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id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痛點推薦-gwv0a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胡孝民带着沈黎勇去了武进,武进属于常州,胡孝民刚到武进,政保局常州分局的局长方民任早已经在恭候。
“处座。”
方民任对胡孝民依然保持着原来的称呼,在别人眼里听着有些诧异,毕竟胡孝民现在要么是“局座”,要么也是“参座”,“处座”的称呼已经不合时宜。
但方民任却很愿意这么喊,他也知道胡孝民喜欢听。每当“处座”喊出来,都表示两人关系特别亲密。
胡孝民沉吟道:“这次来武进,是听说这里有共产党活动。”
他选择武进,并不是因为这里有共产党活动,而是因为武进是运往苏中的鸦片中转站。
方民任没有反驳,而是坚定地说道:“我一定配合处座,将武进的共产党消灭干净!”
从当副组长开始,方民任就一直与胡孝民配合默契。他知道自己只要遵循一条原则就行:一切听从胡孝民的命令行事。
只要做到这一点,永远都不会犯错。就算错了,也是正确的。
果然,场面话说完之后,方民任送胡孝民去早就安排好的宅子。而沈黎勇等人,被安排在武进县政府。
“这次来武进,主要是排查共产党,最近共产党很猖狂,他们在我们内部不断策反和诱导官兵投降。”
方民任叹息着说:“我也听说了,最近新四军攻势犀利,下面的士兵无心再和他们作战。”
不要说下面的官兵,就算是他这个特务,也开始思考今后的道路。
身为政保局常州分局的局长,方民任比普通人掌握的信息更多,也更能令他作出正确的判断。
方民任觉得,日军确实在走下坡路。在正面战场,已经无力挺进。就算在自己的占领区,面对新四军的根据地也无能为力。
去年日军还能不时扫荡新四军的根据地,可从今年开始,他们很难再抽出兵力。而新四军则反其道而行之,多次主动向日军据点发起进攻。
而日军的战斗力,开始令人怀疑。他们不断把精锐部队抽调到前线,留下江苏的部队,很多都是新兵,没有实战经验,有时候战斗力连伪军都不如。
现在还只有伪军投降,方民任大胆预测,以后会出现日军主动投降的情况。听起来像天方夜谭,可真有此事。
蛮荒征途
“我们的任务,是防止共产党渗透进来。之前在三十四师,共产党竟然建立了党小组和支部,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处座怎么说,我就怎么干就是。”
胡孝民突然冷声说道:“另外,你关注一下武进的大烟商。他们向苏中走私大烟,还打着苏北绥靖公署的招牌,必须查处一批才行。”
方民任应道:“好。”
他知道,后面这件事,才是胡孝民最关注的。现在查共产党,根本就没有头绪。真查起来,好像到处都是共产党。不查的话,天下太平。
就算是方民任,如果真碰到共产党的案子,也会特别谨慎。今天抓了一个共产党,以后共产党会记他一笔的。什么红黑点、功劳簿,共产党一笔一笔记着,以后会跟你算总账呢。
接下来几天,胡孝民分别接见武进县的官员,与武进的驻军主要军官谈话。
沈黎勇则与次一级的官员谈话,并且亲自到驻军中,对所有官兵训话。
几天之后,沈黎勇突然听说,政保局在武进抓了一批走私烟贩,以及一批共产党嫌疑人。
当他听说,这其中有一个叫戴敦邦的大烟商时,沈黎勇心里一紧。沈黎勇正是他在武进的代理商,他的大烟生意,都是由戴敦邦打理。
以前沈黎勇每次来武进,都是住在戴敦邦家。这次跟着胡孝民来武进,为了撇清两人的关系,故意只住在县政府。
但此时的沈黎勇却坐不住了,他马上去找胡孝民,结果很不巧,胡孝民“不在”。
此时的胡孝民,已经到了戴敦邦了。
在武进,戴敦邦是个很有名的大富翁。他表面上做着布匹生意,暗地里却贩卖鸦片,而且生意做得很大。自从攀上沈黎勇的高枝后,戴敦邦的生意遍布苏中和苏南。
鸦片生意跟抢钱差不多,戴敦邦日进斗金,迅速成为武进县的第一大富商。
此时的胡孝民,就在这个武进第一大富商家里。他也是特意过来的,除了要看看戴敦邦的身家外,也是想避开沈黎勇。
戴敦邦的命运,主要决定在沈黎勇身上。如果沈黎勇会做人,懂规矩,戴敦邦或许能留条小命。但如果沈黎勇还想着使心眼,戴敦邦的下场会很惨。
“处座,戴敦邦的财产真不少,光是搜出来的金条、钻石、大洋就装了两大箱。”
方民任得知胡孝民亲自来了戴敦邦家后,也迅速赶了过来,亲自参加搜查。他现在可以肯定,胡孝民来武进的目标就是戴敦邦。
网王+花样无爱婚姻 rulara
这个戴敦邦也真是倒霉,明知道胡孝民来了,也不知道巴结。身为武进第一富商,被抓之后,恐怕很快就是武进的第一“负”商。
胡孝民随口说道:“留一半,剩下的你处理。”
这是分赃了,不管戴敦邦能不能回来,这些积攒下来的家产,都与他无关。
方民任忙不迭地说:“多谢处座。”
跟着胡孝民就是这一点好,不仅能升官,还能发财。
胡孝民说道:“常州和武进这边的关系,由你自己去摆平。另外,戴敦邦的证据要做扎实,不能让人有话说。”
有些钱不是轻易可以拿的,也不是自己能全部拿到的。只有分享,才能得到更多。
方民任问:“那是自然,我先把东西搬走?”
胡孝民点了点头:“可以。”
落袋为安,没进口袋,始终是别人的。
方民任走后没多久,沈黎勇就来了。看到胡孝民,他终于松了口气。
沈黎勇佯装诧异地问:“胡参座,这是怎么回事?戴敦邦犯了什么事?”
胡孝民冷声说:“走私大烟,还涉嫌通共,他卖到苏北的布匹,全部落到新四军手里了。新四军的军装,很多就是他的布做成的。戴敦邦还说他是你的人,所有的生意你都有干股?”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