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grb精华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讀書-ldhat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虎字旗有外情局和内情局之分。
外情局在虎字旗内部不算什么隐秘,很多营正一级别的将领都有可能接触到外情局的人,甚至有时候外情局的人要接受双重领导。
死士
李树衡坐镇在草原上的时候,外情局的副司局长黄鸿便接受对方的命令行事。
而内情局却不同。
内情局只听从刘恒一个人的领导,并且因为内情局的特殊性,很多内情局的人员并不为外界所知,对外有另外的身份用来做事。
也正因为有内情局的存在,刘恒可以放心的把草原交给李树衡来治理,大员岛的郑铁也是一连多年坐镇在大员岛。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对于李树衡的担心,刘恒却是最不担心的。
虎字旗就像一个团体,很多人能够有今天的日子,都是因为虎字旗,对于很多人来说,就算为了以后能够过好日子,也会和虎字旗站在一起。
对于少数会因为朝廷背叛虎字旗的人,有内情局的监视,恐怕不等背叛就会被发现,想要危害到虎字旗很难。
对刘恒来说,虎字旗内部反倒没有多大的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将来与大明之间的关系,应该如何自处。
虽然他可以暂时掩盖住土默特草原已经落入虎字旗手中的事实,但这种事情不可能一直隐瞒住,早晚有一天会被朝廷发现。
“既然你心里有数,我就不多说了。”李树衡见刘恒明白自己的意思,便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说。
就在这时,赵武从屋外走了进来。
“大人,扎木合带着十几个土默特部的台吉直接去了俄木布洪所在的汗宫。”赵武来到刘恒跟前禀报。
李树衡眉头皱起,道:“这个扎木合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带这么多人回来,居然没有先来大人这边。”
扎木合的行为,让他觉得对方没有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算了,先让他们高兴几天。”刘恒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李树衡说道:“应该给扎木合一个警告,让他认清现在的情况,如今可不是咱们虎字旗刚入草原时的模样了,现在土默特草原属于虎字旗,而不再是俄木布洪这个所谓的大汗手里。”
“不急,早晚他们会明白这个道理的。”刘恒笑着说。
土默特部大部分部落的台吉和控弦甲士都落到虎字旗手中,土默特部已经没有了和虎字旗继续为敌的实力。
赵武说道:“铁甲骑兵营的屠沙带回来一队说是来自什么沙俄的红毛鬼,人被安排在了外面,大人您要不要见一见?”
“沙俄是什么地方?也在海上?”李树衡眉头一皱。
沙俄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么一个地方。
刘恒看向李树衡,说道:“沙俄是咱们口中的罗刹国,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咱们这个地方。”
对于沙俄,他比其他人了解的都要更多。
如今的沙俄不如海上的红毛夷有实力,可沙俄的人对土地的胃口更大,沙俄的人既然穿过草原来到了土默特,恐怕这个时候的沙俄已经占据了辽东更北方的大片土地。
“罗刹国?鬼国吗?”李树衡眉头紧锁。
罗刹在佛教中是一种恶鬼,所以他下意识的这么说了一句。
刘恒说道:“不是鬼,不过这些个罗刹人比鬼更可恶。”
罗刹人对土地有着天然的执着,只不过罗刹人还在吞并北方蒙古人手中的大片土地,暂时没有来到大明的国土上。
但他知道,几十年后,罗刹人的爪牙伸向了大明的北方。
“都这么可恶了,还见他们做什么,干脆全都赶走算了。”李树衡对赵武说道。
刘恒一摇头,说道:“还是要见的,起码现在咱们虎字旗和他们没有矛盾,而且罗刹国那边有很多好东西,若能在生意上有所合作,对咱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那还是见一见吧!”李树衡转变了口风。
虎字旗就是以生意起家,只能能为虎字旗带来好处,罗刹人就算是恶鬼他也不怕。
刘恒对赵武说道:“去吧,把罗刹人带过来。”
“是。”赵武答应一声,从房里退了出去。
万古仙尊 绯翔
时间不长,当赵武再次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两名毛发粗眯密的红毛鬼。
“属下参见大人,副司长。”屠沙一进来,率先朝刘恒和李树衡行礼。
跟随赵武来到办公房的两名罗刹人分别是库德里亚什和伊万诺夫。
这两个人进来以后,见到屠沙向屋里的人行礼,他们马上反应过来,知道眼前这两位应该就是他们要见的大人,便也跟着行礼。
“见过尊敬的阁下。”库德里亚什和伊万诺夫一起说道。
刘恒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的两名罗刹人,开口问道:“你们罗刹国离这里可是很远,你们不远万里的来到这里,为了什么?”
在听到眼前这两个罗刹人用蒙古语说话,他便用蒙古语来问话。
“尊敬的阁下。”库德里亚什开口说道,“我们听说东方有美丽富饶的国度,所以想要来这里看一看,若是有可能,和这里的人进行友好的交流。”
听到这话的刘恒暗中撇了撇嘴,这话他一句也不信。
狗屁的友好交流。
若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时期的沙俄没有港口,看到欧罗巴其他国家通过海贸赚取了大量的财富,早就眼红不已,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良港,想要进行海贸。
“这些罗刹人还挺客气。”李树衡侧过头对刘衡说。
他在土默特坐镇这么久,蒙古话说的十分利索,所以在听到眼前这个罗刹人的话后,多了一些好感。
刘恒看着面前说话的库德里亚什,说道:“现在你们也已经到了你们口中美丽富饶的东方国度,可以回去了。”
这话一说出来,库德里亚什脸上一阵的尴尬。
刚刚也只是在客气,吹捧了一下,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的就让他们回去。
要知道,他们来到这里十公的不容易,说是千辛万苦都不为过,在没有达成目的之前,他们是不可能走回去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