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joh優秀小說 宿主討論-第五百八十節 暴民領地讀書-xq4n1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宿主
雷酸汞和新型子弹的出现,使枪械威力与综合性能产生了大幅度提升。天浩选定的参照物是古老的“莫辛纳甘”步枪。作为无烟火药子弹出现时期最早,也是综合评价排名优等的武器之一,天浩在这款步枪基础上进行了适合野蛮人的使用修改,主要是枪身长度和口径。
新枪命名为“龙一式”。
磐石城和雷角城军工厂于去年建成了两条生产流水线。因为产量和子弹供应等问题,新型的龙一式优先装备禁卫军团。
天浩此行还带来了一个重型火炮大队。那是二十门三百毫米口径的重炮,无论本身还是炮弹的重量都很惊人。为了拉运这些大块头的武器,天浩动用了酝酿多年的特殊畜力————变异三角龙。虽然它们行动笨拙,行进速度却不算慢,在紫花苜蓿和美味豆饼的诱惑下,它们任劳任怨拉着沉重的炮车,从黑角城出发,一直来到遥远的暴民山谷。
几小时候,前方道路上出现了一个哨卡。按照大国师留下的地图和多年进贡记录,这里是暴民收取贡品的交易区。再往北,就是无法深入的禁区。
哨卡是天浩熟悉的方形建筑,只有一层,高度却将近十米。无人机一直监视着这支从山谷入口不请自来的军队,提前得到消息的暴民早已在哨卡前面列队。
在天浩的视线范围内,暴民数量多达十六个。他们有着与人类相似的外形,双脚直立行走,穿着衣服和鞋子,身材却异常高大,即便是最强壮的豕人也无法比及,平均身高超过五米。
为首的暴民大步走到公路中间,抬手指着骑在迅猛龙背上的天浩,发出沙哑且不容置疑的命令:“站在那儿别动。未经允许擅自越界者,死!”
地上画着一条黄线,虽然时间久远,斑驳不堪,却不难分辨。估计暴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用涂料将其刷新。
天浩皱了一下眉头。
他能听出从暴民口中发出的机械合成音。那不是人类的自然音节,很别扭,就像石头在沙子表面来回摩擦。
天浩从旁边的随行侍从手里接过铁皮话筒。同时,他看到了包括侍从在内,所有人脸上下意识显现出来的畏惧神情。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很多人都知道禁区,甚至从幼年时代就听说过关于这里的可怕故事。大国师出于安全考虑将这一带彻底封闭,甚至在附近的主要路口设置了留守者,总兵力多达四千余人。
虽然他们持有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武器,虽然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然而信仰和传说终究在他们脑海深处占据着重要部分,成为信心和勇气面前最牢固的障碍。
“我来交税。”天浩轻轻拉了一下缰绳,控制着迅猛龙从人群里走出,站在黄线之外,居高临下注视着这个暴民,微笑中夹杂着轻蔑:“你们不是需要粮食吗?”
“现在不是交税的时间。”暴民的思维和语言之间显然存在着某种延缓。距离更近了,天浩可以看到他脸上长满了黑色毛发,就像多毛体质且被络腮胡子延伸至整个面孔,只有鼻梁、眼睛、嘴唇等部位保持光滑的半野人。
“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天浩微笑着抛出早已打好的腹稿:“反正都已经运来了,我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再说早几个月晚几个月区别不大。”
“回去!”暴民用充满戒备的眼睛盯着天浩,视线焦点在他与黄线之间来回移动,单调重复着之前说过的话:“现在不是交税的时间。”
天浩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恢复了威严森冷的口吻:“我只说一次:要不要随你,不要就算了。这是今年的粮食,别指望我几个月后还会再来。”
暴民用木然的眼睛盯着他,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在听。”天浩抬起左手,指了一下悬浮在远处天空中的无人机:“我知道你们的秘密。”
“你”和“你们”是两个不同的词,天浩可以确定这里有一个从文明时代残存至今的基地,却不知道基地里的存留者具体数量。
暴民站在原地没有动。他仿佛一具无生命的雕塑,天浩却知道这是被控制的最明显特征。对方正在思考,暴民只是传达控制者意图的工具。
唯一不确定,也是天浩至今为之没有动手的真正原因,就是这些暴民的实际战斗力,以及身体构成。
过了近两分钟,沉默的暴民终于张开嘴唇,从浓密的胡须后面发出声音:“你们必须在规定时间交税。还有,不准进来,否则……”
后面的话未说完,天浩已经扔掉手里的话筒,拔出斜插在后背上的步枪,对准正在说话的暴民扣动扳机。
距离非常近,他的这一系列动作出乎意料之外,再加上迅猛龙使两人所在的位置产生高低落差,枪口自上而下瞄准暴民头部,三十毫米口径弹头伴随着火光与轰鸣射中目标,将整个人头炸得粉碎。
身后,早已准备好的各个战斗小队一拥而上,三人为一组锁定各自目标开枪射击。顿时,平静的山谷变成了战场。
天浩迅速拉动枪栓,瞄准悬浮在空中的无人机,脱膛而出的子弹准确命中,那台会飞的机械歪了两下,如同喝多的醉汉,带着诡异的声音乱飞了几圈,朝着远处的树林滑落下去。
驻守哨卡的暴民数量不多,与天浩的军队完全不成比例。尽管这些改造生物反应灵活,动作敏锐,却不是早有准备的龙族士兵对手。他们被集中火力打得皮开肉绽,却无人退缩,有两个甚至冲到近前,一把抓住猝不及防的龙族士兵,对准脖颈张口咬下。
针对这种情况事先有过预演,后面的战斗小队沉着冷静,集中火力射击暴民身体的关键部位,头部和心脏。乱枪之下,暴民在惨叫中纷纷战死。
天浩跳下迅猛龙,他拔出匕首,切开暴民首领……或者应该说是队长靠近肩膀的断颈。很快,他看到了在切割开的皮肤、肌肉,以及各种器官组织下面,出现了与喉管连通的机械制件,细密的管线。
在久远的文明时代,对于改造人计划,一直有着两种不同的声音。
夭野双星
一种是“机械派”,认为机械是改变一切的关键,世界的未来必将由人工智能配合机械为主流。
一种是“生物派”,认为人类进化与生物形态改造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病毒与线粒体在这个过程中是重要组成部分,由此出现在头脑、力量、反应速度等方面远超前人的超级生命。
远在锁龙关的“守护神”,就是机械派的杰作。
生物派虽然与机械派理念不同,相互之间却并不敌视,甚至在多个领域都有合作。“半人工生命体”是那个时代的重要研究课题,天浩正是以此为基础,判断出暴民队长不是机械人,这才开枪将其射杀。
只要不是机械人就好办。龙一式步枪虽然威力很大,可要对付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机械人,天浩却没有丝毫把握。就算暴民是锁龙关沉睡的巨型机甲缩小版本,他也只能很下令撤退。
判断依据是那些无人机。通过视觉与听觉同时传递信息,是机械战士的基础功能。生物改造人则不同,他们拥有大脑,有着对事物和事件的个体判断能力。尤其是之前天浩故意提出问题,从对方回答的速度和节奏就能看出这些暴民背后存在着控制者。他们只是作为工具存在,必须配合无人机才能发挥作用。
“全军进攻!”
“冲进去,发现异常立刻向我报告。”
“杀死所有的暴民。”
从山谷入口来到这里,前后间隔时间长达好几个小时。如果是早有防备的人,肯定提前准备好了足够的防御力量。如果没有敌意,或者敌意状态不是很强烈,只会延续之前的防御程度,不会特意加强。
两万多名龙族士兵入潮水般冲入了禁区。
他们亲眼看到了传说中强大的暴民被天浩一枪击毙,心中的恐惧念头也随时烟消云散。
在威力强大的子弹面前,没什么是不能杀的。
天浩走进哨卡,发现这座层高超过正常数值的“平房”内部结构简单,只配备了简单的生活设施,床、厨房、饮用水和排水系统等等。
仓库里堆满了粮食,大多是面粉和大米。在位于外侧的另一个仓库里,天浩看到了大量悬挂在房梁上的腌肉和香肠,以及装在大桶里的油脂。
位于这幢屋子北面的田地里,栽种着很多蔬菜。
以暴民的身高和力量,的确可以做到生撕野蛮人,但他们的本质仍是人类,保持着与野蛮人相同的生活习惯。
前方很快传来消息:似乎是发现了真正的禁区入口。
得到消息的天浩很快赶到现场。透过望远镜,他看到数百米外的荒野上,有一幢高度与之前哨卡相同的建筑。那里大门紧闭,周围聚集着多达上百的暴民。
“杀光他们。”放下望远镜,天浩下达了冷酷的命令:“把重炮拉上来,让周围的部队缩小搜索范围,形成警戒。”
说完,天浩转身离开,走进设置在道路侧面的临时营帐。
有着文明时代经验的他几乎可以确定,这里就是秘密控制者的所在。
那个从未谋面的家伙一直躲在地下,利用暴民控制一切。但就目前的态势与综合情报分析,对方的武装力量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在冷兵器时代,身高与力量是“强大”的代名词。在确保神秘与陌生的前提下,只要拥有十个暴民,就能成为令所有部族畏惧臣服的顶级统治者。
这里是禁区。
神秘控制者手里究竟有多少暴民?
这个问题在天浩看来不重要。此前射杀暴民是一种试探,如果对方反击力量过于强大,天浩还有应对的后手。他会认错认输,向对方做出赔偿————直到现在,天空中仍有无人机,各小队报告无人机来源于正前方那座神秘建筑。有监视就意味着可以联系,何况从目前的情况看,神秘控制者的军事力量很一般。
被射杀的暴民数量正在清点,但就天浩估计也就是五百左右。这与大国师在资料中的记载区别很大,而且去年运粮上贡的时候,天浩特意叮嘱领队军官暗中点算暴民数量,得到了“不少于一千”这个数字。
自登基以来,天浩派出大量情报人员对禁区周边地形进行侦测。这里只有山谷一条路可供出入,北部外围大多是险峻山岭,难以攀爬。
有着来自祖先的遗训,切实认定对方拥有多达数千的暴民,他们力大无比,仅靠双手力量就能将野蛮人撕成两半,而且从严格意义上看,他们的要求也不算过分,只要得到足够的粮食就行……更重要的是,暴民平时从不与外界主动接触,保持神秘感的同时也稳固了强大形象。久而久之,无论牛族、虎族、狮族、鹿族等各部落都对北方暴民产生畏惧,纷纷主动自觉送上贡品。
还有另一种可能:很久以前的暴民数量极多,后来却因为某种缘故锐减,但表面上仍然维持着强大形象,以至于北方蛮族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临时营帐里摆放着几句还算完整的暴民尸体,侧面地上还有两架被击落的无人机。按照天浩的要求,它们从战场各处运来,在这里集中。
几名侍从把一具暴民尸体抬上临时用石块堆成的“桌子”。天浩打开工具包,拿出特制的手术刀,沿着暴民喉管切开,很快取出一套完整的电子发声器。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物件,与从外部抵住喉管扩大音量的特殊病患专用器相似。天浩仔细检查,没有发现双向远程通讯器,只有单向接受装置。
神秘控制者显然没有将暴民用于信息收集,更多的还是依赖无人机。
侍从打开水囊,冲洗着天浩手上沾染的血污。他用毛巾将手擦净,转身走到那两台击落的无人机面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