”
“我只是在宗门典籍中看到的。无生,如果将来你领悟了心剑,希望你能够给宗门留下一道心剑种。”
剑无生点点头,然后用询问的目光望向平一剑。
平一剑继续开口道:“第二种心刀种,便是杨晨现在被种下的这种。这种心刀种不是本源种。只能够算是心刀的一道奥义。
被种下的修士是能够借助这一丝奥义,爆发出心刀的威能。当然,平时也可以借助这一丝心刀种领悟心刀奥妙,但是领悟的效果却不如第一种的千分之一。而且这种心刀种会在多次释放威能之后,渐渐消散。
但即便是如此,对于修士来说,也是一个机缘。”
“没错!”剑无生恍然:“没有想到,沧海宗真舍得。”
“没有什么不舍得的,要知道一旦利用好了杨晨,将来在地球获得的利益,将千倍万倍的超过这一丝心刀种。
为师会安排人秘密跟着杨晨,如果有机会夺去那一丝心刀种,会留给你。心刀和心剑,实际上是有着共同之处,你可以借鉴,也许能够领悟心剑。”
“谢谢师父!”
“去吧!”
剑无生离开了洞府,目光向着渡劫之地望去。
“杨晨。呵呵,一个土著蠢货,被沧海宗玩弄于股掌之间。待利用价值消失后,必死无疑。
或者……
等沧海宗在地球以杨晨的宗门占据了优势之后,便会弄死杨晨。
不过,沧海宗没有机会了,你会很快死的,因为……”
渡劫之地。
杨晨睁开了眼睛,目光中充满了遗憾。
那不是真正的雷霆刀第十三式,是融合了无数念头形成的一刀。如果在未来和别人争斗的时候,周围没有了围观的修士,或者围观的修士不够多,修为不够高造成念头不够强,这种方法是没有用的。
当然,通过和剑无生这一战,对于雷霆刀第十三式多少还是有些领悟的,只是领悟的程度不够,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够领悟出来。
“嘶……”
杨晨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体伤势的牵动,使他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
“杨师弟,你没事吧。”旁边传来声音。
杨晨转头看,发现碑山上的修士,还有郑隐,烟霞客,唐刀和连城璧都在,还有庞洞天,阳极和海东升也在,看到杨晨望过来,修为最高的庞洞天开口道:
“感觉怎么样?”
“痛!”杨晨开口,牵动伤势,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让我看看!”
庞洞天的手指搭在了杨晨的腕脉上,大约半刻钟后,神识又扫描了体内,不由皱起了眉头:
“去我的洞府!”
庞洞天一把抓起了杨晨,一步迈出,便消失了踪影。
庞洞天的洞府内。
杨晨盘膝坐在练功室的中央,在他的周围盘膝坐着庞洞天,阳极,海东升和韩英。
“你的伤势有两个方面。”庞洞天神色凝重道:“一方面是实伤,一方面是虚伤。实伤就是你体内的五脏和经脉都有伤,而且不轻,你挡不住剑无生的剑意,如今剑意入体。而虚伤便是你主动吸纳了围观修士的念头。你要知道围观你的修士,修为都不低,更何况还有我们五个宗主,都是大乘期。
大乘期的念头岂是你想吸纳就吸纳,想赶走就赶走的?
这些念头是被你通过雷霆刀宣泄出去九成,但哪怕只剩下一成,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要知道能够在体内牵连不去的,都是修为高的念头,就包括我们五个大乘期的念头。你驱除不了。
如果你的修为终有一日突破到大乘期,自然能够驱除。但是这些念头牵连在你的体内,在不断地侵蚀你的身体,我完全没有机会突破到大乘期。
别说是突破到大乘期,恐怕你的修为会不断地降低,化神期都不是底,你会不断地修为下跌,最终成为一个凡人。
而一个凡人是挡不住这些念头的,当你成为凡人的那一刻,也就是你陨落的那一刻。”
杨晨感知了一下自己的体内,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很麻烦!
自己仿佛也没有什么办法,难道自己真的就这样废了?
庞洞天叹息了一声,取出了一个玉瓶,递给了杨晨道:“你先拿着这些丹药,你的伤势太重了,便是实伤也难以治愈。也许药宗会有办法,我会去求他们,但是我不认为他们会给你尽心治疗。
要知道,治疗你这种伤势,就算是药宗,也要把家底拿出来。而且治疗的还只是你的实伤,对虚伤无效。”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恨铁不成钢道:“你逞能什么?早早地认输不行吗?”
杨晨不自然地笑了笑:“当初都忘我了。直到那一刀宣泄了出去,才恢复了清醒。”
庞洞天叹息了一声,他理解那种状况。半响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杨晨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现在关心的是地球那边。”
庞洞天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你还知道关心?想要地球有好的结果,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杨晨的眼中也现出了一丝悔意:“我的实力和势力!”
“嗯!”庞洞天脸上现出了开心的笑容:“你不忘我的时候,还是很智慧的。实力是重要,但也只是一部分。势力同样占据很大的比重。单单有实力是不够的,如果你有足够的势力,是能够替代实力的不足。”
势力?
杨晨微微皱起了眉头想了想:“我现在也算是有势力了吧?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势力!”
“呵呵……”庞洞天冷笑了两声:“你对势力的理解有偏差,什么叫势力?势力就是由一群实力虽然不是顶尖,但也很强的人组成。
你们地球只是人多,但是有实力吗?
在我们修仙界看来,地球就是一群蝼蚁,随便过去几个人,就能够横扫,就能够奴役地球。现在你来告诉我。如果你的修为不停地下跌,你觉得地球被奴役是不是很正常?”
杨晨的脸色变得难看,不过却不得不承认庞洞天说得对。只要去几个渡劫期的大修士,将反抗的人全部杀掉,地球便会被奴役。而地球人的修士实在是太低了,谁敢反抗,反手就随便杀了。
“明白了吗?”庞洞天问道。
杨晨的神色有些不自然道:“您的意思是,我的势力在沧海宗?”
“不完全对!”庞洞天从容道:“实力,不只是你个人的战斗能力,也不仅仅是你所在宗门的战斗能力,那是一个巨大的团体。因为一个人不可能镇压整个世界,一个宗门也不可能。想要拥有周旋各大势力之间,那需要纵横联合各方势力。
如今在修仙界,各方势力已经成型,你想要依靠你单个人的能力,建立一个大势力,全无可能。
但是,你好在有沧海宗。你背靠着沧海宗,就有了身份地位。有着这个身份地位,你就可以去结交各方势力。然后以你为中心,建立一个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实实在在存在的势力。”
庞洞天看着杨晨道:“你在修仙界也来回了几次,而且在鬼魅之地,你挺身而出,便已经结交了一批精英。在仙缘城,你又结交了一批精英,这都是你的基础。只是你当初离开的太快,没有刻意去精英这份势力。”
杨晨不由苦笑,自己当初也不是不想,但哪里有那个时间?
庞洞天又叹息了一声道:“这次你的重伤,会令你的实力下跌,你这次受伤太重了,而且很没有必要。最好的结果,是你的修为一辈子停滞在渡劫期。但没有关系,战争与和平,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这次宗门会站在你的身后,站在地球这一边,为你尽量争取利益。当地球利益分配完之后,你还是留在修仙界吧。”
杨晨点点头,庞洞天的意思他明白,是要他留在修仙界,多方结交,形成一股势,也好为地球争取利益。
但是……
没有了实力,如果修为还不断下跌的话,又如何组成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势力?
一个修士修为低不可怕,只要你向别人表明,你的修为在不断地提升,有着无限的未来。但是当你的修为不断地下跌。谁会和一个没有未来的修士结交?
杨晨越想心中不由越消沉,脸上泛起无奈的苦笑。
庞洞天凝视着杨晨,不到十年的时间,当初一个筑基期修士,刚刚入门便挑战文飞扬,当初自己还用神识关注了一下,没有想到,如今已经成长成这个杨晨。只是如今……唉……
“杨晨,你还记得白无瑕吗?”
杨晨的瞳孔光芒一闪,从失神中恢复了过来,脑海中闪过白无瑕的影子。心中顿时一紧:
“记得!”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