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8ct火熱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51、迷你實驗平臺熱推-wi79d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王警官顺手将温度计交还给高医生,高医生拿在手里看上两眼,淡笑着说:“王警官,你的体温正常。”
“就是不正常也得上班啊,做警察的,哪个身上没点毛病?习惯了。”王警官打趣着说。
对于自己的这次“体检”,王警官还算满意。
尤其是高医生的推拿手法,堪称一绝。
也难怪张姐生前每周都要高医生过来做保健,可见是馋高医生的技术。
也就在高医生收拾好工具之后,他转身问顾晨:“顾警官,请问还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吗?”
“你家住哪?”顾晨问他。
“啊?”高医生没反应过来,忙问道:“什……什么?”
“我是说,你家住在哪里?我开车送你回去。”顾晨说。
高医生咧嘴一笑:“不用了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不劳烦顾警官。”
“没关系,耽误你这么长时间。”顾晨一再坚持。
耐不住顾晨的热情,高医生在犹豫片刻后,还是勉为其难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家住在新河小区。”
“走吧。”顾晨直接走出房间,准备离开是意思。
卢薇薇一呆,感觉顾晨怪怪的,但具体哪里怪怪的,她说不上来。
只能看着高医生跟在顾晨的身后。
卢薇薇没多想,直接小步快跑的跟了过去。
随后,王警官跟袁莎莎,在跟刘英简单沟通几句后,也都离开了别墅。
启动车辆,大家一起前往新河小区。
车上,顾晨向高医生了解了一下他的具体工作,才知道高医生家在新河小区外头开诊所。
而高医生就是诊所老板,诊所内还雇佣了几名医护人员。
由于自己跟一些高端圈里有关系,加上推拿手法也是一绝,又年轻,还有八块腹肌,是个健身达人。
因此经过口碑宣传,许多人聘请高医生作为家庭医生。
文聖
大多数人体检只是其中一项,更多的是享受家庭SPA带来的快感。
由于聘请高医生作为私人医生的人很多,因此高医生每天都在这些富人圈里朝九晚五,身体日渐消瘦。
可是按理来说,以高医生这种收入程度,买辆车应该不成问题。
但是顾晨今天看到的,是打车来到凯天壹号府,这也给自己送他回家找到借口。
顾晨问高医生:“高医生家里有车吗?”
“有。”高医生默默点头:“家里两辆车,不过很不凑巧,一辆车前些天出了些交通事故,还在4S店里维修,而另一辆车,被诊所的其他医生借去办事,所以我只能打车来这里。”
“要不说来的凑巧呢,正好我们送你回去。”顾晨看着车内后视镜里的高医生,嘴角微微上扬。
见此情况,高医生倒是一阵哆嗦,感觉顾晨的眼色有些犀利。
……
……
諸 天 紀
来到新河小区,高医生下车之后,见顾晨几人也走下车来,顿时忙道:“顾警官,你们就不用送我了,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就好。”
“这是你的诊所?”顾晨问。
高医生默默点头。
“那你家住哪?”顾晨又问。
高医生指了指楼上:“就在这栋的5楼。”
“那……你不请我们上去坐坐吗?”顾晨问。
高医生一愣:“顾……顾警官,你们……”
“想参观一下高医生家里。”顾晨说的很直白,也是左右看看,淡笑着说。
此时此刻,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似乎也从顾晨的反常举动中,读懂了顾晨的意思。
毕竟,跟顾晨搭档这么久,顾晨一个眼神,大家就能心领神会,就是这么默契。
见顾晨从凯天壹号府出来,又要主动送高医生回家,之后又要参观高医生住所。
可以说,这是顾晨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心领神会的卢薇薇,立马也淡笑着说:“我也很好奇,高医生这种职业的家庭,家里应该布置的挺别致吧?”
“不不,也……也没什么好看的,普通装修。”高医生苦笑着说。
“我看不是吧?”王警官眉头一挑,也是笑孜孜道:“高医生年轻又能干,这么多富人请你做家庭医生,收入应该不错,家里想必也装修很好。”
左右看看,王警官又道:“来都来了,你就不打算邀请我们上去坐坐?”
“这……”
感觉这帮警察是黏上了自己啊?高医生有些无奈。
毕竟客套话,他还是听得出来的。
有人说去你家坐坐,也许就是随便调侃,但顾晨是一定要去的,不然也不会煞费苦心送自己回来。
知道在警察这里装傻不成,高医生无奈道:“那……那就请跟我一起上去吧。”
“走。”顾晨一摆手,直接跟在高医生后头。
来到五楼,高医生不太情愿的掏出钥匙,将房门打开,这才招呼大家进来参观:“这房子去年买的,今年上半年装修好,也就普通装修。”
“这也叫普通装修?”看着装修奢华的房间,卢薇薇不由啧啧称奇道:“看不出来了,高医生家是真有钱,连家具用的都是最好的料子。”
“是呀。”袁莎莎望着头顶上的奢华吊灯,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个牌子的吊灯,少说也得七八万吧?”
“啥?”还不等袁莎莎把话说完,王警官当即一愣:“小袁,你就不会搞错吧?一个吊灯而已,要七八万?”
王警官感觉这袁莎莎一开口就闹出笑话,也是替她感到尴尬。
但袁莎莎却是据理力争道:“不会搞错的,这款吊灯,非国产,而是从欧洲的意国进口的。”
“里面的所有装饰,许多都是纯手工打造,原装进口过来,交关税,七八万还是保守价格,小10万也是有可能的。”
“呃……”闻言袁莎莎说辞,一旁的高医生颇为尴尬,此刻看袁莎莎的眼神都变了。
袁莎莎见王警官还是不信,于是忙问高医生:“高医生,你自己说,我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高医生,不妨告诉她,省得这丫头没啥见识。”王警官也是笑孜孜道,感觉这袁莎莎说的也太过离谱。
虽然说这具吊灯非常好看,用料方面也非常讲究,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讲究。
但讲究归讲究,一个室内吊灯,竟然可以是一辆轿车的价格,这怎么听都感觉太过离谱。
想着让高医生直接说清楚,也好让袁莎莎死了这条心。
可结果高医生却是默默点头,有些不可置信道:“刚才这位袁警官说的……”
“怎样?”王警官问。
“是……是真的,全部花费装好下来,正好9万多,10万不到的样子,也的确是从欧洲意国进口过来的灯具。”
“啪嗒!”
平行世界猎杀者 黑色母舰
王警官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厨房的餐桌上。
餐桌上的瓷器顿时摇摇晃晃,王警官赶紧将一支快倒的花瓶扶住,这才长舒一口气道:“这花瓶该不会也是进口的吧?很贵吧?”
“这倒不是,花瓶产自瓷都,毕竟瓷都的瓷器才是最好的嘛。”高医生见王警官过度紧张,也是赶紧解释。
王警官拍拍胸脯,也是叹息一声道:“你说你家,一个吊灯就小10万的样子,等于是在房顶上吊着一辆小轿车啊?”
“这刚才要不是听到你说这瓷器不贵,我都吓一跳,心想可能差点又把一辆小轿车给撞没了。”
“这倒没有,王警官不必这么紧张,家里有些装饰物确实挺贵,但有的便宜。”
“那我哪里分得清楚啊?刚才吓死我了。”王警官拍拍胸脯,却是见袁莎莎在一旁偷笑。
于是王警官挺胸抬头,忙问袁莎莎:“我说小袁,你怎么说的那么准确啊?好像你对灯具这方面很了解的样子?”
“不不,我不了解,刚才只是瞎猫碰见死耗子,意外蒙对的。”袁莎莎此刻又表现出谦虚的一面。
这让王警官很迷,至少看不懂这丫头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一旁的高医生也忙问道:“对呀,袁警官,你怎么就能一眼看出,我这套吊灯是进口货?这一般人看不出来吧?模仿你家也有一套?”
“呃……”袁莎莎一愣,赶紧摆摆手道:“我就一普通家庭,怎么可能买得起这种高档货?是有一次从朋友圈表哥的照片动态中偶然看见的。”
“我当时觉得这套灯具很漂亮,就问表哥哪里买的,表哥告诉我是进口货,要小10万的样子,而且告诉我牌子的名称。”
随后,袁莎莎指着吊灯上方的一处logo,淡笑着说:“就是这个,所以我印象深刻,当看到这个特殊logo的时候,我就知道是进口货。”
“原来如此啊。”高医生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看来袁警官也是见过世面的。”
“一般般吧。”袁莎莎左后看看,却见顾晨已经不见了踪迹,在往前一走,发现顾晨正在高医生的书房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于是忙走上几步,来到门口。
高医生见状,赶紧追过来道:“这……这就是我的书房,平时看看书,放放杂物的地方。”
“你这还把书房当做一个小型实验室呢?”
看着宽敞的书房内,摆放着不少器皿和实验道具,顾晨扭头问高医生。
高医生尴尬的笑笑:“就……就随便搞搞。”
“这可不行。”王警官从后头走了进来,看着书房内的各种摆设和器具,好心提醒着说道:“你在这里搞实验,要是搞出生.化武器,又或者搞出一些火灾什么的,那可就得不偿失来了。”
“不……不会的。”高医生甚知自己在居民房内,私自搞成一个实验室,这很危险,物业也绝不允许。
因此被顾晨发现,整个人也是紧张不已。
顾晨走上前,目光快速扫视周围的物品,将摆放在木架上的药物快速浏览。
随后,顾晨又检查了小实验平台上的各种器皿,这让身旁的高医生有欲言又止。
几次想打断顾晨的参观想法,可又不敢说出口。
但高医生的这一反常举动,还是被顾晨看在眼里。
见高医生目光飘忽,却不时看向一处感应垃圾篓。
顾晨没多想,直接用手划过感应区。
瞬间,垃圾篓自动弹开,里边的各种实验废品堆砌在那。
顾晨刚想去查,高医生忙劝阻道:“顾警官,都……都是一些搞实验丢弃的废品,你就不要去看了,这些东西我一直没有来得及丢掉,我……我现去丢。”
“不用。”顾晨见高医生异常紧张和殷勤,就知道这垃圾篓内必有乾坤。
毕竟参观其他地方,没见高医生这么紧张过,可唯独这个垃圾篓,却能让高医生丢魂似的。
可见你越害怕什么,越想掩饰什么,那么这里面必有猫腻。
顾晨伸手将高医生挡在一旁,随后掏出白手套戴上,开始在垃圾篓内翻找起来。
高医生想再次劝阻,却又被卢薇薇一把拦住:“高医生,你就不用这么勤快了,我顾师弟有个毛病,那就是对新鲜事物特别感兴趣,尤其是试验品。”
“呃……”高医生感觉没明白卢薇薇的意思。
于是卢薇薇又道:“像我们市局的技术科,有个实验室,是专门给跨学科团队使用的。”
“而我顾师弟跟我们,就是跨学科团队成员,实验室里的各种操作,顾师弟也非常在行。”
“所以当看见你在书房里搞了一个迷你实验平台,感觉顾师弟的好奇心又在作祟了,那可不得研究一下吗?”
“呃!”闻言卢薇薇说辞,高医生表情一呆,弱弱的道:“你……你们警察平时都这么全能的吗?”
“全能谈不上,但破案是一把好手。”谈话之间,王警官也取出自己的白手套戴上,蹲下身,帮顾晨一起寻找起来。
顾晨用取证袋,将垃圾篓内的各种物品残留分别包装编号,并在现场拍照取证,这让一旁的高医生紧张不已,但却不敢阻拦。
直到此刻,高医生才意识到,顾晨来自家所谓的“参观”,无非就是把调查说的好听点。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只不过片刻之间,地上就被摆满了各种物品。
顾晨将一只口含体温计用取证袋包好后,这才站起身道:“你这些垃圾,可不能随便乱放,尤其是倒在小区的垃圾桶内。”
“你要知道,这附近有许多猫猫狗狗,喜欢在垃圾桶内翻东西,你这些实验之后的药品残屑,如果不能正确处理,很有可能会毒害动物。”
“更严重点,可能会导致动物之间的交叉感染,从而危害小区居民的人生安全。”
“又……又这么严重吗?我平时都这么干,也没见出事过。”高医生也是极力为自己辩解。
顾晨摆摆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这些东西,我帮你收拾好之后,妥善销毁处理,你看如何?”
“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见顾晨手里拿着包有口含体温计的取证袋,高医生伸手去抢。
顾晨眼疾手快,迅速向后一缩。
高医生扑了个空,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见此情况,高医生摆回动作,也是苦笑着说道:“这怎么能劳烦你们警察同志帮我处理这些药品残屑呢?”
“不客气。”顾晨将取证袋交给身边的袁莎莎,道:“小袁,帮我被这些东西收好。”
“好嘞。”小袁嗯道。
随后,顾晨取下白手套,也是淡笑着说:“高医生家真不错,堪称装修节的良心样板,只是你这书房里的迷你实验室,希望你尽快拆除,以后不许在家里搞实验,这对你身体不好。”
“是,我明白。”高医生脸色惨白,不停点头。
随后顾晨看看大家,笑笑说道:“我们好像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对吧卢师姐?”
“啊?”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卢薇薇,顿时表情一呆。
见顾晨盯住自己时,于是赶紧嗯道:“对对对,很多事情呢,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看着一脸紧张的高医生,卢薇薇笑孜孜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高医生。”
“那……那我送送你们吧?”高医生走上前说。
顾晨摆摆手:“不用了高医生,你不用送我们,如果有缘的话,我想我们很快会有机会再见面的。”
“啊?”高医生没并不顾晨的意思,而顾晨此刻已经走出房间,带着其他几人一起下楼,只留下高医生一人站在门口懵圈好半天。
……
……
楼下,顾晨刚坐上警车,便挥手示意卢薇薇:“通知何师兄,让他从此刻开始,密切注意高医生的动向,务必给我盯住他。”
“没问题。”卢薇薇掏出手机,开始联系何俊超。
而此时的袁莎莎却是一脸疑惑,忙问顾晨道:“顾师兄,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我们今天来高医生家,带走他这么多废品残留,难道说,这个高医生才是害死张姐的真正凶手?”
“是不是,很快就会知道了。”说话之间,顾晨已经启动车辆。
袁莎莎沉思片刻,又道:“那如果凶手真是高医生,那高医生又是用了什么方式,才让张姐一步步走向死亡?难道是药物?可你也说高医生不会这么傻,而且高医生每周只来一次张姐家。”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